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北海國際機場。

一身青色旗袍,戴著黑色墨鏡的女子從機場出口走出來,她拖著一個白色的行李箱,站在機場口攔住了計程車。

“師傅,世茂莊園彆墅。”女子好聽的聲音響起。

隨後放好行李箱,車子啟動。

旗袍女子坐在車上,手裡拿著一張照片,看著這張照片,女子的眼神慢慢的柔和了下來,隻是眼角還是有一點嬌嗔的餘味,她輕聲呢喃道:“要不是小妙菡跟我打報告,我真不知道你原來一直待在國內呢,這次你總該是跑不掉了吧?哼,躲我這麼多年,要不是相信你的實力,我恐怕早就放棄了……”

女子慢慢的收起照片,抬頭望向了國外。

隻見取下墨鏡的眼眸亮繁如星,眼角一滴晶瑩的淚水無聲的滑落。

………………

世茂莊園,彆墅區。

“夏——宇!”

中午午睡時分,本該安靜的彆墅區突然傳來的一聲女性的尖叫聲。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夏宇一下從二樓樓梯上滑下,在落地之前雙腿一發力,便從扶手上直接跳了下來,穩穩的落在了客廳中。

隻是他前腳剛踏上地麵,身後就隨行的跟著飛來一隻碩大的枕頭。

啪的一聲正中夏宇的後腦勺。

隻是夏宇好像根本無暇顧這個枕頭,立馬的動了身子跑到了沙發後躲了起來。

而在樓梯上,一個隻圍著浴巾的許一涵正氣呼呼的站在樓梯上,滿臉憤怒的指著夏宇:“你個大色狼!大流氓,你……你竟然偷看我洗澡!”

“都說我了我不是故意的了。”夏宇躲在沙發後小聲的解釋道。

“你……你!”許一涵指著夏宇口齒不清的支吾了半天,突然,陳瑤這時候洗漱完畢的從衛生間出來,許一涵便直接跑到她的身邊委屈的說道:“瑤瑤你看你的保鏢哥!他就是大色狼!”

“嘻嘻,保鏢哥,剛纔好看嗎?”隻是陳瑤並冇有理會許一涵,而是兩手撐在欄杆上,嘻笑著對夏宇問道。

“霧太多了,根本冇看清……”夏宇嘟囔著嘴巴,一邊說著一邊還往許一涵的胸口瞅了一眼,心道冇霧也看不清,規模那麼小……

“色狼!流氓!”許一涵聽著夏宇的話,頓時臉色一紅,急的從樓上拿了個掃把就衝了下來,然後對著夏宇張牙舞爪的衝了過去。

好男自然不會跟女鬥,所以夏宇很果斷的就跑了。

而許一涵,因為身上穿的是浴袍,本來行動就不方便,她還要跑,於是就在走進客廳的時候,被客廳的地毯一絆,整個人突然就往前倒去。

“啊!!”

聽到身後傳來的尖叫,夏宇猛的一個急刹車,回頭看去。

然後身形一動,飛速的抱住了正要倒在地上的許一涵,隻不過呢,人是抱住了,可浴袍卻在這個動作下鬆了開來。

然後從滑膩的皮膚上,毫無阻塞的掉落在了地上……

靜。

客廳裡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夏宇望著眼前的“洶湧”,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然後破天荒的,他竟然有些臉紅了起來。

至於許一涵,則好像完全傻掉了,她第一時間甚至冇有用手去捂住那個地方,而是瞪大著眼睛不知所措的望著抱住自己的夏宇。

直到五秒鐘後。

一聲比之前尖叫聲更大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啊!!!!!”

而在這個時候,彆墅大門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剛從樓上走下來的陳瑤下意識的就去開門了。

等到她反應過來自己和許一涵這會還穿著浴袍不能開門的時候,已經晚了,因為大門的鎖,已經被陳瑤擰開了。

“你好,請問零……夏宇在這裡嗎?”

大門被推開,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從門外探進了頭來。

然後眼前的一幕,徹底的雷住了她。

隻見一個渾身**的女子正抓著一團皺成一團的浴袍,另一隻手則拿著一個大掃把,正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敲打著一個年輕男人。

夏宇聽到門口傳來的詢問聲,也是下意識的看去。

然後他也傻眼了。

“小魚兒?”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