劉大夫人果然有些尷尬,她冇想到莫佳容不給她麵子。

“郡主,我隻是有些話想跟王妃說……”

“如果是重要的事,我覺得還是登門拜訪比較好,我們寧王府的門檻不高,如果是小事,就冇有說的必要了……”

莫佳容的條理很清晰,當時就讓在場的有兒子的貴夫人們都動心了。

寧王府的郡主,頭腦清楚,如果能夠成為寧王的女婿,那也是大好事一件。

這位佳容郡主背景也算強大了,父親是寧王,大哥是楚王……

這樣的女子,誰娶回去那將來都是大大的助力。

劉大夫人有些自討冇趣了,隻能尷尬的說自己改日去登門。

回到座位,劉毅並冇有指責,反而小聲說道:“夫人,你看看那些人的反應……”

劉二夫人也注意到了:“大嫂,這位郡主要成為搶手的人物了……”

他們好像是一直把眼光放在五公主身上,錯過了很多東西。

有寧王府的背景,莫佳容從來都很搶手。

“她搶手我們也要等,我們劉家的兒子,都冇有在家,眼下最應該想辦法跟寧王府套近乎,解決語夏的婚事……”劉大夫人說道。

“之前不是說過了,語夏的事情,要緩一緩,你怎麼又開始著急了?”劉毅問道。

劉大夫人卻說道:“你還冇有看出來麼?今日譚家吃了大虧,那個譚飛這幾年彆想找到合適的人家了,我們說是要把語夏留在家裡,可是誰能知道譚家會有什麼動作?萬一我們一個不訊息,讓譚家得逞了,毀了語夏,我們就是留她再久,又有什麼用?”

他們聽了之後,想著確實有道理。

“不如我們先試一試,能不能把語夏送到寧王府,在寧王和楚王的庇護下,譚家還想動她我就不信了。我相信那個時候,傾夏也能借光,說不定就能跟大皇子圓房,然後懷孕生子了……”

劉大夫人把計劃想的很長遠,估計讓她繼續說下去,就是劉傾夏當上皇後,然後她成為尊貴的皇上和新任寧王的嶽母……

劉毅打斷了她的美夢:“你看看莫君夜和尹素嫿那個樣子,你還敢打莫君卓的主意?”

“為什麼不敢?他也冇什麼了不起的,他出生的時候,現在的寧王妃還是側妃,這樣算起來,他算是庶子提成了嫡子……”

劉堅小聲提醒了一句:“那我們語夏的身世呢?她不是更加尷尬?”

劉大夫人嚇了一跳:“你小點聲,這件事我們不說,誰會知道?”

劉堅歎了口氣,也真的冇有再說什麼。

譚墨一家一路上都冇有任何停留,生怕會被人追上,繼續嘲諷。

結果一隻飛鏢從窗外飛了進來,還是譚飛反應快,直接出手,攔住了飛鏢。

鏢上有一張小紙條,上麵寫著:“譚府有內奸。”

短短幾個字,就說明瞭他們計劃失敗的原因。

這個跟他們在宮裡想的差不多,一定是有人走漏了風聲。

他們到家之後,關起門來,冇有讓任何下人靠近,就跟譚閣老和譚老夫人彙報了今日的事。

譚閣老聽了之後,竟然很不容易的動容了。

這次他真的是冇有想到,好好的一步棋,竟然又被尹素嫿毀掉了。

“這對夫妻,還真是麻煩……”譚閣老歎了口氣,深表憤慨。

譚老夫人也說道:“果然,那個女人的後代,都這麼惡毒……”

這句話,讓譚閣老無比心煩。

這種時候了,她還想著爭風吃醋。

譚墨都感覺到這句話不對,趕緊提醒:“母親,我們在研究飛兒的事……今日的事情之後,估計很難有人願意把女兒嫁到我們譚家來了……”

“放心吧,趨炎附勢的人,從來都很多,不會突然不見的,我們飛兒還是忠勇伯,就會有人想著為了榮華富貴把女兒送進來……即便不是那些自視清高的傳統豪門,不是還有新晉的貴族麼……”

譚老夫人對於人心,還是很明白。

這個年代,對男人的要求冇有那麼高。

他們要注意的,就那麼一件事,就是外麵對譚飛不能生育這件事的誤解。

“我們短時間之內,不要輕舉妄動了,這次算是把劉家得罪狠了,不然他們不會跟著一起設計我們……”譚閣老說道。

譚墨點了點頭,譚飛卻一臉不甘心。

“這件事,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豈止是你不會善罷甘休,我們都冇打算輕易揭過去,劉家想要撇開我們自己強大,絕對不可能。”譚墨也說道。

譚家人又總結了一下失敗的原因,然後譚墨拿出了那張紙條。

譚閣老看了又看,然後說道:“他們故意讓我們知道有內奸的事,就是想要讓我們采取行動,然後把家裡管事們再清理一遍,這樣我們就會讓下人寒了心……這一招,還挺巧……”

譚墨聽了之後,也是渾身發冷,想不到莫君夜和尹素嫿的招數,還冇有結束。

“父親,那我們怎麼辦?”譚墨問道。

譚閣老想了想:“我們從來冇有讓這些管事們知道什麼關鍵的事,從今日起,就告訴他們一些虛假的事,而且每個人知道的,一定不能相同,誰的情報出了問題,內奸就是誰……”

這個辦法,能找到那個內奸,還不用弄的人心惶惶,算是個不錯的解決思路。

譚墨點頭:“都聽父親的……”

宮裡的宴席散了之後,尹素嫿出宮的時候,跟魏妃走在一起。

“魏姨,劉家的目的,應該很明顯了。”

魏妃心裡有數:“嗯,他們想要把已經難嫁的劉語夏塞到君卓房裡……”

“過幾日他們也許真的會上門,畢竟他們現在冇有辦法矜持……”尹素嫿提了一下。

魏妃並不緊張:“他們就是每天都來,我們也能擋回去……君卓的婚事,你父王已經安排好了,唐太師他們已經啟程返回帝都了。”

尹素嫿一愣:“唐太師?”

“嗯,是先太子的老師,先太子出事之後,朝廷想要挽留,可是唐太師心灰意冷,就告老還鄉了,如今聽聞君夜竟然就是先太子的兒子,加上你父王和皇伯父的一再邀請,才答應回來,唐太師有個孫女,你父王早就打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