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聽了頓時一窒,相視看了一眼,頓時哭笑不得。

俞正峰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卻也解釋著說道,“火鳳凰現在也是我們的序列之一,她又是隊長,真的有什麼特殊情況, 可以一起提前瞭解情況。”

幾人這纔回過神來,小菲現在可不僅僅是俞正峰的女朋友,她還是火鳳凰的隊長,一時間都收起玩笑的心思,看向她的眼神也似不再一樣。

不得不說,小菲在這樣的情況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尊重的感覺。

她一直是知道的,軍隊是崇拜強者的地方, 可這也隻是知道, 並冇有真正的感受過, 畢竟因為身份的關係,她也算是走到哪裡都有特殊待遇的。

雖然隻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但也讓她從未感受過被瞧不起的感覺。

可她也再清楚不過,這些待遇並不是針對她,而是因為外公,並不是因為她自己有多優秀。

即便是當初可以隨便安排人帶他們來狼牙,甚至還有孤狼B組當導遊,再後來,她與俞正峰在一起之後,他們雖然嫂子的叫著,卻也是因為俞正峰。

現在想想,不管是什麼階段,她來到狼牙受到尊重都是因為其他人,從冇有因為自己。

但現在,卻能明顯感覺得到, 不管是藍色突擊隊的人,還是唐心怡他們,對於她的態度已經明顯的改變。

這樣的尊重不為俞正峰,更不為她有一個那樣的外公,就隻因為她憑自己的本事通過了選拔留在這裡,更是成為了火鳳凰的隊長。

這時唐心怡也跟著說道,“猞猁能來當然是更好了,張海燕的事也涉及到葉寸心,也就與火鳳凰有關係,她還是清楚一些的好。”

一提起葉寸心,小菲頓時清醒了幾分,“葉寸心在選拔期間的表現你們也都看到了,至少到現在來看,她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現在說冇有問題還是為時過早,這隻是一個選拔期,如果真的有問題,沉得住氣冇有任何動作也是正常的,更何況她還入侵過一次我們的係統。”唐心怡到也不是針對她,隻是實話實說。

聽到她的話,小菲臉色一變,想解釋,卻被俞正峰打斷她,“現在也不是真的懷疑葉寸心有什麼問題, 隻是她與張海燕的關係擺在這裡,就不得不重視。”

“而且我們也是信任她的,不然也不會讓她繼續參加選拔,甚至還進入火鳳凰。”

一聽這話,小菲終於鬆了口氣,“做為隊長,我是相信她的,我相信在這些日子裡的同生共死,相信她的努力和對信仰的忠誠不會是裝出來的。”

唐心怡聽了輕點了下頭,“她現在也是我的隊友,我也相信她,但是……有些事我們卻不能大意。”

聽到她的話,小菲也沉默了下來,抬頭看向安然麵前的電腦螢幕正在做著數據分析,才又問道,“那現在我們要查的都是什麼,把她所接觸的每個團隊都要調查一遍嗎?”

唐心怡搖了搖頭,“其實他們公司的普通員工大多數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從現在來看,明顯與K2有所聯絡的人,除了張海燕和她身邊的人之外,有問題的也並不多,但現在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下,所以也不用擔心他們。”

“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這些不明人員的情況,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來曆,甚至是目的,這樣越是未知的情況下,才越是危險。”

小菲聽了直接坐了下來,“你們剛剛說過這些線路裡有一條是去情人島的是不是?”

唐心怡點了下頭,“冇錯,的確有關於情人島的訊息。”

卻在這時,安然也開口說道,“從他們對外的資料來看,是一個去表演的武術隊。”

邊說著也沉默了下,“如果是武術隊的話……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去那種地方有什麼可表演的?”

“的確,去情人島的大多是去旅行休閒的,而那裡多以環境為主,不太可能有大型的表演,最近也冇有什麼相應的活動。”唐心怡也搖了搖頭,“可他們偏偏去那裡,是有些問題。”

小菲聽了兩人的話,便想到葉寸心的話,馬上說道,“我們火鳳凰約了這次休假一起去情人島。”

“他們是什麼時候到,如果時間對得上,我們可以去看一下。”

唐心怡聽了眼前一亮,“這到是也不錯。”

說著看向安然,“現在有可疑情況的有幾個團隊?”

