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霧城文理大學或研究出核動力引擎技術!】

當天下午,這一則訊息便登上了各大新聞媒體平台的熱搜榜首,包括鬥音以及微博上麵,也都是熱搜第一,熱度值更是一路飆漲。

雖然有不少網友表示不是很懂什麼核動力引擎技術,但是一聽就知道很厲害的樣子。

更有不少學曆高一點,見識廣一點的網友, 開始給其他的網友們進行科普了,這核動力引擎技術啊,就是引擎動力技術的一種。

但是這種引擎動力,是以核能源為主要核心的,現在人類掌握的核動力引擎技術則是以核裂變能源為主,而核裂變能源, 以一個最簡單的例子, 也是大家最為熟知的例子來舉例, 那就是——原子彈。

冇錯。

原子彈就是核裂變產生的效果,氫彈則是核聚變產生的效果。

人類目前能夠做到的,僅僅隻是控製核裂變,而核聚變的反應,暫時是冇有能力長期控製得住的,不管是國內外對於可控核聚變的研究,最多也就是一瞬間,非常的短暫。

畢竟人類若是能夠長期的控製得住核聚變反應的話,那麼人類的能源問題,基本上就可以得到一個解決了,到時候彆說什麼燃油新能源了,人類隻需要使用核聚變能源即可攀上一個全新的高峰。

“臥槽!這麼厲害的嗎?”

“雖然不是很清楚核動力引擎技術是個啥,但是覺得好厲害的樣子。”

“霧城文理大學這是又搞出來一個牛逼的科技了?”

“核動力引擎技術可以用在潛艇和航母上麵的吧?”

“這意思是咱們的核動力航母有戲了?”

“牛逼啊這!”

“核動力引擎技術,這一直都是咱們的難點吧?”

“其實我記得核動力研究所那邊研究的核動力引擎技術已經很厲害了,但是還不能夠用在潛艇或者是航母上麵。”

“聽起來就很牛逼的樣子,霧城文理大學是真的牛逼啊。”

“這個熱搜來得很突然, 有冇有大佬給科普一下, 這意味著什麼?”

不管是在微博, 還是在鬥音的評論區裡麵,網友們各種求科普,各種驕傲自豪。

確實,這核動力引擎技術所涉及到的一些原理,以及科學知識,確實是一般人不能夠瞭解的,因此不少瞭解核動力引擎技術的網友,也就很自然而然的給其他那些不瞭解核動力引擎技術的網友們進行科普。

一時間。

網絡上麵,便形成了各種關於核動力引擎科技的科普文章,以及出現了很多跟科技相關的討論話題,不管是專業科學,或者是民科,都開始活躍了起來。

這對於國內的科學技術領域的發展,確實是非常有利的。

畢竟隻有人們對於科學技術的發展或者是研究有了興趣之後,才能夠有更多的人投身進入科學技術領域當中,來為科學技術的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道路。

但這也是一個很不錯的開始了。

......

此時的霧城文理大學這邊。

行政樓校長辦公室內,丁躍本來是準備給核動力研究所辦公室打電話,告知一下核動力研究所的劉長真所長, 自己霧城文理大學掌握了核動力引擎技術來著。

結果電話並冇有打通。

隨後, 冇過多久,霧城文理大學研發出核動力引擎技術這個事兒, 便已經在網絡上麵開始掀起一番熱度了。

丁躍猜測,應該是自己霧城文理大學這邊將核動力引擎技術的技術報告,以及論文發給了夏科院那邊之後,然後這個訊息,便出現在了網絡上麵。

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

畢竟妹妹丁小悠的核動力引擎技術已經是申請了專利,畢竟核動力引擎技術的技術報告和論文,也都送到了夏科院那邊。

“丁校長,電話,是夏科院那邊打來的。”

秘書文若涵的辦公桌上,接到了一個電話,而打來電話的正是夏科院那邊。

丁躍聞言之後,當即站起身來,朝著秘書文若涵這邊走了過來,然後接聽了電話:“喂,我是霧城文理大學的校長丁躍。”

電話的那一頭,產來一個五六十歲老人的聲音。

“丁校長你好,我是核動力研究所的劉長真啊。”電話裡說話的這人,便是核動力研究所所長劉長真。

“劉所長啊,我之前還給你打電話來著,隻不過是辦公室那邊並冇有人接,你這是在夏科院呢是吧?”

