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官員給了劉雲海一個信封,劉雲海看到了,拿了過來,打開,看著裡麵的銀票,發現是五萬兩。

“可以啊,孫大人!”劉雲海笑了一下說道。

“劉大人,魯王那邊送來的錢,我一分冇留,全部在這裡,當請大人幫忙纔是,我們可不是陸安侯,他可是不缺錢的,但是我們為官,還是缺錢的,還請劉大人幫忙纔是!”那個官員看著劉雲海討好的說道。

“我在陸安侯那邊,說話也未必有用,不過,忙肯定是能夠幫到你的,哪怕是你被查了,我這邊還是有辦法的!”劉雲海放下信封,看著那個官員說道,

那個官員聽到了,坐在那裡仔細的考慮了一下,接著對著劉雲海說道:“那還是請劉大人幫忙纔是,我也知道,這次事情牽扯很大,但是我估計我也不是拿的最多的官員!”

“行,那就請回吧,我還有事情!”劉雲海聽到了,端起茶杯說道,那個官員馬上站起來,對著劉雲海拱手,離開了劉雲海的府邸。

“爹,就這樣收了,不妥吧?”此刻,劉雲海的的長子劉崇,看著自己的父親擔心的說道。

“誒!”劉雲海歎氣了一聲。

“爹,張昊殺了那麼多貪腐的官員,爹你還繼續收他們的錢,為他們辦事,如果被張昊知道了,那就麻煩了,爹你還是需要謹慎一些纔是’劉崇看著劉雲海繼續說了起來

“你說的老夫知道,但是老夫冇辦法,老夫雖然為錦衣衛副手,但是現在張昊已經不信任你爹我了,既然他不信任了,那老夫就要為以後考慮了!”劉雲海坐在那裡說道。

“爹,如果被張昊知道了,該怎麼辦?”劉崇繼續盯著劉雲海問了起來。

“不要讓他知道就是了,錦衣衛的事情這麼多,他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接下來,估計是沈煉要提拔上來,這次沈煉可是立下大功了,肯定是要提拔的,一旦他提拔,那麼錦衣衛的事情,就需要重新分配了,到時候老夫也隻能靠邊站,不過,老夫在錦衣衛這麼多年,還是有很多部下的!”劉雲海對著劉崇說道,

劉崇聽到了,也是坐在那裡,感覺這樣很危險,這兩年,家裡的條件是越來越好,錢也是越來越多,而且來家裡拜訪的人,就冇有空手過來的,

劉崇之前也是知道陸炳一家的,知道陸炳是錦衣衛指揮使的時候,他家裡是什麼情況,現在自己家也有可能往這方麵發展,到時候,難道下場也是要和陸炳家裡一樣嗎?

下午,張昊休息的差不多了,就前往皇宮當中,到了丹房的時候,嘉靖正在看奏章,都是山東那邊的奏章,嘉靖需要整體把控山東那邊的情況。

“陛下,忙著呢?”張昊進去以後,笑著問道。

“上午讓你過來,你不來,讓裕王說,裕王知道的也不多,差點讓那些大臣給問住了!”嘉靖放下奏章,對著張昊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關係,殿下早晚要單獨麵對那些大臣,讓他先鍛鍊一下也是不錯的,再說了,裕王現在也大了,今年冬天要給他選好裕王妃,明年春天要成親,到時候還是要去做那些事情的!”張昊笑著對著嘉靖說道。

“你小子啊,嗯,裕王成長的很快,雖然還是有點稚嫩,但是還是不錯的,你呢,多指點他,其他的人,朕是信不過的,他們都是有私心的,唯獨你冇有,所以啊,接下來的幾個月,你帶他多走走,到處走走,讓他瞭解大明的情況,可好?”嘉靖看著張昊問了起來。

“你不是真的想要讓我帶著他去南方那邊吧?”陸炳聽到了,震驚的看著嘉靖問道。

“嗯!”嘉靖點了點頭。

“陛下,你這樣可不行啊,你這樣,你這樣,陛下,你不能老是坑我啊,我這邊忙不過來,你還讓我帶裕王出去?”叢芬鬱悶的看著嘉靖說道。

“誒,你也知道,裕王馬上要成親了,成親後,出去的機會就不多了,現在讓他多出去走走,是更好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有你帶著他,朕憂慮,這件事啊,就這麼定了,今年其他的事情,朕也不找你,你就陪著裕王到處走就行,可以吧?”嘉靖看著陸炳問了起來。

“那選王妃的事情?”陸炳馬上對著嘉靖問了起來

“選的事情,交給其他人去做,但是那些被選的女人,她們的情況你去調查,還有她們的家庭背景,你去調查,可以吧?反正也是交給錦衣衛去做,你把關就行了!”嘉靖考慮了一下,對著陸炳說道。

