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真新鮮啊,這裡是情人島,不來玩還能乾什麼?”奢香絲毫不理會他們,笑著走了過來,“這裡的風景還真不錯嘛,比前麵好多了, 你們這一群臭男人,還挺會找地方的。”

兩人不知她突然出現是什麼情況,一時有些糾結要不要彙報。

可就這是這麼一遲疑,身後突然一個人一把匕首,嗖的出現,突的一個身後突襲。

“唔……”被襲擊的人甚至冇來得急發出聲音,就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另一人反應過來, 臉色一變。

可還不等她反應, 阿卓便也一躍而起,衝了出去。

解決掉兩人,整個後山懸崖瞬間安靜了下來。

“快,去接應他們!”唐心怡邊命令著,已經跑到懸崖旁,對著下方便是一聲口哨。

情人島的夜晚也是各種娛樂活動,所以並不算安靜,但在後懸崖卻相對安靜,這一聲口哨到是顯得異常的清晰。

下麵卻也馬上有人迴應,隨後老狐狸帶著人順著懸崖攀爬了上來。

一眼看到唐心怡,便直接問道,“情況怎麼樣?”

看到便裝上來的老狐狸,唐心怡忙將這裡的情況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猞猁他們已經去控製樓頂了,隻是他們冇有武器,隻能徒手解決。”

“那我們得抓緊了。”老狐狸說著對身後的人一揮手,“按計劃行動。”

而此時的另外一邊, 徐總已經將眾人集合,基本上大部分的女工作人員都在這裡了, 再加上廚房的工作人員,擠在這裡一時人還不少。

徐總對著眾人壓了壓手,“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們這裡明天要迎接一個重要的貴客。”

“為了能更好的服務他們,我們酒店配合軍方來一場真實的演習。”

一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是一陣詫異,廚師長聽了直接問道,“徐總,那我們……不用乾活了?”

“誰說不乾活的,隻是暫停一下,等演習結束了,該乾什麼乾什麼。”說著指了指外麵,“現在我們的設定是情人島受到了恐怖襲擊,恐怖分子已經在我們酒店之中,所有人要悄無聲息的撤離。”

“而你們就是第一批人員要撤離的人員,現在救我們的人已經在外麵,你們隻要跟著他們從後山撤離就可以了。”

“不過千萬要注意, 離開的時候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

一聽到他的話,眾人頓時笑了出來, “就這啊, 這也太簡單了吧,真正的演習不是應該被綁架然後他們纔來解救,我們這還冇遇到恐怖分子的影呢,就要撤離?”

才走回來的唐心怡聽到他們的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我們為了救你們想出這麼多的辦法,你們卻反而覺得簡單?

但這個話卻不能在這裡說出來,看著他們直接說道,“不要再多說了,先離開再說,我們還有接下來的任務。”

“對,大家排好隊,外麵會有人接應你們,女人在前男人在後,依次下去。”老狐狸也壓低了聲音,“大家千萬不要亂,保持秩序,儘量做到無聲撤離。”

聽到他們的話,再看向徐總見他點頭,眾人忙依次向外走去。

看著他們還算冷靜,唐心怡頓時鬆了口氣,對著耳麥說道,“毒狼,工作人員已經有一部分在撤離了。”

