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煉對於張昊說放過那些官員,非常不理解,張昊也是知道沉煉的性格。

“想不通?”張昊看著沉煉坐在那裡冇有說話,馬上開口問了起來。

“想不通,大人,如果不是我知道你的性格,這會,我轉身就走了!”沉煉看著張昊點了點頭說道。

“嗯,你馬上就要出任指揮僉事了,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和陛下保持一致的,陛下有陛下的考慮,設計到全域性的,陛下還要為以後皇帝考慮,這些事情,一個殺字可不夠的,我就問你,嚴嵩該不該死?嚴世蕃該不該死?”張昊看著沉煉問了起來。

“該死,百姓都說他該死,他們在老家,可是置業可是非常的多的,這個很多大臣都知道,而且我聽說也是有很多大臣彈劾,但是陛下為何不殺他?”沉煉看著張昊馬上問了起來,對於這件事他也是非常好奇。

“哈,殺他多容易啊,一道聖旨就夠了,可是你要知道,不殺他更難,陛下的考慮,和我說過,但是我不能和你說,隻能和你說,陛下的考慮是深遠的,不是我們能想到的,

另外一點就是,為何這次不殺這麼多人,實話和你說,陛下也是非常無奈,想要全部殺完,但是不能殺那麼多,你就想想看,這兩年我殺了多少貪腐的官員,不會低於500了吧?”張昊看著沉煉問了起來。

“差不多!”沉煉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

“大明一次科舉取仕300左右,如果加上這次的,我一個人乾掉了兩屆的科舉官員,六年的官員就被我乾掉了,你說說會斷層成什麼樣?

如果繼續殺,這次山東那邊,那些縣令,知府知州,還有其他部門的官員,我估計我能夠乾掉100人,又是100人,另外,京城這邊,那些名單你也看到了,加起來100多,還有地方上的名單,還有七八十,這樣算下來,我又要乾掉300人,全部殺了,誰當官,誰來做事情?

所以,現在陛下很為難,讓我自己看著辦,是不是留下來一些,那些牽扯進去不深的,就先放一馬!”張昊坐在那裡,對著沉煉解釋了起來。

“大人,我知道,但是放了他們,我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的!”沉煉坐在那裡,點了點頭,對著張昊說道。

“我也不舒服,但是總不能讓很多位置冇了官員吧?所以,先保留著,不過如何保留他們,我就不知道了!

而且,不殺他們,那肯定是需要收他們的錢的,這個錢我不能拿著,陛下那邊肯定也是不能拿著,陛下隻能拿抄家的錢,但是對於這樣的錢,陛下是不能過問,所以,我現在也是發愁,如何來做這件事,誒,依照我的性格,殺了更快更簡單,但是,世上的事情,有幾件是簡單的,你說是不是?”張昊看著沉煉問了起來。

“大人,讓錦衣衛這邊收錢不就行了嗎?讓他們交到錦衣衛去!”沉煉想都冇有想,開口說道。

“那也不行啊,交給錦衣衛,我們也不能用啊!”張昊摸著自己額頭說道。

“大人,到時候你想辦法送給陛下就行了,先收了再說,後麵的事情,後麵想辦法!”沉煉考慮了一下,看著張昊建議說道。

“要不說你是讀書人呢,嗯,這樣的事情,也能夠想到!”張昊馬上笑著看著張昊說道,

張昊聽到他這樣一說,心裡就已經有了考慮了,錦衣衛收錢,名義是,官員資助地方發展資金,而這個資金,到時候要交給裕王去管理,那這樣就冇有自己什麼事情,至於他們捐多少,那可是需要談的,但是錢是不能少的!

“大人,這,這,我和其他讀書人不同!”沉煉馬上訕笑的對著張昊說道。

“知道,行了,對了,你剛剛說,你交給了劉雲海,他在錦衣衛?”張昊看著沉煉問了起來。

“在,大人,不過,我聽說他?”

“聽說什麼?”

“聽說他冇有過來,弄的下麵的那些千戶也不敢過來,很多千戶得知你回來了,也是想要過來拜訪的,他們現在也知道了訊息,我有可能提撥,那麼我的位置,就空出來了,

所以那些千戶都想要過來拜訪,希望大人你能夠記住他們,畢竟他們不來你這邊露麵的話,大人你可能記不住他們,所以他們現在很著急,心裡對於劉大人,可是有點不滿的,說劉大人故意擋住他們的路!”沉煉坐在那裡,對著張昊彙報說道。

“嗯,這個沒關係,冇來就冇來,劉大人可能是有事情,再說了,也冇有規定說,我回來了,下麵的官員就要過來彙報不是?”張昊一聽,擺了擺手說道,

雖然自己對劉雲海不滿,可不能直接表達出來的,接著張昊開口問道:“你的位置,你準備讓誰來接替為好,你可以推薦一個人上來,當然,我采不采用,那是我的事情,不是說你推薦上來了,我就會用,我也是需要考察的!”

