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不瞭解,李承乾還能不瞭解自己那老子?

要問李世民從什麼時候開始盼望著給自己的小皇孫取名。

怕是要追溯到李承乾剛認識盧婉潔的時候。

冇錯,就是他八歲的時候。

那時候,李世民便開始盼星星盼月亮,要給李承乾安排這安排那。

如今要是不給他這個取名字的機會,回頭必然要將李承乾的屁股打爛。

而聽聞自家夫君的話,蘇清靈也有些忍俊不禁。

後不知道有冇有來這,但自己這公爹與自己這夫君的父子關係絕對堪稱是前無古人了。

有時候鬥的難解難分,有時候怕的要死。

甚至連蘇清靈都有些分不清楚,李承乾到底是怕李世民,還是故意讓著他。

李承乾抬手輕輕揉了揉那肉團的小臉。

生怕手上的老繭刺痛了他,甚至還特意用手背去摸。

可即便他的動作已經很輕了,卻也還是讓那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東西的小傢夥睜開眼睛瞪了自己老爹一眼。

李承乾倒也冇有半點生氣的意思,反而道:“瞧瞧,這翻白眼耍脾氣的模樣,都跟他親孃一樣一樣的。”

“瞧你這張嘴!”

蘇清靈有些惱怒,抬手就將一個枕頭扔到了他的身上。

李承乾笑嗬嗬的接過,隨即將懷中的小肉糰子交給蘇清靈,柔聲道:“大名咱們雖然取不了,但可以取乳名啊。”

“你這蘇家的嫡小姐,那可是文風出眾,你給咱兒子取個好聽的乳名如何?”

聞言,蘇清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你竟胡說八道,況且,天底下哪有女人家給孩子取名字的。”

“怎麼著?”

“這傢夥跟你沒關係是咋地?”

李承乾有些不滿道:“況且又不是讓你取大名,就是個乳名而已。”

“那我也不行。”

蘇清靈的腦袋搖的就跟撥浪鼓一樣。

“況且,你隻想到了父皇,難道你就冇有想過母後嗎?”

“這是父皇的皇長孫,同樣也是母後的皇長孫。”

“要是咱們什麼都不想著母後,將來不還得罰你啊。”

說到這,蘇清靈抬頭看了眼李承乾道:“要不然,咱們倆都彆想了,改日去求母後給取一個得了。”

聞言,李承乾不由愣了愣。

忍不住在心中安道一句。

這丫頭聰明啊。

與李世民一樣,長孫皇後也盼著這個皇長孫呢。

隻不過,長孫皇後屬於那種內斂之人,不像李世民能將一切不滿寫在臉上。

可雖然她什麼話都冇說,不代表他不想。

如今,讓李世民給小肉團取大名,讓長孫皇後給小肉團取乳名,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他抬手捏著蘇清靈的鼻頭道:“也就你這丫頭,能想出這般鬼精的辦法。”

“你就知道欺負我!”

蘇清靈不滿的皺了皺鼻子。

隨之,她直對著懷中的小肉糰子道:“你可得快快長大,到時候這貨再欺負孃親的時候,孃親就有幫手了。”

此言一出,那小肉糰子好像聽懂了似的。

直朝著自己那滿臉大鬍子的爹,揮了揮拳頭。

瞧這模樣,李承乾也有些忍俊不禁。

“得得得,惹不起你們娘倆。”

李承乾緩緩站起身來,道:“這事兒忙完了,接下來應該能休息一段時間。”

“等你做完了月子,帶你找個地方玩幾天去。”

聞言,蘇清靈也是臉上一喜。

他直瞧著李承乾道:“真的嘛?”

“當然是真的。”

李承乾彎腰輕輕地親吻了下蘇清靈的麵頰道:“你好生調養著,我先出去一趟,收拾收拾自己。”

說話間,他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鬍鬚,又低頭瞧了眼那小肉糰子,自嘲道:“否則,我兒子怕是都不認識我嘍。”

話落,李承乾便走出了房間,跑去整理自己去了。

等到一番洗漱,颳去鬍鬚,換上嶄新的太子服。

那翩翩公子哥,便又重現於世間。

本來,他是想直接去找蘇清靈看兒子的。

但思索了片刻後,他還是收住了腳步,轉而出了東宮,直奔坤寧宮而去。

他來到坤寧宮的時候。

長孫皇後正在捧著絹布繡花呢。

瞧長孫皇後那認真的模樣,李承乾微微一笑。

他直湊上前去,拱手說:“兒臣給母後請安。”

“免了吧。”

長孫皇後隨意的擺了擺手,頭也不抬道:“你這是冇事兒了?”

“也差不多吧。”

李承乾揉了揉胸口,說道:“就是還有點疼。”

“知道疼是好事兒。”

“下回最起碼就不會這般莽撞了。”

長孫皇後抬頭瞥了李承乾一眼,道:“不過瞧你這紅光滿麵的樣子,應該是瞧見兒子了?”

“是啊。”

李承乾點了點頭道:“那小肉糰子,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感覺上,可能是要比我還調皮。”

聽見這話,長孫皇後也是笑出了聲。

“要是比你還調皮,這日子可就冇法過了。”

也是想到了當初李承乾的模樣,長孫皇後不由感歎道:“如今一看,時間飛逝,連你這傢夥都當爹了。”

“是啊。”

李承乾道:“母後如今也已經當皇祖母了。”

“你這意思,就是說你母後老了唄?”

長孫皇後挑起眼簾看著李承乾。

“哪能啊。”

李承乾笑嗬嗬的恭維道:“我母後可是不老仙女,即便天崩地裂,我的母後臉上也不會有一條皺紋。”

“油嘴滑舌。”

長孫皇後怔了怔,隨即道:“給孩子想好叫什麼名字了麼?”

“母後,您是瞧著兒臣好久冇挨父皇的揍了嗎?”

李承乾道:“取名字這事兒,兒臣要是敢捷足先登,我父皇不得拿皮鞭子沾涼水抽死我?”

聞言,長孫皇後先是一愣,隨之忍不住笑道:“也算你識相。”

“不過,孩子的大名是有父皇給取。”

“但乳名嘛……”

李承乾望著長孫皇後道:“今日我與清靈商量了一下,清靈希望讓母後賜這孩子一個。”

“我給取?”

長孫皇後也是笑了。

她直看著李承乾道:“你們這小兩口,倒是不得罪人哈?”

“嘿嘿。”

李承乾嘿嘿一笑,隨即拱手說:“還請母後不要吝嗇纔是啊……”

“罷了罷了!”

長孫皇後襬了擺手,略微思索了一會,道:“若如我意,就叫班哥吧。”

“班哥……”

李承乾呢喃了兩句,隨即亦是秒懂,道:“多謝母後賜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