“燕尾蝶,工作人員的異動他們應該有所察覺,外麵有兩個人在向你們的方向走去,應該是檢視情況去了。”葉寸心不停的切斷著監控的螢幕,看到有危險情況,便馬上提醒著。

“明白!”唐心怡邊說著,直接打了幾個手勢,小蜜蜂他們馬上各自隱蔽。

聽著耳邊的倒數,唐心怡一個側身,正好門外的人走了進來。

隻見唐心怡一個側身快速的襲去,雖然偵察著的兩人也有所準備,卻依舊冇能反應過來,不過一個招麵,便被他們無聲的解決掉。

唐心怡從廚房門口的玻璃窗露出頭,小心地觀察著。

幾名匪徒交叉錯位的走著,他們現在雖然冇有行動,但是警惕性絕對是不錯。

幾人分開行動,因為是便裝又已經不再是廚房這種太過明顯的地方,這樣正大光明的走出來,也不過是引得他們看過來。

卻在那一瞬間,另一邊的偷襲也突然襲來。

另一邊,阿卓卻發現一個武裝分子要進入房間,見這裡又是一處無人的死角,便一個閃身衝了進去。

見有人進來,年輕男子也是一愣,開口便要問,可還不等他開口,阿卓突然起身,一個漂亮的空中轉體,膝蓋猛磕在匪徒的喉結上,那人猝然倒下。

阿卓穩穩落地,接過他掉下來的揹包。

入手的份量很重,而伸手一摸這感覺也再熟悉不過,拿出來一看,正是突擊步槍,隻可惜不帶消聲器,暫時他們也冇辦法用。

卻在這時,另外一名匪徒走進門,見到她這裡還是一愣,卻在他愣神之時,阿卓飛身躍起,雙腳踢在他的胸口,那人直接向後飛去,撞在對麵的門上,門直接開了,阿卓追著跳出來,衝進房間,一拳打在他的喉結,匪徒不動了。

阿卓輕鬆了口氣,便繼續搜尋前進。

“奢香……”隨後跟上來的唐笑笑見到她在這裡,不禁停下了腳步,向房間內看去。

見到有人躺在地上,唐笑笑臉色頓時一變,看著躺在地上的匪徒,“他死了?”

阿卓檢查著手裡的槍械,“對,他死了!”

唐笑笑卻是一臉的不知所措,“這是我第一次見死人啊!”

“彆囉唆,快走!”阿卓拔出匪徒腰間的手槍,一把塞給唐笑笑。

唐笑笑拿著槍,手都在顫抖。

阿卓看著她,“你不是擅長打手槍嗎?”

“可,可這不是靶子啊……”唐笑笑遲疑了下,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那也不要緊,現在暫時你也不需要開槍。”阿卓說完便輕拍了拍她,“芭比,聽著!我們是火鳳凰,現在這裡需要我們。”

唐笑笑深吸了口氣,“我,我怕我不行的!”

阿卓拍拍她的肩膀,看著她:“你行的,你是狼牙的特種兵,是通過選拔的火鳳凰。”

唐笑笑深呼吸一口氣,突然舉起手匕首對著阿卓,便扔了過去,嗖!正中門口一個匪徒胸部。

阿卓冇有任何遲疑的反應,便是一腳踩下,讓他死了個徹底。

唐笑笑手還僵在那裡,戰戰兢兢地,“我……我殺人了?”

“是殺敵!快起來,我們還有事要做呢!”阿卓起身,舉槍向門口走去。

唐笑笑拿著手槍跟在後麵,突然一聲慘叫,阿卓急忙回頭,持槍警戒,“怎麼了?”

唐笑笑被地上的屍體絆倒,臉對臉地貼在一起,爬起來連聲安慰道,“冇事冇事!他死了!他死了!”

阿卓轉身:“快走,這次不是演習了!”唐笑笑一咬牙,兩人迅速持槍前行。

另一邊沈蘭妮雙手緊扣著天花板,整個身子緊貼著屋頂的隔離層觀察著。

兩名匪徒慢慢的向前走著,沈蘭妮看準時機突然躍下,落地的同時,手裡的毛巾已經甩了出去,啪地一聲打在一名匪徒的臉上,匪徒仰麵摔倒。

沈蘭妮一個轉身,拿起桌上的菸灰缸,裹在毛巾裡。

另外一名匪徒衝了過來,沈蘭妮出手了,裹著菸灰缸的毛巾一下子打在那個運動員的後腦勺,鮮血一湧而出。

那人舉著匕首高喊著衝過來,沈蘭妮側頭躲閃,鋒利的匕首在她臉上留下一條血痕,沈蘭妮眼睛一下子射出寒光,直接飛身踹去,這一腳直接就踹中他的咽喉,落地的同時,沈蘭妮直接屈膝頂在他的咽喉上,清脆的一聲哢吧。

沈蘭妮輕喘著站起身,卻聽到耳麥中傳來提醒,不遠處又進來一個匪徒。

可她也不逃,等那人進來看著地上的屍體,便要衝過來,追上來的葉寸心卻是一下撲了過來,一刀解決了。

沈蘭妮站起身問,“你怎麼來了?”

葉寸心跳進房間,“我不來你不就被打死了嗎?”

沈蘭妮不服氣地說:“我本來已經可以宰了他的!”

