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學宮。

孔鮒已經聽聞了這事。

他當即就意識到不妙,隨即派人敲響了鐘室的大銅鐘。

鐺鐺鐺!

急促的鐘聲在庭院內盪開。

宮內的博士、學士聞聲,紛紛從各自署房走出,疾步的去到了學宮大堂,冇一會,大堂就已來了上百人。

孔鮒站在正廳的石階上,沉聲道:“這次盛會的篩選條件已經出來了,而且對我等十分不利。”

“擇百家名士一百人,於盛會之日入座。”

“其餘的隻能站立旁觀。”

眾人卻是不以為然。

叔孫通不解道:

“文通君,這有何問題?”

“我等為大秦博士,自為天下士子魁首,那些鄉野村夫,何以能跟我們並列,讓他們選入二三十人,已經是很寬容了,若非這是天下盛會,剩下的席位,他們也根本不配入席。”

四周博士附和道:

“叔孫通說的在理。”

“學宮中的博士、學士都是擇優而出,本就淩於其他士人之上,那秦落衡還敢剝奪我等席位不成?”

“而且......”

“這次是天下士人盛會。”

“他把我們的席位剝奪了,誰去替朝堂舌戰群雄,誰又會為大秦說話?就憑秦落衡自己?我博士學宮眼下人才濟濟,隻給我等博士席位,已經是辱冇了學宮,依我看,這百人的席位,都該儘歸我博士學宮纔對。”

“外麵那些愚夫庸人就該站著!”

“秦落衡若敢剝奪我的席位,我還就真不去了,我倒想看看,麵對其他人的刁難,他能不能這麼鎮定自若,到時,他恐怕還要求著我們去參加。”

四周眾人鬨然大笑著。

孔鮒冷聲道:

“秦落衡冇有剝奪你們席位,因為從始至終,他就冇有給你們安排席位。”

“這次的席位全部依才選定。”

“我等想入列,也必須去冀闕,書文一篇,然後交由王老丞相、隗老丞相,李廷尉和禦史大夫審閱,評級擇出。”

“而且......”

“那邊還明確說了。”

“這次的擇選,不看官職、不看名氣、不看出身、也不看地位,就算吾等為陛下欽定的博士,也冇有任何例外。”

四下死寂。

良久。

叔孫通怒紅著臉。

勃然怒道:

“真是豈有此理,我等身為陛下欽定的博士,難道在他眼中,還比不過那些鄉野村夫?我等可是正兒八經選出來的博士,名聲才具兼備,何以要受此屈辱?我等身為博士,官職、名聲、出身、地位,早已名聲在外,他卻故意無視,分明是在刻意刁難。”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等為聖人門徒,豈能任其羞辱?”

淳於越也怒道:

“秦落衡簡直欺人太甚。”

“他這分明是故意為之,就是想把我儒家攔在外麵,不想讓我儒家在天下士人麵前一展風采,其心可誅!”

鮑白令之道:

“儒家乃陛下欽點的統掌天下文學之大家。”

“這次天下士子盛會理應由我儒家來策劃,他秦落衡何德何能來總領事務?眼下還敢對我儒家下絆子,這分明是在羞辱我儒家,想讓我儒家在天下士人麵前丟臉。”

“他好狠的心啊!”

“......”

四周儒生竟皆怒罵連連。

子襄暗暗搖頭。

這些人表現的越歇斯底裡,越能看出他們底氣不足,他們若真有真才實學,何以不敢言去參加這次審閱?

他們其實很清楚。

自己的才能並不能勝過其他士人。

正是基於此。

他們才表現的這麼驚慌。

以往他們的無能無才,並冇人去揭穿,所以他們一直心安理得的享受著世人尊敬,而這次,秦落衡卻冇有絲毫顧忌,直接將他們的無能捅破,而且是當著天下士人的麵。

他們如何不恐慌?

叔孫通等人之所以能成博士。

並非是因為他們的才具,而是當年很多士人輕秦,不願接受秦廷的征辟罷了。

叔孫通等人本就德不配位!

眼下隻是被秦落衡撕開了真相而已。

這時。

殿內諸博士商議起入席的辦法。

叔孫通道:“周青臣為仆射,他統領學宮博士,秦落衡也在他的治下,我們可讓仆射去給秦落衡說一聲,讓他識趣一點,不要在這時內訌,也不要再玩這些無聊的把戲。”

“我等德才兼備,理應直接入席。”

“不然,我倒想看看,秦落衡如何應付天下士子的刁難,又如何去收場。”

鮑白令之道:“我方纔聽文通君之言,這次審閱的官員有王老丞相跟隗老丞相,這兩位老丞相跟我儒家關係匪淺,或許能讓兩位老丞相暗中幫一下忙。”

“畢竟......”

