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已到了仲秋時分。

鹹陽近來是越發的紅火。

街頭小巷不時能看見帶著高冠的士子,一些食店邸店更是少有的住滿了居客,城頭一片熱鬨繁華景象。

已近酉時。

尚商坊內卻是燈火通明,一家簡陋的客舍內,鬢角發白的舍人,正在店內忙裡忙外,雖然忙的不亦樂乎,但舍人嘴角的笑容卻是一直都遮掩不住。

無他。

他客舍這段時間生意極好。

原本空蕩蕩的存錢財的銗(xiang),此刻已裝滿了大半,這已抵得上他過去數月的收入了。

咚咚咚!

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舍人並不覺得有絲毫奇怪,反倒快走幾步去開了門。

“多謝老丈!”

來客拎著幾個大包袱,神色疲倦的走了進來,這兩名來客穿著被汗水浸濕的褐衣,微微喘息著,顯然這一路走來,被累得夠嗆。

中年人一抹臉上的汗漬,朝舍人作揖道:“老丈,天色已晚,我二人在城中尋了很久,卻是冇找到合適的客舍,不知老丈的客舍是否還有空閒的客屋?”

一聽來人要住店,舍人微微點了點頭。

他沉聲道:

“客屋倒還剩幾間。”

“不過,你們兩人可有驗傳?”

中年男子點點頭,將楊木製成的‘驗’,及柳木條削成的‘傳’,小心翼翼的取出,等身邊的男子也將驗傳遞來,這才一起遞了過去。

舍人接過驗傳,仔細看了幾眼,問道:“蕭何?伯秦?你們也是來參加兩天後的士子盛會的?”

蕭何作揖道:“正是。”

舍人的目光在蕭何和伯秦臉上來回徘徊,沉聲道:“你為沛縣主吏掾,應知曉一些事情,我卻要依規對你們詢問幾句。”

“理應如此。”蕭何道。

隨即。

舍人開始對兩人進行仔細盤問。

蕭何和伯秦早有準備,一一作答,詢問完畢後,加上驗傳無誤,舍人這纔將兩人驗傳還了回去,說道:“隨我進來吧。”

蕭何和扶蘇連忙答謝,隨後才拎著包袱進了屋。

客舍不大。

就是個三進的院落。

兩人一路跟著舍人前行,最後來到依東牆而建的一間客房,在進門前,舍人不緊不慢道:“我知道你們這些士子,聽不進我這種粗鄙之人說的話,但有些話我必須說在前麵。”

“你們既然來了鹹陽,就要遵守鹹陽的規矩。”

“不準鬨事,也不準惹事!”

“若是惹出了禍事,休怪我翻臉無情,將你們二人趕出去。”

蕭何連忙道:“老丈放心,我等二人是來參與盛會的,並非是來與人結怨的,絕不會在城中惹事。”

舍人點點頭。

他將緊閉的屋門推開,說道:“這間客屋是我客舍最好的一間,現在就給你們住了。”

說完。

舍人便徑直離去了。

望著舍人遠去的身影,蕭何眼中露出一抹異色。

前麵舍人一副盛氣淩人模樣,他還以為舍人對他們有不滿,冇曾想,舍人竟把客舍最好的客房給了自己,這讓他不由心神微動。

扶蘇笑道:

“老秦人事功。”

“雖然嘴上對士人輕視,但心中其實一直很敬重。”

兩人把行李拿進客房。

東西放好,扶蘇直接癱坐在地上,鼻息粗重的喘著氣,連日來,他們一直在趕路,來到鹹陽後,為了找到落腳之地,更是拎著大包小包不斷穿梭街巷。

他也是被累得夠嗆。

見狀。

蕭何微微搖頭。

他本以為扶蘇到鹹陽後會直接回宮,或者借宿在其他朝臣家,然而扶蘇卻是性格執拗,不願暴露自己偷回鹹陽的事,一直提著包裹,跟著他找了一路客舍。

兩人稍作休息,起身去了大堂。

大堂內已有六七人,閒散的坐在一旁,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眼下秋收剛過,這些人聊得最多的便是收成,蕭何和扶蘇就安靜的坐在一旁,靜靜的聽著,不時喝一口舍人送來的熱湯。

聊著聊著。

幾人便聊到了近日城中發生的趣事。

“你們聽說昨天墨家吵架嗎?那齊墨跟楚墨吵得不可開交,都快要打起來了,這些士人看起來文縐縐的,罵起人來,那叫一個厲害,什麼損人的話都敢說,關鍵聽起來還像那麼回事。”

有人道:

“這算什麼?”

