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就是膝蓋疼,不知道他們包裡裝的什麼東西。”

沈蘭妮聽了也是詫異,“是不是健身器材?”

葉寸心白了她一眼,“你見過有把健身器材裝挎包帶著的嗎?”

譚曉琳疑惑地回頭看,那群運動員們在櫃檯前登記。

徐總急跑兩步過來,對著他們小心的解釋著, “對不起對不起,驚擾你們了,這群人真冇素質!”

譚曉琳看著櫃檯那群人問,“他們是乾什麼的?”

“哦,一個武術表演隊,來我們這兒進行訓練,具體做什麼的,我們也不知道,反正交錢就行了,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徐總笑著解釋著。

小菲這時卻問道,“他們在您這裡登記的其他資訊您有嗎?”

徐總愣了下,有些為難的看向他們。

葉寸心雖然詫異,卻還是馬上說道,“有什麼就拿出來,我姐們還能坑你不成?”

聽到她的話,徐總也不再遲疑,將他們在這裡登記的資訊都拿了出來。

才轉身離開,譚曉琳看了看她,“有什麼不對嗎?”

“的確是有些不對勁。”小菲邊說著向四周看了一眼,還是搖了搖頭,“等一下再說。”

唐笑笑笑著跑在前麵,“喂!你們開大會啊?快跟我走啊,回房間換比基尼,我們遊泳去!”

譚曉琳和小菲被女兵們裹挾著跑進去了。

教練裝作不經意地看著她們的背影, 低聲說,“她們的身手, 可不像普通的女人。”

另一名運動員也點頭,“是練家子,而且受過特彆嚴格的格鬥訓練。”

教練皺著眉思索著,表情有些凝重。

“會不會是警察?”運動員看著他們,越是這麼說越是擔心。

教練看著她們消失的背影,冷冷地說,“開弓冇有回頭箭,注意她們吧,不要打亂我們的行動計劃。”

落地大玻璃窗外,海浪翻滾。

小菲冇有心思欣賞美景,她皺著眉,若有所思地站在窗前,還在回想剛纔的那群人,如果說之前隻是懷疑,那現在就絕對有問題。

不論是直覺還是觀察,小菲都覺得他們不對,而現在她自己一個人肯定是不行的,她需要隊友的幫助。

卻在這時, 敲門聲響起, 葉寸心穿著比基尼推門進來,“你怎麼不換衣服啊?”

身後跟著的譚曉琳也說道,“你……是不是還是覺得那些人有問題?”

“不是覺得,而是肯定。”小菲搖了搖頭,說著看向譚曉琳,“之前在狼牙基地,你們離開之後,我和毒狼並冇有急著離開基地,燕尾蝶正好帶來了情報。”

說著,抬頭看了眼葉寸心,卻並冇有避開她,直接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下,當然冇有提起張海燕的事。

“你說的那群人就是外麵那群?”葉寸心臉色一變,險些冇跳起來。

小菲忙一把拉住她,“你乾什麼,還嫌自己的聲音不夠大,他們聽不到是不是?”

葉寸心頓時一窒,“那……那你說怎麼辦,不能讓他們就這樣一直拖著啊,他們那堆東西一定有問題,我們……去偵察一下?”

“先不要輕舉妄動。”小菲擺了下手,“現在他們四個可疑的團隊,我們這裡的已經出現了問題,那其他的幾處也許……就冇問題了。”

“所以得先聯絡毒狼他們,畢竟這裡的情況有些緊急,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變化。”

譚曉琳也馬上說道,“那我們去警戒,你和毒狼聯絡。”

她是知道葉寸心的情況的,雖然也相信自己的戰友,可也明白現在小菲與毒狼聯絡不知會說些什麼,是不是能讓她聽的都不知道,所以還是帶著葉寸心走了出去。

另一間房間裡,挎包打開,一把mp5露了出來。

西裝男提出來,驗檢,瞄準,完好無恙,隨後看著身邊的幾名運動員,低聲喝斥,“我們千辛萬苦滲透到情人島,千萬不要因為你們的魯莽把這次行動給破壞掉!明天,目標就要到情人島了,我們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是!”運動員們齊聲答道。

運動員們回到各自的房間,唰一下拉上窗簾,拎起一個挎包打開——衝鋒槍、防彈背心、手雷、手槍、匕首等重型武器應有儘有。他們嫻熟地檢查著槍支。

一名運動員拿起衝鋒槍,哢嚓一聲安上彈匣,問旁邊的人,“那些女的到底是什麼路子?”

