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公子府。

正在府中的嬴子夜接到了宮中太監前來宣召旨意。

“看來,是發生大事了……”

嬴子夜心中暗道。

“公子,發生了何事?!”

劍九、蕭何等人疑惑問道。

“我也不知,他們也不知情,隻知道父皇召我前去。”

嬴子夜搖了搖頭,隨即便跟著宣召太監離去。

待來到章台宮中之後,一旁太監也散了去。

“父皇!”

嬴子夜拱了拱手,恭聲拜道:“不知發生了何事?”

始皇帝嬴政端坐在主位之上,目光看向了他。

卻並冇有說話,隻是伸手指了指桌案上一道道奏摺。

“哦?!”

嬴子夜輕咦一聲,走了過去。

將一份奏摺拿在了手中,隻是看了一眼,他心中就明白了。

隨意瞥了一眼桌案之上擺滿了的一份份奏摺,不出意外,亦是全部如此。

“子夜,你有什麼想法?”

始皇帝嬴政目光灼灼看著他,淡淡問道。

嬴子夜歎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從這些權貴封地之中,抽調兵力有利有害。”

“利處莫過於弱枝強乾,帝國攻伐南疆的兵力不僅解決了,還增加了朝廷所控製的兵力,削弱了那些權貴軍事力量。”

“害處莫過於讓這些權貴因此仇恨上我,甚至會讓我未來無法成為太子,因為他們不會允許我主宰天下!”

至於忌諱始皇帝嬴政和太子皇位話題敏感什麼,嬴子夜並不在意,冇有保留心中所想。

他心中清楚,以自己這位父皇的心胸,千古一帝的度量。

甚至在統一六國之後連一個功臣都冇有殺,是不會因為一些敏感話題就因此而動怒的。

始皇帝嬴政淡淡一笑,也冇有絲毫忌憚,隻是微微頷首示意讚同。

嬴子夜繼續說道:“不過如同當初關中氏族之亂一般,若是稍有變故,引起這些侯爵權貴動亂,卻絲毫不會亞於關中氏族之亂!”

“兒臣懇請父皇授權,由我負責此事!”

始皇帝嬴政長身而起,踱步於大殿之上,響起清澈腳步聲。

他並未下定決論,而是威嚴問道:“若出現差池,你覺得應當如何?”

話音悠悠落下。

始皇帝嬴政目光灼灼,看向了嬴子夜。

“父皇!”

嬴子夜直視著始皇帝嬴政深邃而又銳利的目光,拱手行禮,麵色嚴肅拜道:“若是出了差錯,兒臣自當以死謝罪,以保大秦之根基!”

話音堅決,毫不怯懦。

他有信心,如若是對方不從,大不了以武力論勝負!

兩尊陸地神仙,眾多天象強者,以及黃泉殺手……

如此之多武道強者,除非真正的天人強者出手鎮壓,否則嬴子夜有足夠底氣麵對任何人。

始皇帝嬴政聞言微微頷首,淡淡問道:“你不怕死?”

嬴子夜搖了搖頭,麵容堅決道:“怕,但與大秦基業相比,個人生死又有何重?”

始皇帝聞言擺手,沉聲道:“放手去做吧!”

“諾!”

嬴子夜拱手拜道。

大秦帝國,南疆!

南越大軍大規模進犯來襲。

與此同時。

韓信率領大秦鐵騎以及南奉軍在南越大地攻伐了一段時間之後。

麵對南越豎壁清野,以及大規模軍隊調動圍攻,還有南越大地山林之中惡劣環境。

韓信竟然徑直帶領大軍孤軍深入,又大肆屠殺了一番南越國各個城池部落。

而大秦帝國失陷城池逐陽城以及各個城池之中駐守的南越大軍,在得到南越國援軍支援之後,終於掀起了再一次進攻。

大規模總攻!

所有南越軍隊,再也不做防守,哪怕是後方防線也不在保留。

全力一擊,無數大軍攻向了南望城、天南城、七月城!

莫無楓自上次被蒙恬等大軍追擊圍殺之後,雖然逃了一命,卻也因此而遭受重創。

如今經過多日休養,終於恢複了過來。

此時率領五萬南越將士,以及十數萬百越山越蠻夷,婦孺老幼作為炮灰,再次攻向了南越城。

“蒙恬,這次我不會再敗!”

莫無楓大聲吼道,五官猙獰。

南越將士驅使著十數萬百越山越蠻夷婦孺老幼,湧動著撲向了南望城。

“殺!”

“不進者死!”

“後退者死!”

“隻要攻下城池,爾等便可以活命,軍中會發給爾等食物果腹。”

南越將士穿梭遊走在軍中,大聲吼道。

百越山越蠻夷臉上倉惶著,在兵鋒之下隻能被裹挾前行。

轟隆隆!

大地轟鳴,數十萬大軍奔騰而來。

殺殺殺!

嘶吼著,呼嘯著。

南越將士驅使著百越山越蠻夷大軍作為炮灰,在前方衝鋒著。

嗖嗖嗖!

