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買也可,不買也可,皇帝隻不過想看看幾個兒子的表現和本事而已。

彥王籌得到銀兩,瑨王搬得了糧,其他的幾個遇事隻怕擔責,畏縮不前,成不了大事。

柳寒兮抓住這個機會,她覺得這麼大事,那個終莫極以及後麵的人肯定是要跳出來的,所以乾脆使了一計,引終莫極來破陣。

終莫極知道搬山之術跑兩地,有一地就是空缺,極易破陣。他內心的驕傲,變成了鬼也會是一樣,隻以為除了華青空以外,再無他人能敵,自然也就會親自來了。

當然,他也是小心的,在華青空佈陣時,悄悄跟來一看,親眼見他下了八方龍鱗。這龍鱗便是搬山之術的必備法寶。這下便放了心。更重要的是,華青空是真打開乾坤門去了隴越國買糧,做足了全套。

他卻不知,這龍鱗正是他的催命符,龍鱗的用處又何止搬山。

“終還是栽在你們手裡了。”終莫極絕望地笑道。

“本來,陸家一事了結,你跑就跑了,拿著陸家的家產也能好好生活,但你偏不,硬要送死。”華青空慢慢收緊鎖龍陣裡那張銀網。

“不過還要多謝你送的化蛇寶寶,我很喜歡它。這算是我窮奇之下最厲害的寶貝了。”柳寒兮裂嘴一笑。

終莫極絕望地閉上眼,他的眼前浮現出陸薇雨的臉,若是陸家守諾,那現在自己又是何種光景。

“薇雨,你們將她藏在哪裡?我一直冇有尋到。”終莫極眼裡多了些柔色,“我就要魂飛魄散,我隻想在走前知道她在哪裡。”

“她已被我師父送到了明澤國,記憶也被抹去了,永遠不必記起你對她做的事。”華青空回答了他。

銀網已緊緊縛在了公主的肉身之上,他的魂魄慢慢脫離公主的肉身,正越變越淡。

“忘記了也好。”終莫極說這最後一句,便被風吹散。

銀網散落開來,跌落到地麵,仍是那八片龍鱗與一塊龍甲,華青空將它們重新收了回來。

柳寒兮重重鬆了一口氣,抬起下巴,點了點端寧公主說:“宣王也是她害的。王府裡的人,說公主正是七日一去,一日不差。”

華青空點了點頭,他將昏迷的端寧交給了接到通知趕來的彥王。

“擎風,你這禮有些大了。”楚穆南眼中有些不同的神采。

“十一哥,這是麻煩,不是禮。擎風嘴拙心笨,實在不會處置這些事,就有勞十一哥了。”華青空看著這位姐姐,不由還是皺了眉頭。

“你放心,我會處置好的。”楚穆南拍了拍他的肩膀便領著人走了。

“咱們也回家吧。”華青空看了看一身臟汙不堪的柳寒兮。

“嗯,好臭。”柳寒兮縮縮鼻子。

華青空一把抱住了她:“總算是放了心,以後再冇有人會傷害你。”

“總算是可以自由出門了。”她也答。

見其他人過來,兩人這才鬆開來。

一看,大傢夥都差不多,一樣臭。

“以後誰還給我整這樣的東西,我真的要問候他家長輩的啊!”柳寒兮將剛剛取下的帕子又繫了回去,因為其他人比她還臭,特彆是小炫。

“小雅,我剛纔看見你的蒼虎了!不錯!”在回家的路上,柳寒兮對姬雅說。

“我也覺得不錯。”姬雅聽到師祖讚她,更是高興了。

大家還想討論一下,就見白冽猛地變成貓,“嗖”的一聲,就躥到了幾丈外,不等其他人。

“這是哪裡來的無名火?”華青空問,連他都看出來了。

“因為蒼虎。”水流沙笑著答。

幾丈外的白冽又聽到了“虎”字,更惱了,一把冰焰引燃了路邊的樹,樹變成冰碴子碎了一地。

“我知道了,不是無名火,是無名醋。哈哈哈哈哈!”柳寒兮總算是明白了過來。

當一行人回到王府裡,正焦急等著他們回來的菁娘差點冇有被送走。不說去殺鬼了,還以為是掉進了人體排泄物坑裡。

她當即決定,大家都在前院不許再往裡走了,接著便吩咐下人們煮水,都拿到前院來,前院還有幾間空房子,大家去裡麵洗香了再進後院。

“我冇有殺鬼屍,我也要洗嗎?”華青空一臉無辜。

菁娘湊近他聞了聞,搖頭道:“您的味兒,也好不到哪裡去。”

接著,就見柳寒兮像隻熊一樣的,撲到他身上,還使勁蹭了蹭,一邊蹭一邊說:“天師尊長平日裡都是念個淨身咒就可以了,比水都乾淨。來來,您念一個試試,這鬼屍的氣味可去得掉?!”

“你!柳寒兮!”華青空怒吼一聲,本來還好的他,現在是真臭了。

柳寒兮早就跑進其中一間房躲了起來。

柳寒兮、水流沙和姬雅在一個房間。三人一個一個木盆,舒舒服服地泡著。

她發現兩人的手臂、肩膀、背上都有傷痕,這都是晉級或者禦獸時留下的。

“做巫女太不容易了,所以才這麼少,”柳寒兮說,“所以,那個我還未想起來的法術,即便想起來,我也不想傳給你們。”

水流沙愣了一愣:“可是,您上一世走時,便說了……”

“你都說是上一世的事了,我現在是這一世,我說了算!”柳寒兮打斷道。以現在的她來看,這樣些法術能防身,能救人於水火,就可以了,何必去學可怕的法術。

“是。”水流沙點對。

另一間房裡是華青空、華遠山和白冽。三人倒是無話,各自想著心事。

華青空感到輕鬆,又想起了不久的將來就要再娶柳寒兮,心裡莫名高興,想著自己應該如何做纔不會惹她生氣,她若是惹自己生氣了又該如何忍下來,想到她,不由地……,便念起了靜心咒。

而華遠山心裡也不平靜,不知為何,他在王府裡時,隻要無事,眼神便會去尋找水流沙,心裡隻要不唸咒想的就是水流沙。今天在與鬼屍對戰時,他也會奮不顧身地想要去保護她,難道……他也開始念靜心咒。

白冽還在想著那隻老虎是什麼時候進的她的獸袋,是手臂受傷的那次嗎?她謊稱自己不小心割傷了,其實是去禦虎精了吧!

屋外,小炫正被按在小水桶裡洗刷,由菁孃親自上手。它很愛菁娘,所以心甘情願地被洗刷,隻敢輕輕“哼唧”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