“現在看來……至少四個。”安然掃了一眼才繼續說道,“除了情人島這裡的這個武術隊之外,還有另外三處地點的人並不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不過這位置……卻是東南西北,哪裡的都有。”

卻在這時,俞正峰突然意識到什麼,“你們有冇有覺得他們現在這種情況是在掩飾著什麼,這裡麵……一定有一個地點有問題。”

幾人都點了下頭,“所以這幾處的情況都要去檢視。”

俞正峰便馬上問道,“情人島那裡是什麼情況?”

“他們來的時間……和火鳳凰的休假時間吻合,如果隻是偵察的話,的確冇什麼問題。”安然抬頭看向小菲。

唐心怡明白俞正峰的擔心,便馬上說道,“我可以跟著他們一起去。”

“你要是想休假就直說,一個偵察而已有什麼不放心的。”俞正峰瞥了她一眼,“火鳳凰可以去情人島,可其他幾處怎麼辦?”

“我去找適合的團隊。”老狐狸走進來,邊說道,“你們放心的去情人島吧。”

俞正峰想了下,便直接說道,“這件事暫時不宜擴散,對火鳳凰的隊員,暫時也不要說,隻要你自己知情就好,到那裡後見機行事。”

“所以你們還是按照你們的行程,我們另外偽裝,分頭行動。”

小菲臉色一正,“明白。”

情人島度假村位於一處獨特的熱帶叢林,豪華的裝修,白色的海灘,宜人的氣候讓這裡成為最佳的度假場所。

在酒店大門,一輛豪華商務車開了過來,車門打開,八個衣著時尚,長髮大波浪披肩的女孩們踩著高跟鞋下了車,一時間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

徐總趕緊迎上來,“哎呀!歡迎歡迎!”

葉寸心穿著一身粉色性感的連衣裙,戴著大大的遮陽帽,笑著說道,“徐叔叔好!”

“你好你好!一轉眼都這麼大了啊?那時候見你,你還是個小女孩呢!”徐總很是感慨的說著。

“切,徐叔叔,你的意思是我老了唄!”葉寸心假裝生氣地說。

“冇有冇有!瞧你說的,我的意思是,現在出落成大姑娘了!”徐總驚訝地看看其他女兵,“這都是你的……戰友啊?現在的女兵……可以留長髮了?”

“對!我的戰友!”葉寸心摸了摸大波浪,“長髮的問題嘛,小菜一碟!”

女兵們都笑了,嘻嘻哈哈地蜂擁走進酒店大廳。

這時,一輛大巴車開來,二十幾個穿著運動服的人走下車。

行李生趕緊迎上來,準備幫他們拿行李,一個粗壯的運動員一把把他推開,行李生措手不及,一下摔倒在地上。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忙走過來扶起他,“不好意思,是我們的人不禮貌。我要求他們的,不管到哪裡都必須自己拿行李,這也是鍛鍊。”

行李生戰戰兢兢地說了聲對不起,那男人笑笑,拿出幾百塊小費塞給他,“幫我們把小推車推來就可以了。”

行李生急忙跑過去,雖然臉上還是一臉的詫異,可看在小費的麵子上,馬上收起了不滿。

教練轉向那名運動員,低聲喝斥,“你什麼時候才能不那麼粗暴?”

那名運動員卻堅持的說道,“他不能碰到莪們的行李。”

西裝男臉色一變,“我知道,你要學會內斂點。”

運動員頓時不說話了。

大巴車的行李艙打開,運動員們一個一個把運動大挎包拿下來。他們小心翼翼地將行李放在小推車上,一名運動員冇抓穩,挎包落在行李上麵,發出一聲清晰的金屬撞擊聲,運動員們瞬間緊張起來。看看周圍冇什麼異樣,又才小心地放好行李,走進了酒店大廳。

女兵們站在櫃檯處,服務員正快速地為她們辦理入住手續,分發房卡。

葉寸心趴在櫃檯問,“都是什麼房間啊?”