“前幾天楊朱一派跟墨家吵得才凶。”

“楊朱一派一直強調什麼‘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取一毫而損天下,亦不為也。’而墨家說什麼‘摩頂放踵,利天下而為之’,兩邊爭著爭著直接動手打起來了。”

“場麵那叫一個壯觀。”

“還有儒家跟道家,名家跟縱橫家,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這些人來鹹陽後,一天一小吵,幾天一大吵,吵得那叫一個凶,若非是官府禁止私鬥,保不齊每天都要乾架。”

“......”

幾人口沫橫飛的胡侃著。

聊著聊著。

有人就不免擔憂道:“你們說,這些士子口舌這麼厲害,那秦博士真能壓得住這些人嗎?”

“那秦博士年還不滿二十。”

一人冷哼道:“你們太小看這秦博士了,他可是真正的狠人,我從我朋友那聽到的訊息,這領事的秦博士,他在一年前,甚至都不是秦人,而是一名亡人。”

“你們想想。”

“一名亡人,一年不到,就成了大秦博士,這一般人可做不到?你們應也聽過不少秦博士的事蹟,什麼奇招破案,救武成侯,給通武侯續命,還有滅黃景修滿門,隻身赴驪山,斬殺叛賊數百人。”

“這一般人能做到?”

有人反駁道:“秦博士勇武歸勇武,但這次是士人盛會,那些士人又不會跟他打,他難道還能直接打人?把這些士人打服?”

這人不屑道:

“士人的嘴再厲害,能有劍刃厲害?”

“秦博士刀山血海都闖過,還怕一些士人的唇槍舌劍?”

“而且......”

“我還聽說了一個傳聞。”

“這次的士人盛會是秦博士給陛下上奏的。”

“秦博士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他可能會讓自己栽跟頭?”

“那絕不可能!”

“你們看秦博士最近都冇露過麵,肯定是早就佈置好了一切,就等著盛會開始,到時天下士人就會看到我大秦是何等威風。”

“不止這些。”

“我從一個官府的朋友那聽說。”

“這秦博士其實跟陛下還有一定關係,甚至很可能就是陛下的私生......”

他的話還冇說完,當即就被舍人打斷道:

“閉嘴!”

“少在這胡說八道,還在這誹謗陛下、誹謗官府?你們真當老朽不敢去告官?”

“你什麼情況,我還不清楚?”

“在這胡謅什麼官府的朋友?你一泥腿子,頂天就認識一個鄉嗇夫,還說什麼滅黃景修滿門,驪山暴動,那是官府查辦的,跟秦博士有多大乾係?”

“你要是再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休怪老朽不留情麵。”

這人訕訕道:“我又冇說都是秦博士所為,我也冇說錯啊,秦博士之前的確是亡人,然後到史子,再到博士,然後因殺黃景修之子被判為刑徒,再到官複博士。”

“我......”

這人還想辯解,但見到舍人警告的眼神,當即閉了嘴。

見狀。

舍人這才緩緩離開。

蕭何喝著熱湯,對這些並無想法。

他不知什麼秦博士。

扶蘇坐在席上,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他前麵一直在側耳傾聽,隻是越聽越覺得這人說的是秦落衡。

他起身道:“敢問壯士,你前麵說的秦博士是何人?”

這人一愣,狐疑的看了扶蘇幾眼,似乎有些意外,道:“你們不知道秦博士?”

扶蘇搖頭道:“我們來自楚地。”

“怪不得。”壯士嘀咕一聲,隨即瞥了一眼舍人,見舍人雙眼警告的盯著自己,臉色一滯,隻能開口道:“你來自楚地,自然是冇聽過秦博士,我前麵雖有些誇大,但所說大多屬實。”

“秦博士名為秦落衡。”

“秦博士雖為醫家博士,但他的所作所為絕不僅侷限於醫家,他......”

咳咳!

舍人輕咳了幾聲。

壯士話語一滯,瞪了舍人一眼,不滿的坐了下去。

扶蘇掃了眼舍人,隨後朝壯士行禮道:“方纔壯士說,這次士人盛會是由這位秦博士領事?此言當真?”

“這是真的。”舍人的聲音傳來,道:“三月前,便已經張貼了令書,這次盛會全權由秦博士決定,丞相府、廷尉府、禦史府、郎中令等官署都有人員涉獵。”

“你若是有疑惑,可去城中冀闕,那裡張貼有相關文書。”

“你們前去一看便知曉了。”

“這些小子的胡言,你們莫要放在心上,他們的話當不得數。”

“多謝老丈解惑。”扶蘇躬身,隨後緩緩坐了下去,目光卻是顯得有些陰晴不定。

蕭何看著扶蘇,目光微異。

他感覺的出來,長公子知道這位秦落衡,而且關係匪淺,不然不至於露出這幅神色。

不過。

長公子的事,他不會摻和。

也不願摻和。

客舍內漸漸安靜了下來。

不多時。

門外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有人在外麵高喊著:“冀闕張貼了新告示,擇百家名士一百人,於盛會之日入座,其餘士人隻能站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