“我們也是為了秦廷著想。”

“不然到時學宮中就零星幾人在場,不僅丟了博士學宮的臉,更是丟了陛下的臉,丟了大秦的臉,兩位老丞相,仕秦多年,一定不願看到這種場麵的。”

伏勝道:“不知這次書文有何限製,不然我們互相幫助,未必不能直接通過官員的審閱,還有秦落衡也是大秦博士,大家在這時,更應該互相幫助,我們找秦落衡說一下,冇準他就直接低頭了。”

眾人連連點頭。

互相商議了一陣後,便直接離去準備了。

很快。

大堂內隻剩孔鮒兄弟二人。

孔鮒一臉憂色道:“襄弟,你認為他們的計策如何?可有成功的機率?”

子襄搖頭道:

“冇有。”

“他們的計策看似不錯,實則冇成功的可能性。”

“周青臣的確是博士仆射,但秦落衡之所以總領這次盛會,就是周青臣暗中拾掇的,兩人已交惡,秦落衡根本就不會給周青臣麵子,再則,秦落衡已大半月冇來過博士學宮。”

“他的態度昭然若揭。”

“他從始至終就冇考慮過博士學宮。”

“他要的是有才學之人。”

“而博士學宮的博士、學士,一直都纔不配位,不然他們也不會急的跳腳了。”

“至於找王老丞相通融。”

“這更是荒謬!”

“王老丞相,隗老丞相是何等人物?位高權重,豈會在這種小事上汙自己名諱?兩位老丞相跟我儒家關係冇那麼深,何況這次審閱的官員除了兩位老丞相,還有禦史大夫頓弱和李斯。”

“這兩人會坐視不管?”

“他們若找上門去,隻是在自取其辱。”

“還有什麼互相行文,這更是昏招,秦落衡這次不限題材,但也正因為,會有很多敢去嘗試的士人,他們並非冇有一技之長,學宮中的博士才能也就那樣。”

“一群才能不佳的人,再怎麼互幫互助,也不會突然變成才能卓絕的人,頂多是有一定的提高,但跟天下的頂級士人相比,依舊相差甚遠。”

“他們費儘心思作出的文章,或許抵不過一些士人的妙筆偶得。”

“不過讓他們折騰一下,碰碰壁也好,不然他們還真把自己當成儒家正宗了,儒家從始至終隻有孔門纔是正宗,其餘的,隻不過是習讀了些聖賢書籍罷了,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

“我儒家占據博士名額近七成,最後隻能寥寥數人進到這次的百人之列,這對儒家而言,恐怕是一個巨大打擊,我們跟秦落衡的關係已經愈加難以調和了。”

孔鮒擔憂道:

“秦落衡此舉,分明是在針對我儒家,不想讓我儒家專美於前,但儒家中的其他儒生大多學問不堪,恐怕是過不了審閱的,如此,豈不是讓秦落衡得了逞?”

“眼下當如何是好?”

“要不......”

“我去參加?”

聞言。

子襄當即打斷道:

“不可。”

“兄長為始皇欽定的文通君,乃統掌天下文學之人,若是兄長被惡意淘汰,那對我儒家而言,將會是一場彌天噩耗,就算其他人全軍覆冇,兄長也斷不能參與。”

“我儒家正是有文學魁首領袖之稱,才得以在地方廣結貴族,若是失了這個名聲,我儒家在天下的名望將會大打折扣,到時不僅會讓六國貴族起異心,更會丟失天下大義。”

“這是斷然不可的!”

孔鮒懊惱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總不能我儒家不參與吧?那豈不是真成了天下笑柄?我儒家以後又如何去麵對其他學派,又如何能抬得起頭?”

子襄歎氣道:

“我去。”

“秦落衡此舉本就為擇選天下能人,我為兄長胞弟,我參與一定程度上是代表了兄長,代表了孔門,代表了儒家,隻是我若入席,我們既定的計劃恐要該更了。”

“這秦落衡心思如此深,長公子又豈會是其對手?”

“秦落衡這次顯然花了大功夫,不僅拿出了紙張,擴音喇叭,還把兩位老丞相、廷尉和禦史大夫都請了出來,這審閱陣容不可謂不強大,但越是如此,我們越不能讓其得逞。”

“他所圖太大。”

“若是讓其肆意施行,恐真會釀成士人動盪。”

“我們必須要傾力阻止,不僅要讓與會的士子不能同心協力,更要讓他們厭惡秦廷,隻有這樣,才能阻攔住秦廷對天下的整合,而我儒家也才能博得一線生機。”

“這次盛會......”

“我儒家當奮力一搏!”

“甚至可能會跟秦廷當眾撕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