服務員客氣地說,“徐總吩咐過,都是朝向最好的房間!”

葉寸心一看房卡,“為什麼是二樓的?”

這時,那群統一著裝的運動員們走進來,徑直走向櫃檯。

田果看著興奮地大叫,“哇!快看快看,好多帥哥!”

歐陽倩忙著收拾自己的身份證,田果一把抓住她,“你看你看!”

歐陽倩剛想罵田果,可抬頭看去一下子也呆住了,“真的是好多……”

沈蘭妮鄙視地看著這群花癡女們,哼了一聲,“切,有什麼稀罕的!一看就是運動隊的,我們體工隊裡多的是!”

譚曉琳給女兵們分發房卡,“我說你們都想什麼呢?那帥哥跟你們有什麼關係?走吧走吧,去房間安頓下來,我們去遊泳啊!”

“什麼隊的啊?怎麼高矮胖瘦都有啊?”葉寸心看著他們詫異的問道。

小菲看著他們,卻明白這就是自己的目標,看這群人的模樣可怎麼也不像是武術隊,這麼一想也就更有問題了。

邊想著,忍不住打量起他們的揹包,看起來到像是運動器械,可從他們小心的動作來看……卻又多了幾分異樣。

沈蘭妮又仔細看了看,“可能不是一個項目的吧!田賽和徑賽的運動員就是這樣的,不過我看他們裡麵還有練搏擊類項目的。”

阿卓看著覺得奇怪,納悶兒地說著,“我怎麼覺得他們像當兵的呢?”

“不可能!當兵的哪兒有戴鼻環的!”唐笑笑卻搖了搖頭。

卻在這時,小菲看到田果興奮不已地跑過去。

心中一陣遲疑,想攔住她的,可隨後一想,她什麼也不知道,反而會越自然,於是也就停了下來。

“喂!帥哥,留個電話唄!”田果笑著打著招呼。

那名運動員警覺地看著她,不說話。

“我又不會吃了你,不留就不留吧!”田果悻悻地轉身,不小心一下碰到了行李車,田果哎喲一聲捂住了膝蓋,運動員們都警覺起來。

“你乾什麼?”一名運動員猛地推了田果一把,田果一側身,靈活地跳開。

女兵們迅速跑了過來,“乾什麼乾什麼?動手打女人啊?”

那群運動員們轟地圍攏過來,女兵們也擺出格鬥架勢——一群男運動員和幾個穿得花枝招展踩著高跟鞋的女兵們對峙著。

徐總急忙跑過來,“哎喲!哎喲!來的都是客!來的都是客!消消火消消火,都給我個麵子!”

這時西裝男也走了過來,對著那名運動員怒斥道,“你們乾什麼?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快道歉!”

那名運動員喘著粗氣,壓下心中的火氣小聲的說道,“對不起!”

田果卻不領情,“憑什麼推我啊?對不起就完了啊?”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幾人湊在一起,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西裝男趕忙賠著笑臉,“真對不起,是我們的錯,這樣,這錢拿去看傷……”

田果見此,臉色一變一揚手打掉他手裡的錢,“誰要你的臭錢!”

原本是打算試探一下的小菲,見這情況便也忙走了過來,“算了算了,彆惹事了,賠禮就算了!”

田果一哼,“要不是我們老大說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菲湊過去低聲說,“算了,注意自己的身份!”

聽了她的話,田果這才罷休。

“走吧走吧,不要讓不愉快的插曲打擾我們的心情!”譚曉琳招呼著隊員們向房間走去。

歐陽倩扶著田果,“你冇事吧?”

“冇事,就是膝蓋疼,不知道他們包裡裝的什麼東西。”

沈蘭妮聽了也是詫異,“是不是健身器材?”

葉寸心白了她一眼,“你見過有把健身器材裝挎包帶著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