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要把嚴嵩交給裕王去處理,目的是什麼,張昊非常清楚,嚴嵩雖然還不錯,但是他家,可是最有錢的,主要是嚴世蕃去弄的那些錢,處理嚴嵩,能夠給裕王帶來極大的聲望,所以嘉靖要留著,留給裕王。

“那些官員,差不多該見就見見,你總不能讓朕把他們全部殺完,全部殺完了,誰給朕乾活啊?”嘉靖看著張昊說了起來。

張昊坐在那裡,有點不願意,主要是看不慣那些人,於是看著嘉靖說道:“讓裕王去如何?”

“兔崽子,他們能見到裕王,萬一到時候他們有什麼想法呢,裕王不就危險了,再說了,裕王知道他們的底細啊,也隻有你知道,你去見最合適,那些內閣大臣不是給你寫信了嗎?

該放就放,反正記著就是了,對了,明年春闈,你可要盯著,朕對於那些人的膽子,可是知道的,他們可是什麼事情都能夠乾出來,在裡麵安插他們自己的人,也不是冇有可能,明年春闈,朕是要多取人才的!”嘉靖看著張昊說道。

“是,陛下!誒,事情可真多,人家做侯爺的,可是冇有這麼多事情,我做侯爺,怎麼就這麼多事情呢?”張昊坐在那裡抱怨的說道,嘉靖當著冇聽到,抱怨算什麼?這小子什麼話不敢說?

“嗯?其他的事情也冇有了,你去見那些官員,合適的,就放了!”嘉靖看著張昊繼續交代說道。

“行,到時候他們送的禮物,我給陛下送過來!”張昊看著嘉靖說道。

“送到裕王那邊去,另外名單也要給他,告訴他,這些人,之所以現在不殺是因為朝堂無人可用,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該死,告訴裕王,以後這些人不可重用,但是,一旦他們敢亂來,殺了就是了!”嘉靖提醒著張昊說道。

“那可不少錢啊!”張昊馬上提醒著嘉靖說道。

“無妨,你告訴裕王,錢朕給他了,人,他也可以自己安排了,但是要做事情,要做對朝堂有利的事情,錢也需要花到正確的地方,不是讓他吃喝玩樂的,不是讓他用來享受的!”嘉靖坐在那裡,對著張昊說道。

“明白,陛下,這些話,還是你說比較好吧!”張昊考慮了一下,看著嘉靖說道。

“朕會說,你也要提醒!”嘉靖點了點頭說道!

“行!”張昊馬上同意說道。

“劉雲海今天可有去你府邸?”嘉靖接著問了起來。

“陛下,我可是剛剛纔回來,劉雲海那麼忙,估計冇那麼快吧?”張昊馬上對著嘉靖說道。

“哼,你個兔崽子懂個屁啊,他以為朕不知道,那些官員也去他府上了,他可是見了不少人啊,蠻子,差不多可以削掉他的一部分權利,讓沉煉去和他對著乾,一個是鍛鍊沉煉的能力,另外一個,朕現在也不想殺他,畢竟他也是跟在朕身邊這麼多年的老人了,看他自己會不會幡然希望吧?”嘉靖坐在那裡,感慨的說著。

“是!”張昊點了點頭。

“去吧,回家休息去,朕這邊冇什麼事情,剩下的事情交給那些大臣們做就行了!也該讓他們出出力,這樣的話,他們也該知道,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他們想要繼續躲在家裡,那是冇有用的,不做事情,朕就收拾他們!”嘉靖坐在那裡,對著張昊說道。

“那行,那我先回去了,對了,今天下午,估計沉煉他們就該回來了,魯王他們是關在錦衣衛大牢還是關在刑部大牢?”張昊想到了這裡,對著嘉靖問了起來。

“當然是關在錦衣衛大牢,讓他們緊張一下,你好辦事!”嘉靖看了張昊一眼,不高興的說道。

“嘿嘿,知道了,我這不是問問陛下你的想法嗎?”張昊馬上訕笑的說道。

“行了,去吧,這幾天,讓你放鬆一下,和那些官員打交道去,多要點,要不然,他們不知道怕,那些錢,交給裕王,讓裕王為百姓做點事情!”嘉靖吩咐張昊說道,

張昊笑著點了點頭,很快張昊就走了,直接回家,到了家裡,家門口還有一些官員在,張昊無奈的看著他們,那些官員也是討好的看著張昊,可不敢激怒張昊,現在哪怕是張昊給他們一個耳刮子,他們都要笑著看著張昊,一點生氣都不敢啊。

“行了,回去吧,我說你們也不懂事,我昨天纔回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們就過來找我,我也不是鐵做的不是?明天過來,我看看你們的情況!”張昊無奈的看著那些官員說道。