丁躍瞬間恍然大悟。

原來自己之前給核動力研究所那邊打電話冇有人接的原因找到了,是因為劉長真所長人家都不在覈動力研究所辦公室,反而是在夏科院那邊。

“是的,我今天來到了夏科院這邊開一個會議,還彆說,今天這個會議就是跟核動力技術相關的,冇想到啊,我們這邊剛剛開完了會議不久,夏科院就收到了你們霧城文理大學發過來的關於核動力引擎技術的論文和技術報告,技術報告我看過了,真是不可思議啊,你們真的做到了。”

劉長真所長的這一番話,聽得出來是帶著對霧城文理大學科研技術能力的認可與欽佩的。

能夠做到讓夏科院的院士,核動力研究所的所長這麼認可與欽佩,那可不是一般的高校能夠做到的,就算是一些核動力技術研究比較擅長的高校,都未必能夠得到劉長真所長這樣高的評價與認可。

“劉所長過譽了,我們霧城文理大學這邊,也是站在你們核動力研究所的肩膀上麵才能夠做到的嘛,要知道過去的十年時間裡,是你們核動力研究所的不斷努力,纔有了國產核動力引擎技術那麼多的進步。”

丁躍也是很謙虛。

這個說起來其實也有道理的。

自己妹妹丁小悠帶領著能源技術團隊研究核動力引擎技術,並非是從零開始的,因為丁小悠判斷了一下,核動力研究所那邊研究關於核動力引擎技術的方向,是完全正確的,所以丁小悠便在已有的條件之下,根據核動力研究所已經研究攻克的核動力引擎技術難關的基礎上麵,開始進行核動力引擎技術的研究。

這就是丁躍所說的,自己霧城文理大學這邊,其實一定意義上來講是站在覈動力研究所的巨人肩膀上麵實現的掌握核動力引擎技術。

“丁校長你們謙虛了,說實話啊,我們困在覈動力引擎技術這最後一個難關已經很久了,我們這邊的人啊,都已經被搞得很疲憊了,當我以及其他研究核動力的院士們看到你們技術報告裡麵相關的攻剋核動力引擎技術最後一個難題方法的時候,我們都震驚了。”

劉長真所長很是真實的說道。

劉長真所長這話也不假。

確實是震驚到了劉長真,以及夏科院的不少院士,當劉長真將這個訊息告訴給了自己核動力研究所的院士以及研究員們的時候,大傢夥們也都是被震驚到了。

“能夠解決核動力引擎技術的問題,那就是好事兒。”

丁躍見劉長真所長這麼說,自己再謙虛的話,恐怕就有些那啥了,就是太過了,因此便隻能夠這麼說了。

“是啊。”

劉長真所長不禁感慨著說道:“這對於咱們來講,就是一件好事兒,但是在這裡,我還是要恭喜你們霧城文理大學,你們真的是,太讓人不可思議了,我看來啊,你們霧城文理大學在科研領域這一塊兒,未來必定是大有可為。”

“多謝劉所長的讚譽。”

丁躍感謝道。

“噢對了,丁校長,以後咱們在覈動力領域這一塊兒,還有其他的技術需要研發,我們可以展開相應的合作嘛,這樣一來也可以提升咱們核動力相關研究的效率不是麼?”

劉長真所長是真的很想跟霧城文理大學進行合作。

要知道,夏科院核動力研究所的合作高校單位還是不少的,比如說知名的那幾所核技術比較厲害的高校,都跟核動力研究所有合作關係。

但是此前核動力研究所一直冇有注意到霧城文理大學。

儘管霧城文理大學此前在計算機技術,以及機械技術,晶片技術、新能源技術、醫療科技技術等領域都挺厲害,但是這跟核動力研究所又有什麼關係呢?

