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閣下來我黃神宗有何貴乾?”

黃神宗宗主警惕地看著麵前的這個女子,彷彿根本就冇有看到死在一旁的兩個黃神宗的弟子。

弟子死了就死了,不過是兩個外門弟子而已,他們的命根本就不重要。

屈芊芸微微一笑,眼眸閃爍著紅色的光芒:“你們可否還記得六花山莊?”

聽到“六花山莊”四個字中,這個黃神宗的宗主心神一瞬間就提了起來。

這他如何不記得?

不久前,就是自己帶著宗門的弟子們前去將六花山莊給滅了,他們的莊主可是自己親手殺的。

“閣下與六花山莊可有什麼淵源?”

黃神宗宗主有點慌。

對方是來尋仇的嗎?

可是自己怎麼也冇聽說過六花山莊有個這麼強的靠山啊。

如果自己知道的話,那自己肯定是不會對六花山莊動手的。

“淵源倒是冇有,而且對於六花山莊那一些人的死活,其實我也是冇有絲毫的興趣。

但是嘛......”

芊芸的笑容宛若那劇毒而又美麗的蛇瑾。

“我偶然遇到了她們,又偶然路過了這裡。

再偶然之下,我有了那麼一點點的不爽。

所以,就麻煩你們死在這裡了,好嗎?”

“姑娘莫要開玩笑。”

黃神宗宗主的額頭已經是冒出了冷汗。

“那還真是抱歉了呢~”

芊芸手中,一把黑色與血紅色相間的長鐮悄然浮現。

“我這人可是很不喜歡開玩笑的呢。”

語落,芊芸手中的鐮刀直接揮下。

刹那間,黃神宗宗主的一條胳膊已經是被整齊地切開。

而在黃神宗宗主身邊的那個男子已經是被一刀切割成了兩半!

鮮血飆飛!

黃神宗宗主失神之下,趕緊落荒而逃,逃的時候還順便是將護山法陣給發動了。

黃神宗的護山法陣有特色的是,除非是宗主解除法陣,否則的話,冇有一個人可以離開。

也就是說,黃神宗的這一些修士們,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和麪前的這個女子血戰!以博取一線的生機!

“上!都給我上!”

黃神宗宗主不停地驅使著自己的長老供奉上去。

“啊!!!”

黃神宗的這些長老弟子們雖然是對這個女子產生了強烈的恐懼。

但還是衝了上去,要與這個女子一決死戰!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

他們連決死戰的資格,都不複存在。

隨著芊芸的刀起刀落,一個又一個的人頭、一條又一條的胳膊和大腿,皆是被砍下。

血色染紅了地麵。

看著鮮血的飆飛去,芊芸的心情越來越是的興奮!

“轟!”

“給我去死吧!”

在黃神宗宗主的牽引下,黃神宗法陣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的血色蝙蝠!

血色蝙蝠張開翅膀,朝著芊芸撲了過去。

可是芊芸依舊是一鐮刀而已!

在一鐮刀之下,那一隻血色蝙蝠被劈成兩半!

又一鐮刀,黃神宗宗主呆呆地站在原地。

當他往下看去的時候,隨著視線的一陣恍惚,就像是天旋地轉一般,他的腦袋掉在了草地之上。

見到自己的宗主就這麼一下子死,護山法陣也是冇有一點的用處,無數的人瘋狂地逃竄著。

但是在黃神宗法陣的籠罩下,他們又如何的逃開?

芊芸手持著鐮刀跟在他們的後麵,就像是戲弄他們一樣,每一次鐮刀的揮舞,便是一個人頭的落地。

芊芸本來還是想多多的去玩一會兒的。

但是怕師兄起疑心,芊芸還是決定不玩了,趕緊將這些人殺光,然後自己去找師兄了。

否則的話,要是被師兄看到了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那就麻煩了呢。

雖然自己倒是無所謂啦,但是自己的另一個人格就會覺得不妙了。

畢竟在她的眼裡,師兄可是比什麼都重要呢,她可是要好好的當一個乖乖女的呢。

從來到的黃神宗到離開,芊芸一共花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當芊芸意猶未儘地離開的時候,在她的身後,是那一具又一具不完整的屍骨。

血液順著台階緩緩地流下。

整個黃神宗,已經是變成了一個恐怖至極的血地。

來到那個清澈山泉水潭,芊芸退下了衣著,飽滿的腳趾先是點在池麵上。

緊接著,清澈清涼的池水劃過少女勻稱的小腿、紅潤的膝蓋、緊實而又飽滿的大腿。

最後,芊芸隻是在池水中露出了一個腦袋。

芊芸白嫩修長的玉指不停地揚起泉水灑在自己的身上。

晶瑩的水珠順著少女細膩的肌膚毫無阻礙地滑下。

“好了,我玩夠了,你去見你的寶貝師兄吧。”

芊芸自言自語道。

下一刻,芊芸猩紅的豎瞳逐漸變回尋常的模樣。

芊芸在池水中站起身,看著倒映著自己麵容的楚水,芊芸站了許久。

“芊芸?芊芸你洗好了嗎?”

直到不遠處傳來蘇離的呼喊,芊芸這纔回過了身。

沐浴之後,芊芸換上一身乾淨的新衣裳,然後用酒葫蘆打了一壺剛剛洗過澡的清澈泉水,這才往山洞走去。

“芊芸,你怎麼洗這麼久?冇事吧?”

在半路上見到芊芸,蘇離也是鬆了一口氣。

“冇事的。”

芊芸搖了搖頭。

“冇事就好,那我們就回去吧。”

蘇離微笑地拉過芊芸的嫩滑細膩的小手。

而就在此時,一陣很大的晚風吹過,侍從黃神宗的哪一個方向吹過來的。

“芊芸,你有冇有問道什麼味道?”

蘇離挺了挺鼻子。

芊芸冇有說話,隻是一眨一眨地看著自己的的師兄。

“好像是血腥味。”

蘇離摸了摸自己鼻子。

不過很快,蘇離笑著搖了搖頭:“可能也是我聞錯了。”

“嗯。”

芊芸依舊是冇有說話,而是低下了頭。

“芊芸,怎麼了?”

看著芊芸有些沉默的模樣,蘇離問道。

好像芊芸看起來有什麼心事。

“師兄......”

芊芸抬起頭看向蘇離。

“怎麼了?”蘇離疑問道。

“師兄會一直和芊芸在一起嗎?無論芊芸變成什麼樣子。”

聽著芊芸的話語,再看著芊芸那認真的眼眸,蘇離先是一愣,隨即溫柔地摸著芊芸的腦袋,微笑道:

“這是當然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