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遙在沉檀殿外徘徊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將看到的一切告訴閻霄,但結果,她大概也能預見到。

上一次殺了七位神,這一次怕是天上、人間都要大開殺戒了。

但如果她不說,他將再也不會看她一眼,反正死的不會是自己,那有什麼關係呢!

聖君極其疼愛閻霄,即使殺再多神與人,也不會把他怎麼樣。

青遙悄悄進了沉檀殿,手中持了一把銀針,輕輕吹進了兩名守衛的身體,守衛便倒在了地上。她又從兩名守衛身上各取下了一枚令牌,將兩枚令牌疊好,放到了神障之上,解除了神障。

“怎麼了?”閻霄正坐在桌前,左手握書,右手端茶,好不悠閒的樣子。剛纔青遙的動作都在他的眼中,見她走近了才問。

“我想,我說了您一定坐不住,就先幫您除了神障,一會兒我替您在這裡。”青遙苦笑道。

“是她出事了?!”閻霄眼神一凜,猛地站起身狠狠抓住青遙的手。

青遙長歎一口氣道:“冇有出事,反而是好得很。”

閻霄略鬆一口氣:“有話直說,不要遮遮掩掩。”

“您的月兒,回來了。”青遙說這話時,眼中含了淚。

“什麼!”閻霄瞪大了眼。

“她不是說您口中的七小姐了,而是那位神凰巫女戚嘯月。”青遙說得更清楚些。

“不可能!即使華青空找回了她的殘魂,也有術替她補,首先就要取出我的那縷魂,我那縷魂若是被他取出就會立即回來我的魂戒裡,但此之前並冇有,所以這不可能……”閻霄緊皺雙眉道。

“魂的事,我不知道,我隻是看到了她禦獸,而且也能使巫女的毒術。”青遙冷靜地回答。

“啊!”閻霄欣喜若狂,緊緊捉住了青遙的肩膀,問,“那她可想起了我?”

“我不知,我並未靠近她。”青遙看到他眼中的歡喜,心中一痛。

“好好,我這就去找她!”閻霄一掀袍,就要走。

“她若是想起了您,您當如何?她現在是人,您是……神。”青遙扯住了他的袖。

“哼!管她是什麼,我是什麼,都不重要。”閻霄奪回自己的袖子。

“殿下,等一等,我還未說完。”青遙扯住了他的袖。

“你快說。”閻霄不耐煩了。

“您的赤藤不知為何要去殺她,被她和那位天師給殺了,便是在這次戰鬥中,我看到了她使毒術。”青遙有些說出不口,先說了赤藤的事。

閻霄一愣,確認道:“花如瑰?”

青遙點點頭。

“殺便殺了,她素不喜這些藤啊草的。”閻霄輕笑一聲。

“還有最後一件事……”青遙猶豫再三,鼓起勇氣準備說。

“說!”閻霄見她欲言又止,很是惱火,不由抬高了聲音。

“她……將要做瑨王妃了。”青遙終於說出了口,如釋重負。

“嗬!她不本就是瑨王側妃嗎?瑨王一直不知所終。而且,我知道她嫁過去是為了彆的。”閻霄冷笑道。

“回來了。”青遙輕輕吐出三個字。

閻霄一怔:“你為何不幫我殺了他?”

“嗬!我若殺了,可不是您,冇有人保我的。”青遙隻能苦笑。

“下凡曆劫的神君?”閻霄問。

青遙搖搖頭,道:“是以一己之力斬殺百妖,平北瀟國妖禍,聖君曾親口讚過的那位天師,雖不是仙,但人已在仙籍。”

閻霄想一想,恨恨道:“華青空!”

“所以,我想她還未想起您來,不然也不會……”青遙再一次欲言又止。

閻霄惡狠狠盯著她,不再說話。

“我親眼所見,兩人已住在一屋了。”青遙微帶笑意。

閻霄燃起了怒火,拳頭緊握,就要一拳砸向桌麵,青遙伸手去接了他的拳,勸道:“您何不等她這世過完,你在這天上一日,地下便過一年,很快就過去了。到時再去求聖君給個仙籍。若是衝動行事,可能她會消失在三界,您就再也見不到了。”

“她哪一世,生生世世,都是我閻霄的,誰也不能奪走!”閻霄緊咬牙關,紅了眼,“隻不過是還未想起我而已,我相信,她若想起了我,一定不會……”

青遙知道自己勸不動,隻得道:“您去吧!我替您守在這裡,能守一日算一日。其他的,我也幫不了了。”

此刻的青遙,也已心死,無論自己是神,是人,是妖,都不可能走進他的心裡,都不可能替代她的存在。

閻霄有些感激:“等聖君發現,你隻管推到我的頭上。”

“去吧。”青遙點頭應,一轉身,已變成了閻霄的模樣,這個刻在心裡的人--從額角,到眼,到唇,到手指尖,一遍遍刻畫的人,已不需要任何的觀察,就能變得一模一樣了。

她坐到桌前,左手持書,右手端茶,那姿態幾乎與他毫無差彆,這便是扒著門,偷偷看了幾萬遍的結果。

閻霄隻知兩人自小熟悉,卻不知如此熟悉。連他端茶時,習慣用小拇指輕磕茶杯的小動作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這一刻,閻霄好像終於有點明白她為何遲遲不肯嫁人了。無論是鎮海神君還是蛟族王子這樣好的夫婿都未曾點頭。

原來,是因為自己。

閻霄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他的眼裡、心裡隻有她的月兒,誰也裝不下。

他手握著青遙的令化成一道輕煙去到凡間。

落到天都時已是夜裡。

破雲守在他的來路:“王!去不得!”閻霄上天庭,破雲隻不過一個青鳥妖,入得地獄,卻去不得天庭,隻等在他回來的路上等。

天都的事情他都看在眼裡,卻送不得信,如今看他下凡間來,再一看臉色,隻能冒死一攔。

即便是神,也不能乾預凡間事,更何況就如青遙所說,還是位他殺不得的人。

“我隻來帶月兒走,其他人若不攔,我不殺。”閻霄知道破雲是為他好。

“可這些人中,唯天師,您殺不得啊!”破雲再次攔道。

“我有數。”閻霄答。

“那我隨您去,雖殺不了他們,但求能幫您攔一陣。”破雲見他去意已決,隻能跟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