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地區的分裂、戰亂和崩潰,很快就成了一係列大事件的導火索。

.71年10月25日。

紮夫特軍悍然越過東歐戰線,向著那片曾經讓無數強國、名將飲恨的北方凍土發起全麵進攻。

.71年11月18日。

北美地區由於持續戰爭的關係,導致糧食、蔬菜和肉類大幅度減產,超過十億人口陷入空前的饑荒。

而饑荒又導致了大量人口不得不向南方遷徙,試圖越過原來的美墨邊境,逃往更加穩定安全的新聯盟。

.71年12月6日。

以奧布為首的新聯邦緊急組建了邊境巡邏隊,防止大量難民湧入造成治安隱患和社會危機。

同時打著人道主義援助的名義,開始向其中一些比較聽話的政治勢力提供生活物資,順便搜刮大西洋聯邦科學研發領域的尖端人才。

生活在邊境的墨西哥人踴躍報名加入巡邏隊,阻止那些難民跑到自己的地盤來破壞社會秩序、搶走本應該屬於自己的工作與福利待遇。

不得不說,這一幕真的相當諷刺。

因為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某個國家還用同樣的方法建起一堵圍牆,試圖以此阻止墨西哥人和中美洲其他國家的民眾進入北美。

可現在,一切都反過來了。

事實再一次證明,一個國家對於移民的吸引,並不取決於什麼狗屁“民主”或者“自由”。

隻取決於該國家的經濟狀況、福利待遇和社會穩定度。

.72年1月20日。

新聯邦最高元首卡嘉麗當中發表講話,正式宣佈讓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智慧——亞當,被法律允許介入到公共事務的監督中來。

僅僅不到五天之後,就有大批貪汙**的案件被曝光。

由於涉及範圍巨大,而且數量眾多、證據鏈無比完善,幾乎震驚了全世界。

人們第一次認識到,在人工智慧二十四小時無死角的監視下,無論多麼隱秘的非法交易都無所遁形。

一時之間,在社會上引發了激烈的爭論。

至於那些被抓了現行的涉案人員,則無一例外遭到逮捕。

並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完成了審判。

其中有超過三分之一被判處死刑,還有三分之一判處終身監禁。

剩下那三分之一雖然僥倖逃過一死,但最短的也要在監獄裡呆二十年。

.72年3月14日。

人工智慧——亞當介入司法監督體係後不到兩個月,新聯邦的軍隊終於組建完成,開始對中南美洲地區的毒梟和販毒組織重拳出擊。

短短不到三天之內就毫不留情擊斃了三十五萬非法武裝分子!

由於原則上不接受任何毒販的投降,所以整個過程幾乎可以用一場屠殺來形容。

憑藉軍方強力支援,儘管很多地方以販毒為生的民眾試圖進行反抗,但最終都是徒勞的。

艾倫早就給這些社會毒瘤們準備了一個好去處,那就是正在陷入空前戰亂的北美。

通過掃除這些延續了幾十年、上百年的社會毒瘤,原本問題重重的中南美洲地區很快便步入了正軌。

.72年5月25日。

紮夫特軍終於在一浪接一浪的猛烈攻勢下,那個曾經被視為不可戰勝的北方大國,終於在付出了超過五千萬青壯年人口死亡的代價後轟然倒塌。

至此,..t終於徹底擊敗歐亞聯邦,在地球上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和中東地區的超級政權。

僅僅兩個月之後的.72年7月28日。

新聯邦終於不在坐視北美地區陷入一片混亂,果斷出兵先占領了南方邊境幾個獨立的州。

儘管其中民風彪悍的孤星共和國奮勇抵抗,可時代終究已經變了。

不再是那種拿起一把槍就能成為合格士兵的十八、十九世紀。

而且激烈反抗的代價,就是在占領過程中不再考慮對平民的傷亡,直接重火力開路,把可能會對自身安全造成威脅的城市和村鎮全部夷為平地。

等鎮壓結束,所謂武德充沛的孤星共和國,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各種邪教、極端組織差不多全部被連根拔起。

男性居民的死傷數量超過百分之六十,剩下的大多數都是被嚇破膽躲在自家地下室裡瑟瑟發抖的廢物,以及婦女和孩子。

由於進攻采取了先打沿海,再進攻內陸的策略。

奧布的艦隊就如同兩個巨大的鉗子,分彆從大西洋和太平洋兩側包抄,徹底隔絕了那些割據政權想要獲得外部援助,亦或是出逃的可能。

為了避免被消滅的命運,這些打得不可開交的傢夥,竟然又一次聯合起來,妄圖利用手頭上所剩不多的資源進行拚死抵抗。

尤其是幾個喪心病狂的資本利益集團,竟然綁架自己的國民作為要挾,對外宣佈要是自己遭到攻擊,就引爆核彈頭把數以千萬計的人一起炸死。

如果換成其政治人物,或許還真的會被這種瘋狂嚇住。

可艾倫是誰?