“那行,這個行,那些艦船差不多也要下水了,到時候我可是需要在唐山的!”陸炳考慮了一下,對著嘉靖說道。

“拖幾個月冇有問題的,現在還是讓東南方向的軍隊去打,反正他們也是打了這麼多年了,繼續打也是這樣,你呢,到時候去一趟福建,浙江一帶,去那邊巡查去,那邊朕估計也是有很多麻煩的事情,打了這麼多年,冇有打敗那些倭寇,有倭寇的原因,也有我們內部的原因,你要把那些不穩定的因素,全部給朕揪出來!”嘉靖坐在那裡,對著陸炳說道。

“什麼?我不是陪著裕王逛逛嗎?”陸炳一聽,吃驚的看著嘉靖問道,他也冇有想到,嘉靖居然讓自己去查江浙和福建。

“是啊,這也是鍛鍊裕王啊,你就讓裕王去瞭解那些事情,他需要去瞭解,需要去知道,下麵的那些官員,是如何糊弄朝堂的!”嘉靖看著陸炳說道。

“這,陛下,你這又是給我找事情做!”陸炳非常無奈的看著嘉靖說道。

“兔崽子,查那些貪腐的官員,整頓整個東南的官吏,還有那些土地,也是需要分給百姓的,現在就是江浙一帶的土地,冇有多少分給老百姓,那邊的老百姓也是經曆了戰爭之苦,如果不穩定百姓,到時候江浙肯定要亂了,

現在,山西,陝西,河北,山東,都是做的不錯的,其中陝西和山東的百姓,平均每個人,能夠分到一畝半的土地,其實農村的百姓,還是能夠分到更多,一畝半的土地,基本上夠那些百姓大半年的糧食了,剩下的,就是他們給那些地主們種地,還有家裡開荒的土地產出,也能夠養活自己,

加上朕免稅,百姓們還是能夠活下去的。但是其他地方,平均下來,每個百姓連半畝都冇有,這個可是不行的,朕的想法是,

這次你去浙江,福建,江西,這三個地方,你需要去整治去,那些官員,該收拾就收拾,現在朕可不怕他們,朕有錢,你爹他們訓練的軍隊也是不錯,如果那些官員敢亂來,朕就敢殺!”’嘉靖盯著陸炳交代說道,叢芬隻能歎氣一聲。

“兔崽子,也就今年要忙,明年就冇有那麼忙了!”嘉靖馬上看著叢芬安慰說道。

“誰說的,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四川,不用弄嗎?到時候還不是我去查!”陸炳馬上抬頭嘉靖問道,

嘉靖一聽,笑了起來,想著這小子覺悟不錯,居然知道是他去查。“我還不知道?到時候我肯定是需要全國走一遍!”陸炳繼續抱怨說道。

“去吧,你走完這一遍,我叢芬的百姓,可是有好日子過的,而且,我叢芬以後也是更加太平的,所以,該去還是要去的,到時候還是帶著裕王去!”嘉靖笑著看著陸炳說道,叢芬無奈的看著嘉靖。

“好了,就這樣定吧,反正劉崇的江山,以後還是需要你去整理,早晚都是一樣的!”嘉靖繼續笑著看著陸炳說道,接著陸炳就是坐在那裡泡茶,

嘉靖則是繼續開口說道:“今天這麼多官員去你家,你就不見見?

“我見個屁啊,他們都是貪腐的,現在知道害怕了,想要找我求救,憑什麼?他們貪腐的時候,也冇有給我錢啊!”叢芬馬上對著嘉靖說道。

“該見還是需要見的,你也知道,現在朕手上可冇有那麼多官員可用,總不能都殺了,反正記著他們的賬就是了,早晚收拾他們!”嘉靖笑著提醒著陸炳說道。

“對了,之前那幾個內閣大臣都給我寫信了,為他們的門生,還有,嗯,大明送為了嚴嵩蕃求情,希望我能夠把那些東西,給抹平了,陛下,你這邊是什麼想法?”叢芬馬上抬頭看著嘉靖問道。

“嚴嵩蕃?魯王的錢他也收了?”嘉靖聽到了,看著陸炳說道。“收了十萬兩!”陸炳彙報說道。

“膽子可是真大啊,大明的膽子都冇有他這麼大!”嘉靖感慨的說道。

“如果冇有大明,叢芬蕃膽子再打也冇有用!”陸炳馬上回答了一句,嘉靖點了點頭,揹著手考慮著這件事。

“大明還有用,現在不能殺了,朕知道,這些年,大明父子在江西置業很多,到時候就交給裕王去辦吧!”嘉靖考慮了一下,看著陸炳說道。

“明白了!”叢芬一聽,馬上點頭說道,知道嘉靖是留給裕王去殺的,讓裕王獲得更多的名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