所以核動力研究所在此之前,是完全冇有理由跟霧城文理大學進行合作的,甚至都冇有一個口子。

但是今天之後不一樣了。

核動力研究所這邊,完全冇有想到霧城文理大學在覈動力技術這一塊兒的研究竟然這麼厲害,連核動力引擎技術都給搞出來了。

這可是讓劉長真所長以及核動力研究所的一眾院士們刮目相看啊。

合作!這必須合作搞起!

“能夠跟咱們核動力研究所合作,那自然是我們霧城文理大學的榮幸了。”

丁躍笑著說道。

這個事兒,對於霧城文理大學來講還是很有利的,以後核動力研究這一塊兒比較厲害的學生,除了可以留在自己霧城文理大學搞專業的核動力技術研究之外,還可以去核動力研究所,這相當於是給了學生們更多的選擇。

不僅如此,能夠跟核動力研究所展開合作關係,那麼就可以拿到更多的核技術相關的研究項目,這對於霧城文理大學來講更是一件好事兒。

所以。

丁躍根本就冇有拒絕的理由,就像當初夏科院的半導體材料研究所跟丁躍有關係之後,就跟霧城文理大學的物理係建立起了一係列的合作關係。

現在都已經有霧城文理大學物理係的專攻半導體材料技術研究的學生,去到半導體材料研究所當研究員了。

“好,以後我們可就要多多展開合作了。”

劉長真所長開心的說道:“哦對了,丁校長,伱先彆掛電話,咱們夏科院的夏院長,也準備跟你通話一下。”

“好的。”

丁躍一聽,當即打起了精神。

好傢夥!

夏科院的夏院長,這要跟自己通電話,那可真是莫大的榮幸了。

“喂,丁校長你好,我是夏立國啊。”

電話裡,傳來了夏立國院長的聲音。

“夏院長你好!”

丁躍對於這位夏院長,那是相當的尊敬了,畢竟能夠做到夏科院院長這個位置的,那可都是不一樣的科學技術領域的人物。

“你好你好,丁校長啊,你們霧城文理大學這一次,真的是為我們夏科院解決了一大難題啊。”

夏院長有些激動的說道。

“夏院長這是哪裡話,我們霧城文理大學做出的科技研究,能夠為咱們夏科院,為咱們研究所,以及為咱們國內能夠做出一些貢獻,那就是我們的榮譽。”

丁躍謙虛的對夏院長說道。

這種時候,該謙虛的時候,就是要謙虛的。

但是謙虛也要有一個度,跟剛纔的劉長真所長對話一樣,該謙虛的時候謙虛,但是謙虛也要有一個度,不然的話,人家會覺得你實在是裝過頭了。

在這些夏科院的大佬們麵前,以及這位夏院長麵前,丁躍可是一丁點兒裝逼的想法都冇有的,對於他們曾經對於國內的貢獻,那真的就隻有尊敬了。

“對,這必須是你們霧城文理大學的榮譽。”

夏院長笑著說道:“我要是猜得冇錯的話,明年的國家科學技術獎,看來你們霧城文理大學是拿定了。”

好傢夥!

連夏院長都這麼說了的話,那麼這個國家科學技術獎,基本上是真的穩了,畢竟想要拿到國家科學技術獎的話,夏科院這邊的意見那可是非常重要的。

畢竟,在國內,還有誰能夠比夏科院這邊更懂科學技術呢?

“是嗎,如果真的能夠再次拿到國家科學技術獎,那我們霧城文理大學可就真的圓滿了。”

丁躍激動不已的說道。

說起國家科學技術獎,霧城文理大學這邊已經拿過一次了,要是再拿一次,那在高校領域這一塊兒,那可就真的是非常牛逼的存在了。

“這是你們該得的榮譽嘛,當然了,我剛纔說的,也隻是一個大概,具體還是要看到時候的研究,丁校長你懂我意思吧。”

夏院長笑著說道。

“自然是明白的。”

丁躍哪能不懂呢,畢竟自己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心思著一塊兒,其實早就已經是老狐狸級彆的了。

“劉所長跟你說過,以後核動力研究所與你們霧城文理大學多多展開合作的事情了吧?”

“劉所長跟我說過了。”

“那行,我就不在這方麵多說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