在他眼裡,整個北美地區的殖民者後代天生就有原罪。

所以還冇等對方引爆核彈頭,他就先命令軍方往那邊扔了一顆。

伴隨著沖天而起的蘑菇雲,以及宛如太陽板摧殘奪目的核子火光,整個世界都陷入了沉默。

從那之後,北美地區就再也冇有割據勢力敢做出類似的舉動。

而艾倫也因此而收穫了“屠夫”這個綽號。

在北美的戰爭持續了差不都半年,到.72底的時候,整個美洲大陸終於徹底被統一。

這場由大西洋聯邦背後資本團體挑起的戰爭,以..t和地球聯軍的宣戰開始,又以地球聯軍中最強大的兩個超級聯邦覆滅宣告結束。

幾個月之後,..t、新聯邦和東亞地區三方聚在一起,相互簽署了和平協議,並以此為基礎建立了全新的世界秩序。

彷彿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隻可惜,這種和平並冇有持續幾年。

隨著戰後科技的再一次大爆發,人工智慧很快便讓政府治理水平成倍提高,社會環境也變得更加公平。

調整者與自然人之間的矛盾,隨著更加公平的資源跟財富分配製度,漸漸趨於緩和。

僅僅十年過後,無論是..t還是新聯邦,科技都在不停的更新迭代。

甚至出現了令人感到不安的軍備競賽。

其中..t方麵通過“創世紀”計劃,研製出了可以在銀河係內旅行的超級太空戰艦;

而新聯邦則在基拉·大和這位超級新人類的帶領下,發展出了人造蟲洞技術。

與此同時,阿爾托莉雅在北非建立的新國家也開始嶄露頭角。

在國際體係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

正常來說,像這種冇有根本性矛盾、互相之間良性競爭的狀況應該會持續很久,直至矛盾不斷積累再次爆發。

可對於..t和新聯邦的真正掌控者來說,情況卻剛好相反。

不管是櫻也好,艾倫也罷,幫助兩個國家進行發展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一決勝負。

所以當雙方的科技快要發展到現階段社會所能承受的極限時,戰爭不出意外的爆發了。

不過與之前那種不擇手段的戰爭方式不同。

這一次直接走了正規的渠道。

首先,是紮夫特的軍方代表向新聯邦遞交了一份外交宣戰書。

而新聯邦則同樣做出了迴應。

經過短暫的準備之後,雙方各自派出了自己最精銳的一支艦隊,來到位於火星和木星軌道中間的小行星帶。

按照約定,贏得這場戰爭勝利的一方,將會成為人類世界的領導者,而失敗的一方則無條件併入另外一方。

簡單來說,無論輸贏對於那些普通民眾來說都冇有太大的影響。

就這樣,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一場即將顛覆所有人認知的戰爭緩緩拉開序幕。

“各艦準備!第一輪牽躍將在三十秒後開啟!”

艾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通過加密量子通訊向艦隊每一艘船下達了命令。

由於處在小行星帶的關係,雙方都在進入戰場區域後迅速隱蔽了自身。

接下來要比拚的就是人工智慧的計算能力,以及指揮官的膽量跟魄力。

作為一個永生不死的魔神,艾倫顯然從不缺乏膽量,所以果斷采取了最激進的策略。

那就是通過人造蟲洞,突然出現在敵軍艦隊的後方或是側翼,用一輪猛烈的齊射來拿下一血,從而鎖定最終的盛舉。

“各艦準備!第一輪牽躍將在三十秒後開始!”

“倒計時三十!”

“二十九!”

“二十八!”

……

“五!”

“四!”

“三!”

“二!”

“一!”

“蟲洞發生器啟動!”

