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

官榜張貼於鹹陽各處。

各個郡縣以及鹹陽城物價飆升,乃是為富不仁之商賈所為。

他們的做法違背了帝國律令,於明日菜市口哄抬物價之商賈!

此榜一出。

頓時驚得其餘安守本分的商賈心中慼慼然,同時又感到慶幸。

幸虧自身冇有抬高物價,不然被治罪的就要是他們了。

百姓們在官府吏員衙役講解下,也明白了事情始末。

紛紛破口大罵商人無仁無義,道德敗壞!

轉而又稱讚八公子為國為民,懲處奸商。

翌日。

鹹陽城。

菜市口。

一個個商賈裝在囚車之中,被押送了過來。

刑台之上。

十數個劊子手手持大刀,滿臉橫肉。

刑台之下。

無數黎民百姓彙聚,到此圍觀。

一個個臉色興奮,高舉雙手,大喊道:“殺了這些為富不仁的商賈!”

“大人英明!”

“八公子英明!”

監斬台上。

蕭何正襟端坐著,手持令牌,淡淡喝道:“爾等身為商賈,卻投機倒把,抬高物價,大發國難財。”

“損害百姓利益。”

“違背大秦帝國律令,斬!”

聽得判決之聲,一眾黎民百姓更加興奮了。

“殺,殺了這些奸商。”

“呸,為富不仁。”

“活該,千刀萬剮都不為過!”

砰!

官兵衙役們將囚車打開,如同提小雞一樣將一個個商賈提了出來。

“不要,大人,求求您了!”

“我等真的不知情,不知道會違背帝國律令。”

“饒了我們吧,大人,求求您了!”

商賈們掙紮著,不願意邁動步伐。

然而卻被官兵強行摁著,跪倒在了刑台之上。

“嗚嗚嗚!”

當上了刑台之後,一個個商賈紛紛哭出了聲來,大小便失禁。

蕭何將令牌拋了出去,大喝道:“斬!”

砰!

令牌落地。

劊子手一口酒水噴出,落在了長刀之上。

噗嗤!

一聲悶響。

長刀劃破虛空。

將商賈人頭砍落,鮮血飛噴而出。

整整殺了一天,菜市口人頭滾滾,鮮血淋漓,血流成河。

血氣沖天!

不法商人被斬殺訊息,霎時之間傳遍了整個鹹陽城。

長公子府!

公子扶蘇麵色陰沉,帶著一絲驚懼,沉聲說道:“八弟,想不到你竟會如此鐵血。”

張良和淳於越亦是感到有些麻木。

那麼多商賈,足足數百上千人,說殺就殺!

“八公子如此鐵血,我等早該預料到這手段對他無用。”

張良眉頭皺了皺,淳於越深深歎息了一聲。

隨著時間流逝,此事擴散至整個天下。

“什麼?!”

“八公子竟然這般狠辣!”

“足足數百上千商賈啊!”

“看來和八公子對著乾,是要冒著生命風險……”

天下商賈無不為之震動,冇想到嬴子夜會如此鐵血,被震懾的心驚不已,膽寒欲裂。

紛紛收起了自己那點小心思,不敢在此時陽奉陰違,或者是囤貨居奇等等。

萬一不小心就成了下一個被砍頭的,那可就不妙了。

鹹陽城。

八公子府!

嬴子夜召來了蕭何、章邯二人。

“公子!”

“八公子!”

二人拱手拜道,坐了下來。

“二位,如今哄抬物價,擾亂市場的商賈已經被斬殺了。”

嬴子夜看向二人,麵色肅正,道:“現在應該平穩市場物價了。”

“關於如何平穩市場,我這裡有一份章程,你們按照著這個去做就行。”

說著,他從一旁書架上取出一份寫下了滿滿條例的章程,遞給了二人。

“諾!”

蕭何、章邯拱了拱手。

黃昏之時。

章邯拜彆嬴子夜,離開了八公子府。

是時!

章台宮中。

“陛下!”

章邯身影浮現,拱手拜道。

“嗯!”

始皇帝嬴政看了一眼章邯,淡淡應道:“怎麼了?”

“回稟陛下,此乃八公子之策!”

章邯將章程呈了上去。

“哦?!”

始皇帝嬴政饒有興趣笑了笑,將奏摺接入手中,話音悠悠道:“朕倒是要看看子夜又有什麼好主意了。”

展開奏摺,隻見上述內容,乃是為了平穩市場物價所定。

第一,帝國既然以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那麼未嘗不可以製定市場物價。

第二,如穀物蔬菜布匹蠟燭藥物等等黎民百姓日常所需之物,當由帝國朝廷以及製定統一價格範圍,範圍取一個最大值以及極小值。

第三,視郡縣地方物資情況,價格變化不定,商賈所出售貨物價格,不得超過或者低於規範價格範圍!

第四……

如此種種,皆是規範市場物價,限製商人囤貨居奇等等。

光是第一點就看得始皇帝嬴政心花怒放。

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

乃是他生平所做最為驕傲事情之一。

春秋戰國紛亂無比,各國文字更是眾多,計量事物重量體積以及長短的方式單位更是不同。

著實太過混亂,複雜無比!

因此浪費人力物力。

一統之後,必然要減少這些不必要。

而嬴子夜竟然以此想到,來統一市場物價。

如此一來,那麼天下商人再也不能隨心所欲製定物品價格,以此來囤貨居奇,剝削百姓謀利。

而後麵帝國劃定一個價格範圍,視地方情況而定價格,也是物價多變,照顧了每個地方不同。

“不錯!”

始皇帝嬴政讚了一聲,吩咐道:“此策可行,可做。”

“諾!”

章邯拱了拱手,恭聲拜道。

數日之後。

章台宮中。

各個關內侯、徹侯在傳書琢慶侯得到了回覆之後,紛紛定下了主意。

同時也與下麵那些軍功封爵,士卿大夫等等建立了聯絡,達成了共識。

皆是決定一同上書始皇帝陛下,來逼迫八公子殿下放棄。

“陛下!”

親隨太監恭聲道:“這些都是帝國權貴,關內侯、徹侯,以及大庶長等等勳貴所上書。”

說著,將一份份奏摺用托盤呈上,放在了桌案之上。

始皇帝嬴政將一份份奏摺打開。

上書內容竟然全部大體相同!

皆是指向了嬴子夜提出的從帝國侯爵勳貴封地之中,征納兵力之策。

始皇帝嬴政打量著一份份奏摺,眉宇深鎖,沉默不語。

過了片刻,這才淡淡說道:“宣召八公子前來。”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