萬千箭矢齊射而出,猶如陰雲密佈。

噗呲噗嗤。

箭矢飛落而下,將一個個百越山越蠻夷身軀貫穿,鮮血飛撒。

“啊!”

一聲聲慘叫響徹在天地之間。

在後方南越將士驅趕下,不得不冒著漫天箭雨向前衝鋒。

雲車搭上城牆。

蟻附攻城!

無數百越山越蠻夷,紛紛朝著上方爬去。

“滾木!”

守城將士大喊著,搬運著滾木順著雲車拋下。

轟隆隆!

滾木落下,將一個個百越山越蠻夷碾壓了下去。

鮮血飛濺,身軀摔落大地,劇烈疼痛席捲全身,骨斷筋折。

金汁飛灑,滾石轟鳴。

百越山越蠻夷慘叫著,哭天喊地。

“各位將軍,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他們向著身後南越將士,以及城牆上大秦將士祈求著。

隻是雙方又怎麼可能答應?

南越大軍是為了攻下大秦帝國會稽郡,擴張領土,獲得豐厚物資。

大秦將士是為了守家衛國。

“爾等蠻夷,侵犯我大秦還不知錯,竟然還敢祈求我放過爾等!”

“做夢!”

大秦將士揮舞著刀劍,將一個個作為炮灰的百越山越蠻夷斬殺。

與此同時。

天南城以及七月城也在發生著如此一幕幕。

王翦鎮守著天南城,穩如泰山。

將周邊防守的固若金湯,令南越大軍久攻不下,宛若烏龜殼一般。

七月城!

王離率領著大軍鎮守此處,望著城外南越大軍衝鋒而來,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作為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他想要率領大軍殺出去,與南越大軍來一場激烈廝殺!

可是為了大秦將士生命照想,為了不至於以最小的損失來殺死更多南越大軍,他還是忍住了。

守城一方占據地利,損傷遠遠低於攻城方。

“殺!”

南越將士嘶吼著,衝著麾下百越山越蠻夷大喊道:“隻要攻下七月城,還爾等自由之身!”

吼吼吼!

聽得這個訊息,百越山越蠻夷興奮無比,竟然湧現出了戰意。

一度打上了城牆。

然而就在此時,一尊巨大機關造物破開了大地,從地底之中爬了出來。

隻見一隻龐然大物,足足有七丈巨大的食鐵獸猙獰著尖牙利齒,揮舞著一雙利爪,朝著衝鋒而來的百越山越蠻夷大軍迎了過去。

“吼!”

一聲獸吼響起。

食鐵獸血盆大口一張,將十數個百越山越蠻夷吞噬,獠牙鋒利將他們身軀切開,鮮血灑落長空。

轟!

巨大利爪揮舞,瞬間擊飛了數十人。

還在半空之中,數十人身軀就被磅礴大力震盪著身軀,爆裂開來。

食鐵獸龐大身軀一個打滾,直接碾壓大地而過,速度奇快,且極為敏捷!

上百人被巨大的機關造物碾壓而過,瞬間化作了一個個肉餅。

“這是什麼怪物?!”

百越山越蠻夷驚恐萬狀,望著食鐵獸倉惶奔逃著,不敢靠近。

南越將士亦是一個個目瞪口呆,望著食鐵獸心生惶恐。

不隻是他們,七月城一眾大秦將士亦是懵了。

“這,這究竟是什麼怪物?!”

“似乎像是巨大化的食鐵獸,不過食鐵獸怎麼可能有這麼巨大的?”

“但是看樣子確實是敵非友,巨大食鐵獸在屠殺南越大軍,並冇有對大秦將士出手,它對我們冇有惡意!”

七月城外。

南越大軍一時之間驚恐的停止了攻城,甚至收縮了起來。

“給本將軍將這個怪物殺了!”

南越大將看著麾下士卒不斷被食鐵獸屠殺著,怒吼出聲。

“諾!”

南越大軍雖然驚恐,但還是驅趕著百越山越蠻夷衝了上去。

可是百越山越蠻夷都被嚇破膽了,紛紛驚恐叫著。

“山神,這是山神!”

“我們不可以對山神出手。”

“那是大不敬的……”

不止是七月城出現了機關造物支援。

天南城。

九天玄女降臨,九丈神軀。

神威惶惶,如神如魔!

雙手持握刀劍,以鎮殺妖魔凶猛威勢殺向了南越大軍。

南越大將胡陽看著這一幕,臉色鐵青。

世上還有如此巨大之人?!

不,這絕對不是人!

南越大將胡陽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殺!”

九天玄女雙眸孔洞無比,傳出一道清冷聲音。

揮舞著長劍斬過虛空。

轟!

長劍橫掃而過,無數南越大軍因此而死,被削成了兩半。

長刀又再次鎮壓而下,攜帶沉重之勢,開山裂石。

一步邁出,跨越了數十丈距離,追逐著南越大軍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