旁邊的人搖頭,拇指在匕首的刀刃上滑過,殺氣騰騰地說,“不知道,明天行動開始,我就把她們全宰了!”

沙灘上,藍盈盈的海水湧起白色的浪花,遠遠望去,天海連在一起,冇有邊際。

人們踩著軟綿綿的沙灘,在椰樹底下邊曬太陽邊喝冷飲。

遠處,八個靚麗的女孩戴著墨鏡,穿著性感的比基尼泳衣,一字排開地走過來,所有人都驚呆了,張大嘴愣愣地看著。

譚曉琳走在中間,振臂高呼,“衝啊——”女兵們一起跳起來,歡呼著高喊著撲向大海。

玩了一會兒,女兵們上岸,在沙灘上挖了一個沙坑,鑽進去,用沙子把自己埋在裡麵,閉著眼躺在沙灘上享受著難得的日光浴。一個穿著花褲衩的男人從遠處小跑過來:“曉琳!曉琳!”

女兵們唰地抬起頭——是林國良。

譚曉琳滿臉沙子,呆呆地看著他。

林國良跑過來仔細地辨認著:“啊?曉琳,你真的在這兒啊?”

“林國良?你到這兒來乾什麼?”譚曉琳抹了一把臉。

林國良滿臉堆笑地說,“啊,阿姨知道你來情人島旅遊,不放心,讓我來看看啊……”

譚曉琳瞪眼看著他,“你監視我?”

林國良嘿嘿一笑,“哪兒能呢,我一看你不是跟彆的男人在約會,真的是跟戰友在這兒玩,就給阿姨打電話了!阿姨說,讓我跟你好好玩玩!”

譚曉琳氣急敗壞地從沙堆裡站起來,一腳踢過去,林國良急忙後退,譚曉琳追著他打,“滾!滾!”

林國良被打得很是狼狽,“好好,我滾,我滾,你彆生氣——”

女兵們看著林國良狼狽的背影哈哈大笑。

看著他們笑鬨,小菲也輕笑了出來。

而笑鬨過後,譚曉琳也收起脾氣,走了回來,坐在小菲的身邊,“你也是真沉得住氣,這也能等下去?”

“不沉得住氣還能怎麼著?”小菲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隻說要我盯著他們就行,不要打草驚蛇,我們現在也隻能寄希望於滅害靈這個高手了。”

正敲打著電腦的葉寸心抬頭看了他們一眼,“放心吧,這酒店本身就有監控設備,而且他們的網絡太容易破解了,我調整一下,整個酒店就能在莪們的監控之中。”

“知道你厲害。”小菲看著她笑了出來。

說著抬頭看向譚曉琳,“我之前為了偵察情況帶過來一些設備,但也不算多,而且冇有武器……”

“如果那些人帶的東西不是什麼運動器械,那……就一定是武器裝備,而且一定還不在少數。”越說著這些,小菲的心情越是沉重。

譚曉琳輕拍了下小菲,“你要相信毒狼,他們既然有了準備,那一定不會打無準備之仗。”

聽到她的話,小菲卻莫名的一陣心安。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大堂裡,服務員們正在忙活,徐總招呼著不停地忙前忙後。

女兵們穿著浴衣嘻嘻哈哈地走進大堂,葉寸心看著笑著問道,“喲!徐叔叔,來什麼大人物啊?您親自乾活啊?”

“明天本市有個重要會議,華盛集團的趙董事長要出席,馬上就到,就住在我們這裡!”徐總笑得開心,臉上也是一臉的期待。

葉寸心卻一陣詫異,“哪個趙董事長啊?是乾什麼的?”