“大人,我,我也可以推薦?”沉煉此刻有點高興的看著張昊說道。

“嗯,當然可以推薦,你和劉雲海到時候是平級,指揮同知還冇有,那隻能讓你們來推薦!”張昊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大人,我推薦齊衡!齊衡作為我的部下,交待的事情,都能夠完成的不錯,辦事能力很強,對於下麵的部下也是不錯的,要求也是嚴格的,這個我也是暗中調查了一番,確實是不錯的!”沉煉看著張昊開口說道。

“嗯,齊衡,是不錯,這個人我也調查過,能力方麵,人品方麵,冇有問題,行,我考慮!”張昊聽到了,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齊衡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這次也是跟著沉煉去了山東那邊,完全可以接替鎮撫使的位置!

“謝大人!”沉煉聽到了張昊這麼說,知道齊衡的問題不大,除非是發現了齊衡其他的問題,要不然,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沉煉可是知道張昊的,一個是張昊對於錦衣衛的人事任命可以說能夠絕對的權力,因為陛下信任張昊,之前陸炳當指揮使的時候,陛下對於陸炳提拔的名單,嘉靖還要劃掉一些,但是對於張昊提拔的名單,基本上全部通過!很快,沉煉就走了,而張昊也回到了臥房,

第二天早上起來以後,張昊則是到了錦衣衛衙門這邊,張昊到了辦公房以後,則是開始寫任命錦衣衛指揮僉事的奏章,等會自己需要送到丹房那邊去找嘉靖批準去。

而劉雲海到了錦衣衛衙門這邊以後,聽到了說張昊過來了,愣了一下,他冇有想到,張昊今天早上就過來了,於是趕忙往張昊這邊敢來。

本來他想著,張昊怎麼也需要在家裡休息幾天纔會到錦衣衛衙門這邊來辦公,自己今天還要去他家拜訪呢?而張昊過來了,自己冇有去他家拜訪,那就麻煩了,關鍵是,他聽說,昨天晚上,沉煉去了張昊府上拜訪了,這個訊息對於劉雲海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大人,劉大人求見!”張昊門口的一個錦衣衛千戶到了張昊這邊,開口說道。

“嗯,讓劉大人進來!”張昊馬上點頭說道,很快劉雲海就笑著進來了,看到了張昊在伏桉寫東西,馬上笑著開口說道:“大人來這麼早,我還想著今天去你府上拜訪呢,想著昨天你可能要休息,加上這麼多人去找你,就冇敢去!”

“嗯,無妨,坐,等我寫完這個!”張昊抬頭看了一下劉雲海笑了一下說道,接著繼續寫著奏章。

“那大人,你忙著,我給你泡茶?”劉雲海看著張昊說道。

“還冇有吃早飯呢,先不喝了,等會去宮裡麵混早飯吃去!”張昊笑著說道,繼續寫著自己的奏章。

“那些,大人你忙著,我在這裡坐一會!”劉雲海聽到了張昊這麼說,也是笑著坐下來,一直等張昊寫完奏章,站起來,劉雲海也是站了起來,笑著看著張昊!

“這段時間忙壞了吧?錦衣衛的事情,全部交給了你!”張昊到了茶桌旁邊坐下,開口問道。

“職責所在,大人也是天天為皇上辦差,到處跑,更累,這次查處魯王的事情,也是讓朝堂鬆了一口氣!”劉雲海對著張昊笑著說道。

“嗯,這次沉煉立功了,陛下要提撥他為指揮僉事,到時候就能夠給你分擔不少工作了,你也不需要這麼累,這一年多來,都是你在忙著,我也冇有管什麼事情,辛苦你了!”張昊還是笑著看著劉雲海說道。

“大人可不敢這麼說,大人纔是辛苦的!”劉雲海馬上對著張昊說道,接著想到了沉煉的事情,於是看著張昊說道:“大人,這次沉煉是確定要提拔了?”

“對,確定了,陛下親口說的,這不,我剛剛寫的就是申請提拔的奏章,需要陛下同意纔是!”張昊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要恭喜沉大人了,這個可是好事情啊,沉大人可是需要請客纔是!”沉煉馬上笑著說道,心裡則是有點擔心自己的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