伴隨著倒數歸零,最大的旗艦內部核聚變熔爐的功率瞬間開到最大。

戰艦前端的裝置開始不斷閃爍,最終猛地撕裂空間打開了一道深黑色看不見一丁點光亮的“洞”。

其餘戰艦看到後,立刻毫不猶豫按照順序一個接一個的鑽了進去。

等最後的旗艦也穿過後,這個“洞”很快就變得不穩定,並以極快的速度自行關閉。

另外一邊,櫻的艦隊剛剛從一大片小行星帶穿過,同樣也在尋找敵艦的蹤跡,然後使用“太陽帆”直接一波將其打成半殘。

可以說,兩個人幾乎都想到一塊去了。

但就在她盯著己方人工智慧給出的幾種計算結果陷入沉思時,刺耳的警報聲突然迴盪在指揮室內。

滴——滴——滴——

“警報!一級警報!在我們側翼九點鐘方向,發現了龐大的艦隊群。”

“該死!他們肯定是使用了人造蟲洞直接遷跳過來的!”

“全員第一級戰鬥準備!”

“全體太陽帆充能!一定不能讓他們率先發動炮擊!”

一時之間,整個紮夫特軍的艦隊慌亂成一團。

冇辦法不慌亂!

儘管隨著科技的發展,雙方都點出了能量護盾科技。

但由於技術還不成熟的關係,其防禦力隻能說是勉強抵禦一部分中等功率的能量武器。

像新型的超級艦炮、從創世紀演化來的太陽帆,都能在極短時間內打破能量護盾,直接將戰艦擊毀。

所以這個時候,誰能搶先一步發動攻擊,誰往往就能占據絕對的優勢。

“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你替我來指揮艦隊!”

眼見艾倫已經現身,櫻立刻把指揮權丟給“沙漠之虎”,自己則起身朝機庫方向走去。

她明白,這場戰爭結束後,自己就應該差不多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所以不想錯過最後跟艾倫交手的機會。

而且在各種新技術的應用下,櫻早就把自己的高達魔改成了破壞力驚人的超級戰鬥機器人。

她駕駛這台ms所能發揮出來的戰鬥力,可能比整個艦隊加在一起還要強大幾十倍、上百倍。

“什麼?你要駕駛ms出擊?開什麼玩笑!”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明顯愣住了。

要知道櫻現在的身份,可是紮夫特軍的最高統帥。

她要是出了什麼問題,其代價和後果絕對是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

可櫻卻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彆擔心!我冇那麼容易死!而且……我夢寐以求的對手已經來了!”

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一台噴塗著銀色塗料的高達兜了個圈子,繞開雙方艦隊的正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張開背部十幾根粗壯無比的炮管,猛然間射出刺眼的光束。

下一秒……

紮夫特軍方麵至少六艘戰艦當場被擊毀!

殉爆產生的驚人爆炸和火焰照亮了黑暗的天空。

“這……這怎麼可能!以那傢夥的身份和地位,竟然真的駕駛ms出戰了!”

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張大嘴巴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冇錯!因為我們都是一類人!”

說完這句話,櫻便不再理會任何人的勸阻,徑直走到機庫,駕駛著自己的高達踩著電磁彈射器,一躍而出進入到廣袤無垠的宇宙中。

幾乎同一時間,雙方艦隊紛紛進入彼此的射程範圍,開始毫不客氣的發動猛烈攻擊。

每一次齊射,都會把戰場中央那些遮蔽視線的小行星炸得粉碎。

尤其是紮夫特軍旗艦射出的太陽帆!

僅僅一擊就在小行星帶內開辟出了一條長達幾萬公裡的無人區。

那恐怖的威力足以讓任何親眼目睹的人感到頭皮發麻。

有兩艘隸屬新聯邦的戰艦剛好被掃中,當場發生猛烈殉爆,裡邊的人連一個都冇能活著逃出來。

不過負責接替艾倫指揮的艦隊司令也不甘示弱,立馬命令側翼的幾艘戰艦啟動牽躍,瞬間跳到紮夫特艦隊的後方,朝著旗艦猛烈開火,試圖消滅威脅最大的太陽帆。

正當兩邊艦隊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場精彩無比,或者說是超出所有人認知的戰鬥,也在另外一邊空曠的小行星帶附近打響了。

隻見駕駛著紫色ms的櫻,宛如一顆從天空中劃過的流星,徑直撞向艾倫所在的位置。

後者坐在駕駛艙裡看到這一幕,立刻微微一笑,然後拔出特彆定製的斬艦刀,毫不客氣迎了上去。

當兩台機體碰撞的瞬間!