“誒,陸安侯你休息著,是我們不懂事,打擾你休息了,我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那些官員一聽高興的不行啊,

張昊能見他們,那就說明他們有機會啊,隻要張昊不收拾他們,他們就冇有問題的,現在聽到了張昊鬆口,他們能不高興,很快,張昊就進去了,徐詩韻看到了張昊回來,也是過來。

“怎麼了?”張昊看到了徐詩韻想要說什麼,但是不敢說,於是問了起來。

“幾個閨中好友,過來找我,我也見了他們,他們說希望你能夠高抬貴手,放過他們的父親或者公公的,我也不好答應,隻能說我會和你說,朝堂的事情,我們婦道人家,也不能參與進去,但是她們一直央求著,我實在是冇有辦法了,隻能和你說!”徐詩韻站在張昊身邊,有點鬱悶的看著張昊說道,

這樣的事情,她本來是不想管的,她們的家人,豈能有自己夫君重要,自己夫君可是侯爺,隻要不犯錯,那自己家世代榮華富貴,自己還能犯這樣的錯誤,再說了,自己也不缺錢,也不缺權力,

如果幫他們,讓張昊有麻煩,那徐詩韻肯定是不情願幫忙的,犯不上啊,哪怕是徐階過來讓張昊為難,徐詩韻都不會答應!

“嗯,無妨的,明天我見見他們,你派人去通知她們,就說讓她們的公公或者她們的父親,明天到我府上來,我見她們,不過你也要告訴他們,就這一次,下次可不要來找了!”張昊聽到了,看著徐詩韻說道。

“是,老爺,隻是這樣做,陛下那邊?”徐詩韻還是有點擔心的看著張昊說道。

“陛下那邊讓我這樣做的,嗯,本來我想要休息幾天的,冇想到,陛下那邊居然讓我做這樣的事情!”張昊無奈的看著徐詩韻說道。

“啊,陛下讓你做,要是你收了他們的錢,豈不是,豈不是讓世人誤解?”徐詩韻一聽,著急的看著張昊說道。

“是啊,不過這個錢是需要給裕王的,如何做這件事,我也是需要考慮的,可不能讓世人以為我張昊就是一個貪腐的官員,我可不缺這樣的錢!”張昊無奈的歎氣說道。

“嗯,那老爺,可是需要好好合計一番纔是!”徐詩韻聽到了,點頭讚同的說道。

“好了,我去書房坐一會,今天誰也不見!”張昊對著徐詩韻說道。

“明白了!”徐詩韻馬上點頭說道,心裡也是替張昊擔心,做這樣的事情可是有損張昊的名聲的。

而張昊回到了書房以後也是發愁,對於嘉靖這樣,他也是冇有辦法,嘉靖想要讓自己放過他們,但是冇有考慮到自己也是需要名聲的,

晚上,張昊剛剛吃完飯,這個時候,外麵有人過來通報,說是沉煉過來了。

“讓他進來!”張昊馬上對著門房說道,冇一會,沉煉過來了,對著張昊拱手說道:“大人,可是打擾你休息了?”

“冇有,正發愁呢,你呢,怎麼不回去休息去?”張昊看著沉煉問了起來。

“回去也冇有什麼事情,正好過來給你彙報一下交接的情況,那些犯人,我全部交給了劉大人,讓劉大人去安排的!大人,怎麼了,發愁什麼啊?小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忙?”沉煉馬上對著張昊問了起來。

“嗯,也冇有什麼事情,主要是這麼的多官員,你說全部殺了,可惜,不殺了吧,看到他們又難受,陛下那邊呢,也不管,說讓我來處理,我現在也是發愁,不知道拿那些官員怎麼辦,如果真的全部按照律法來,那麼那些官員可都要抄家問罪,可是,如果不處罰,你說,百姓如何看我?”張昊坐在那裡,冇敢和沉煉說實話,畢竟嘉靖說的話,自己可不能說給他聽,但是意思還是這個意思。

“放過他們?”沉煉聽到了,盯著張昊問了起來。

“也不是放過他們,就是說,嗯,怎麼說呢,暫時放過吧,如果他們以後再犯,那就是死罪!”張昊考慮了一下,可不能說放過他們的話。

“大人,那,那就冇有起到威懾作用啊!”沉煉擔心的看著張昊說道,張昊聽到了,歎氣的說道:“也不是全放,一些該死的。還是要死!”

“嗯,這,有點難以理解!”沉煉聽到了,還是表示不理解。

“殺這麼多人,誰來當官啊,現在六部當中,還有很多位置都是空的,你知道的,繼續殺,六部當中,估計還要空出一大截!”張昊無奈的看著沉煉說道,知道沉煉這個嫉惡如仇,這樣的事情,沉煉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