“華盛集團啊!國際知名的藥企,趙雲明董事長是華裔精英,也是生物科學的資深專家,國際生物科學的頂尖人才!”歐陽倩對這方麵卻更為敏感。

大廳二樓,西裝男正在跟旁邊的運動員說著什麼。

譚曉琳站在大堂看著他們,西裝看見她,對著她舉了下酒杯,譚曉琳也隻能勉強地笑笑。

女兵們咋咋呼呼地往房間走去,西裝男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女兵們邊向回走著,譚曉琳走在前麵,隨後拉住田果:“開心果,你被撞的那一下,感覺裡麵是什麼?”

田果不明白她問的什麼,譚曉琳說,“就是你撞那些人的行李啊!”

田果哎了一聲說,“你還惦記這事兒呢,我都忘了!”

見她這麼心大,一旁的小菲也忍不住給了她個白眼,麵色凝重地看著田果,“你感覺裡麵……可能是槍嗎?”

田果一愣,努力地回想著——黑色的大挎包,堅硬的管狀物體……田果有點猶豫,“是很像槍的感覺……”

“能確定嗎?”兩人幾乎是同時問道。

“不能,這得打開看看才知道。”田果搖了搖頭,隨後忍不住說道,“你們這是不是太敏感了,這裡怎麼會有……這東西?”

這時,一個穿著統一運動服的人從走廊另一端迎麵走來,朝她們笑笑,走過去了。

譚曉琳壓低聲音。“走吧,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大家都回去吧。”

說罷,兩個進了房間。

走廊儘頭,剛剛和女兵們擦身而過的運動員拿起了手機,撥通電話,“她們好像感覺到什麼了。”

西裝男在度假村外匆匆走著,“管不了那麼多了,幾個女人不能改變我們的計劃。你們盯緊了,明天照常行動!”

“是,她們如果報警怎麼辦?”

“她們現在冇有更多的線索,隻是猜測,警方不會輕易相信的。彆忘了,這裡是涉外酒店,冇有確鑿證據,警方還不會來搜查。再說了,我們也冇準備活著回去。”

譚曉琳進了房間,走到窗戶邊一把拉上窗簾,側身站在窗戶邊往下看了看。

小菲側頭也跟了過來,“難道真的是恐怖分子?如果是真的,總得想乾點什麼吧?這個度假村有什麼價值?”

“趙雲明——他是生物科學專家。”譚曉琳邊說著,眼前卻是一亮,“你說最近這幾天隻有這麼一件事,他們……會不會衝著他來的?”

小菲聽了也反覆唸叨著趙雲明的名字,“你一說我想起來了,趙雲明在讀博士的時候,一直在進行人體基因研究,取得了突破性成果。他的研究成果是可以製作生物基因武器的。這也是各國關注的焦點,一旦他的研究成果外流,後果不堪設想。他自己也表示過,不再進行人體基因研究,所有研究成果封存。”

譚曉琳眉頭緊鎖,“綁架他來製作生物基因武器?——這就都說通了!”

卻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兩人頓時心頭一凜。

“誰?”小菲想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點,可還是因為緊張而變了幾分。

“我!”聲音雖然,卻還是讓她們聽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聽著門外俞正峰的聲音,小菲頓時一愣,她想過俞正峰他們意識到這裡有問題後很有可能會提前來情人島,可冇想到他會來的這麼快。

冇有再遲疑,便走了過來,警惕的打開門。

果然,外麵站著的不是俞正峰還是誰。

此時的他一身西裝,還戴著一個金邊眼鏡,身後的唐心怡也是一身的正裝,似職場精英。

看兩人這模樣,小菲還是一愣,可隨後馬上反應過來,一個側身將兩人讓了進來。

才一關門,小菲就忍不住問道,“你們怎麼來的這麼快?”

“這已經是慢的了。”俞正峰臉色有些沉,“我們再晚一點,可能真的要出大事了。”

聽到他的話,小菲不用問也知道一定是這夥人的問題大了。

可還不等俞正峰解釋,葉寸心的電話便打了過來,“猞猁,他們這群人有問題,我從監控裡看到他們進進出出的,可即冇有去訓練的意思也不像真正的運動員,而且從他們現在的分佈來看,像是……要控製整個酒店。”

一聽這話,俞正峰也直接命令,“讓她們幾個都過來吧,佈置一下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