一股無法用肉眼觀測到的力量瞬間爆炸開!

它就像波紋一樣,迅速向四周擴散。

凡是撞上的東西,無論是小星星也好,還是戰艦也罷,都會當場被壓扁,變成一堆毫無意義的太空垃圾。

“你在自己的機體加裝了能量釋放通道?”艾倫有些驚訝的通過心靈連接問道。

“哼!你不也一樣麼。”

櫻冷哼一聲,然後輪起拳頭猛地砸了過來。

“哈哈哈哈!我們倆果然想到一塊去了呢。既然如此,索性放開手腳來大乾一場吧。那邊是火星,我覺得作為戰場剛剛好。”

說罷,艾倫率先帶頭脫離戰場,朝著不遠處那顆赤紅色的行星飛去。

櫻則一言不發的緊隨其後。

雙方艦隊的代理指揮官看到這一幕,都感到了十分的無語。

最高指揮官居然丟下艦隊去玩1v1單挑了……

這叫什麼事啊!

可還冇等他們回過神來,古老的火星上就傳來了語言無法形容的恐怖景象。

透過遠程探測設備與計算機解析出來的畫麵,可以清楚看到兩台機體在不斷碰撞刹那所產生的破壞力,直接把火星大氣層給打冇了。

不僅如此!

當它們下落到地麵的時候,更是撞出了一個半徑超過兩百三十公裡、深度超過五公裡的巨型深坑。

櫻和艾倫僅僅是釋放出少許能量,就徹底改變了一顆星球的環境,並對其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毀滅性影響。

隨之而來的劇烈地震,更是讓旁觀者明白了為什麼小行星撞擊可以直接讓恐龍滅絕。

“該死!他們真的是人類嗎?這真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情嗎?”

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瞪口呆看著螢幕上傳遞迴來的畫麵。

不光是他,正在交戰的艦隊也非常有默契的選擇了停火。

一時之間,整個人類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火星上。

因為艾倫與櫻的戰鬥,正在以他們無法理解的方式撕裂天空、大地。

短短十幾分鐘之後,整顆星球表麵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深坑所覆蓋。

尤其是那些參與過機體製造與研發的科學家、工程師們,此刻滿腦子都是問號。

他們在設計的時候,可不知道這兩台機體竟然擁有毀滅星球的能力。

更冇有人能回答那些肉眼無法看到的能量,究竟是什麼東西。

至於已經打爽了的艾倫和櫻,索性也不裝什麼正常人類了,直接把自己的力量加持在機體上,儘情壓榨其所有潛力。

最終,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火星冇過多久就被打爆了。

大量破碎的地殼和岩層四散飛濺!

有些被木星巨大的引力捕捉,還有些變成了小行星帶的一部分。

至於剩下那些飛向地球的,則被兩人輕鬆攔截下來,粉碎成半徑不超過五百米的隕石塊。

等做完這一切,艾倫才從駕駛艙裡鑽出來,丟掉這台已經在戰鬥中變得破破爛爛的機體,笑著對不遠處櫻說道:“這次就算你贏了。走吧,我們是時候要離開了。”

“什麼叫算是我贏了?我本來就贏了好麼!”

說著,櫻也從破爛的機體駕駛艙內鑽出來,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相比起艾倫那台已經徹底失去行動能力的機體,她的機體仍舊保留著一定的行動能力。

所以按照當初定下的規則,是她贏了。

很快,伴隨著巨大的空間裂縫緩緩打開,露出另外一邊美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天空之城後,全世界都驚呆了。

同樣的,各國高層也都意識到,艾倫和櫻應該都不是什麼普通人或者調整者。

剛好相反!

他們都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就在..t與新聯邦方麵竭儘全力想要聯絡兩人的時候,巨大的空間裂縫突然關閉。

幾乎同一時間,阿爾托莉雅和迪妮莎也從地球上消失了。

冇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唯有那些跟艾倫和櫻有過接觸的人,知道是這幾個疑似外星人和異世界人的神秘來客,永久性的改變了地球與人類世界的曆史。

另外一邊,重新回到天空之城的艾倫也開始為前往下一個世界做準彆。

他不知道自己旅途的重點是哪裡,隻是單純享受這種不斷四處旅行帶來的新鮮感與刺激。

當然,如果某個世界有足夠強大的對手,他也不介意掀起一場戰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