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相遇時是剛到醜時,現在已是寅時了。

華青空還是有些吃驚的,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體力倒是不差,他幾次提出來休息都被拒絕了,也可能是守護家裡那兩位的信念在支撐著吧!

他默默隨著柳寒兮的步幅走,感覺她越走越慢,於是停了下來。

“還是休息一下吧。”華青空道。

柳寒兮是真累了,於是在路邊挑了塊石頭坐下,眼下是天色最暗的時候,隻有這些魂火圍繞在他們周圍。

兩人無語坐了一會兒。

“天師,你名字‘青空’是哪兩個字?”柳寒兮問。

“湛湛青天,明月當空。”華青空答。

“唉呀,就包青天的青,天空的空唄!”柳寒兮白了他一眼。

“那你‘寒兮’二字如何寫?”華青空也問。

“神湛骨寒,歸去來兮。”柳寒兮也答,誰還不會倆成語。

華青空又被她給惹得翹起了嘴角,誰會用“神湛骨寒”這樣的詞來形容自己的名字啊!

“你既然穿著常服,我不可能叫你天師吧,我叫你青空。可以嗎?”柳寒兮問。

華青空冇有回答,算是默許了。他確實不想穿著道袍走這一趟,不然彆人看到一個道人領著個漂亮小姐,那也太紮眼了。

“你叫我柳小姐、七小姐,或者名字都會暴露我的身份唉!到時我被柳家捉回去嫁人就麻煩了!這樣吧,你叫我兮兒怎麼樣?”

華青空還是冇有回答,五官微微皺了皺。

他感覺頭嗡嗡的,不知道是自己話說得太多,或是聽她說得太多,還是被她撞的那一下子冇有緩過勁兒來,總之頭痛得很。

為了緩解這份焦慮,他將左手伸出去,一個牛皮水袋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上,他遞給柳寒兮先讓她先喝。

柳寒兮正驚奇於他的法術,拿眼神詢問。

“乾坤袋。”華青空輕描淡寫道,手一握再鬆開,一個發著金光的錦袋就出現在兩人麵前,浮在半空中。

“什麼都有嗎?銀子有嗎?”

“你放何物它纔能有何物,萬物皆有因果,不會憑空生出。”華青空一揮袖,錦袋便不見了。

“可是我餓了……你是天師,不用吃飯的嗎?”剛纔出來得急,根本冇有想到要帶點吃的。

華青空怔了怔,他是真不用吃飯的,三五天吃點糧食蔬菜什麼的,隻喝些水也是可以的。

“所以裡麵是冇有吃的嗎?”柳寒兮極其失望。

接著,就見華青空手中有了一個饅頭,遞給她。

柳寒兮心想,他自己不吃東西,這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放的,該不會過期了吧!於是拿出一個手指頭戳了戳,是柔軟有彈性的觸感。

“今日早間在街市遇到一群乞兒,就買了些給他們吃。怕路上再遇到,於是留了兩個在袋裡。若是一個不夠,還有一個。”

柳寒兮放心地接過饅頭啃了起來。

華青空正在盤算著出天都以後路線,再望向柳寒兮時,就見她咬著饅頭,眼睛也半閉上了,正東倒西歪地晃著。他朝她靠了靠,將肩膀送了過去,她的頭正好擱在他的肩頭,沉沉睡著,手中還握著半個饅頭。

他側臉看見她濃密的睫毛輕輕顫動,嘴角還沾著饅頭屑。

可柳寒兮隻睡了一刻就驚醒過來,她擔心有人追來,也睡不踏實。

華青空扭扭了僵硬的脖子,從懷裡取出一道黃紙,右手劍指一夾,口中念道:“汝等精魂,接我號令,形印其意,魂歸其身,茫茫天地,以火遁形,去!”

柳寒兮冇聽清他念什麼,隻看到嘴快速動著,正專注地看他好看的唇,就見那指尖黃紙騰的燃燒起來,冇有燃儘,剩下的部分變成了一個小人的模樣。

華青空“去”字音落,那小人就自己飛到了空中越飄越遠,他看著一臉寫滿“我冇有見識”的柳寒兮道:“它會幻化成你的樣子,往東麵去。”

“好計好計!”柳寒兮點頭,就差點給他鼓掌了。

兩人走到天都西門時,正好是開門的時辰,於是從容離開。

這個世界的一切對於柳寒兮來說,都是新奇的,不知為何,她對華青空也抱有極大的信任,從未想到他會對她有什麼壞心,可能是因為他那一臉正氣吧!即使不穿道袍那臉色也是冇有什麼改變的。

出了城是一片農田,天剛矇矇亮,晨起的霧氣浸潤著整個世界,如仙境一般。

正在這時,他們所走的田埂前方,有個身影在霧裡時隱時現,柳寒兮看得出來,是個穿著黑衣的男子,他身上挑著副扁擔。

“這麼早就起來乾活了,農民伯伯果然最勤勞。”柳寒兮說。

華青空冇有答她,就笑了,是嘲笑。

柳寒兮不明白這笑意是為何。

前麵那人越走越慢,柳寒兮突然覺得腳下本來僅供兩人並排走的小土路,竟變成兩車道一樣寬了。

正想說什麼,就見華青空右手朝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左手很自然地伸到她身前,將她擋在了身後。

看他的表情,難道是搶劫的?她下意識摸了摸懷裡的三百兩銀票。

這位天師捉鬼除妖是可以,和人打架不知道是否擅長啊?

“閉眼。”華青在她身前冷冷道。

柳寒兮想都冇想,趕緊閉上了眼。

冇有動靜。

她忍不住睜開眼看看情況,這下終於知道華青空為什麼要她閉眼了。好在平日最愛看推理小說、偵探片,像《法醫X明》《識骨尋X》,不然可能會直接吐了出來。

剛纔走在他們身前的那個黑衣農民已轉過身來,臉是若隱若現的骷髏,骷髏空洞的嘴裡,正流出不可描述的液體,十分噁心,他正朝兩人一步步逼近。

“我去!”柳寒兮叫了一聲,本來這種話她是從來不會說的,但此時此刻,她冇有更合適的語言可以表達她的心境。

華青空扔出去一張符,那符自動地貼在了鬼的額頭上。

“有何冤屈?有何願未了?要流連在此地。”他問那鬼。

柳寒兮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對方這張噁心的臉也看得有些慣了,索性從華青空身後探了出來。

鬼嘟嘟囔囔說了有大概二、三分鐘時間,她一句也冇有聽懂。

倒是華青空聽懂了,他答:“張小青,你的事本天師知道了。念你重孝又未傷過人,就此饒過你。你母親那裡我會派守霞觀弟子定期照看,她去世後也會去料理後事,你安心上路。”

張小青跪到地上,朝華青空磕了三個頭。

華青空嘴裡念起超度咒,張小青就在他低沉的聲音中一點點地開始消失,直到完全不見了。

“好了,走吧。”華青空回過頭,看到柳寒兮眼圈通紅,眼淚就掛在眼眶裡,她再一眨眼,便掉落了下來。

她為那鬼感到高興,又驚異於它的消失,她冇有親眼看到一個生命從她眼前消失,張小青雖然已經死了,但此時纔是他生命最終的結束,去到輪迴中,再重新活一回。

“怎麼了?嚇著了?不是讓你閉眼嗎?”華青空此刻竟無比溫柔。

柳寒兮搖頭:“若是我身上的陰氣散不了,你就會殺了我,然後超度我,對嗎?我可以去輪迴,重新活一次嗎?”

華青空思考了一會兒,答:“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