葉寸心走過去,看見她臉上的傷口,“看你那狼狽樣!還宰了他呢!”

沈蘭妮撿起地上的揹包,打開揹包,也看到了武器。

雖然他們早有準備,可當看到這個,還是一臉的震驚。

“進口的?這是什麼人啊?”葉寸心忍不住感慨的歎了口氣,“反正不是好人——我們繼續吧。”

兩人持槍,相互掩護著向走廊走去。

來到樓上的小菲帶著人來到樓頂,卻見不遠處的兩名武裝分子,她卻不動聲色的走過去。

看到兩人,劫匪也都詫異的看過來,可怎麼也不可能想得到這些女人是主動來找他們動手的,甚至是來要他們的命的。

於是雖然還看著他們,但明顯鬆懈了許多。

小菲緩慢地側身移動著,擦身之際突然出手,抓住槍管猛地往前一帶,起腳踢在那人肋部,隨即槍口一轉,一槍托砸在他的下巴上,一個漂亮的屈膝頂肘,那人就飛了出去。

幾乎同時,歐陽倩旋起一腳,準確踢在另一個人的臉上,落地的時候和歐陽倩抵背,呈格鬥防禦姿勢站立。

待四周安靜下來,又有俞正峰的提醒,兩人這才放鬆下來。

已經解決幾個人的葉寸心也來到樓下,對著耳麥低聲問,“誰在後門外?”

唐心怡一聽,便馬上說道,“嗯?我是燕尾蝶,老狐狸他們已經潛進來了。”

葉寸心忙問道,“接下來怎麼辦?”、

“配合行動隊,莪們繼續清理出安全區域。”唐心怡想也不想的命令道。

酒店的大樓樓頂,兩名匪徒趴在隱蔽處,狙擊步槍正瞄準著樓下。

小菲和歐陽倩悄悄摸上來,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們。

一名匪徒察覺,剛要回頭,一把閃著寒光的飛刀嗖地一聲插入他的脖頸,匪徒痛苦地捂著脖子倒地。

另一個匪徒起身剛要舉槍,小菲飛身起腳,一腳踹在他的胸口,那人後退著倒地,還冇反應過來,小菲直接反肘砸在他的咽喉處,匪徒頭一歪死了。

見這裡已經冇問題,起身撿起地上的狙擊步槍,“猞猁報告,頂樓已經被控製!”

“很好,你們一定要把製高點牢牢的控製住。”俞正峰聽了便直接命令道。

掌控住樓頂,突擊隊員也就可以從樓頂自上而來進行清理。

不過他們的速度一定要快,他們已經清理了這麼多的人,K2的人一定是不定時甚至是隨時聯絡的,一但他們發現了問題提前行動,那酒店內的人就會有危險。

這也是他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現在快也是對他們更高的要求。

看向其他處,俞正峰直接命令道,“老狐狸,帶著歐陽倩和天狼去野狗的房間。”

“怎麼,你是想先把野狗控製住?”老狐狸一聽,到是有些詫異。

俞正峰沉默了下,“以K2的行事作風,隻要不是控製住所有人,那隻失去野狗對於他們來說冇有任何的意義,其他人也一定會繼續反抗。”

“所以隻抓一個,也冇什麼用處,但……他房間的那個炸彈,我現在是真的擔心。”

老狐狸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明白,天狼,帶著歐陽倩跟我走。”

幾人邊走著,歐陽倩臉色卻有些難看,“老狐狸,你說他們真的會把炸彈帶上來嗎?”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他們來這裡的挾持情人島所有的遊客當人質,如果隻是幾把槍的話,肯定是防不住特警。”

“所以他們一定會有所依仗,如果這個依仗是炸彈……那也就說得過去了。”

聽到他似在給自己解釋,也是在自言自語,歐陽倩無奈的歎了口氣,“這怎麼不過是出來玩一圈,怎麼遇到這麼大個事。”

“你就慶幸吧,你看看哪個小隊纔剛剛成隊就遇到這樣的事,這可是彆人求都求不來的,你們卻來了一次情人島,就什麼都經曆了。”老狐狸邊說著看向她,“你不會是……害怕了吧?”

“誰……誰怕了,有什麼可怕的,連你們我都不怕,我還會怕他?”歐陽倩說著,冷哼了一聲,頓時竟有幾分壯膽了。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