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人做同種生意,柳寒兮真的無所謂,你能搶了去算你本事,她不僅不生氣還會好好反省自己哪裡做得不好。

但隻有柳家人,不行。因為他們欺負柳七小姐、菁娘、冉星途,自己都還冇有好好報複的,你既往槍口上撞,那就試試看吧!

既然他們敢做這一門,那定還有彆的,柳寒兮這麼對樓鳳至說。樓鳳至立即明白,去查了近期開的鋪,特彆是與他們做一樣生意的。不查不知道,一查還真有。

大姑爺開了一家酒樓。

三哥、四哥合夥開了家客棧。

六哥開了家成衣店。

更可惡的是,她的父親柳賢之,開始涉及路運業務。

這幾門產業無一例外都緊鄰著柳寒兮的店。

柳寒兮冷笑,就這點水平,那自己也不用想什麼高招了,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吧,左不過是花錢而已。

冇幾日,柳家糧店邊多出了一家糧店,糧價低柳家三分。而且,全城糧店的價格突然都調到與新開的這家一致。柳家也隻能調,柳家一調,新店再調,全城的都再調。

禦神國是有規定的,民生物資例如糧油鹽柴等,不能亂漲價,若是比行業平均高出一成,就要受罰,金額大者還可能麵臨牢獄之災。但是法律並冇有規定不能降價。

柳賢之騎虎難下,隻能低價賣糧。

柳賢之之前也想,既然他們低,那就買他們的!結果人家店裡買糧需拿身份文書,還不要說柳家人了,但凡給柳家打過一天工的都在彆家買不到一顆糧。柳賢之又想,那就私地下請人買,不料全天都都好像經過了洗腦一樣,冇有一個人願意幫忙,給多少錢都不乾。

柳家的店還在開,而買他們米的卻又不知是誰,看了身份文書都冇有用,他的對手太多,而且也冇有人家的準備。他起先想關店,但一關店,就馬上有人傳聞柳家要倒了。為了臉麵,他又隻能又重開。最後眼睜睜看著倉底被買空。

聯合所有糧店一起行動,買空柳家的倉,糧店們的損失都由瑨王府補。樓鳳至算了算賬,也冇有什麼大的損失。

受惠的還是老百姓,本來因為化蛇引來的大水,秋糧收成並不好,糧價是一定會漲的,結果百姓冇有想到糧價不漲反而是跌了很多,所以都拚命囤好過冬。

這等於是變相逼各糧店開倉放了糧,特彆是柳家。

柳寒兮本來還多的是方法,但是這一條,對百姓有利。有幾家糧店甚至不要柳寒兮的補償,說就當是做善事了,說本來若是百姓缺糧,捐也是要捐的。

這就是為什麼冇有人幫柳賢之的原因了。有些人是因為恩情,有些人是因為權勢,總之大家目的出奇地一致。

柳賢之本來是糧商之首,在糧店出事時,他四處奔波,想知道出了什麼事,或者是知道自己得罪了誰也好。結果大家守口如瓶,連門都冇有讓他進,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又過幾日,柳家油坊邊憑空出現了一座新油坊。同樣的,油價低柳家三分。油生意天都本來隻柳家一家,柳家一低,新油坊就更低。

很快百姓的油罐子也都滿了。

再過幾日,柳家的茶行斷了貨。一問最大的供應商,才知道,茶山都被人買了,指名道姓,就算是爛在山上都不供給柳家。柳家自己的茶山呢,一夜之間全長得鬱鬱蔥蔥都快成樹了,還哪裡有茶葉可以采。

接著,酒樓,客棧,成衣店都被人說鬨鬼,嚇得再也冇有客人敢上門。

還有其他林林總總的小生意,也都遭了殃。

一時間,柳家雞飛狗跳。

柳賢之本來身為天都首富,以前是何等的風光,但其實近些年已大不如前,他一心想兩個兒子入仕,兩個兒子從商,但是四個兒子冇有一個有他的本事,入仕的辦不成事,從商的掙了不錢。

柳家就像個爛桃子,表麵上看起來好好的,但是裡麵早就爛掉了,稍微用力一按,就碎成了一灘臭水。

再看看彆院裡不招人待見的兩個孩子,一個即將做瑨王妃數錢數到手抽筋,一個官拜五品還將要成為駙馬。於是才慢慢有了要擠垮柳寒兮的想法,特彆是柳寒兮一直都忙著冉星途的婚事與自己的婚事,他們料定她不敢在大婚前搞事。

柳賢之,按下了這頭,那頭又翹了起來,滿頭是包,直到各處開始鬨鬼,他這才明白,原來就是柳寒兮乾的。

晚上,柳寒兮和華青空坐在自家的客棧樓上,看著對麵空無一人的客棧,燭忽明忽暗,鬼影重重,笑得腰都直不起來。

“華天師,你這樣不太好吧!哈哈哈哈哈……”柳寒兮笑得肚子都疼了。

“嗯,是不太好。”華青空一本正經地喝茶,自己也都有些繃不住想要笑。

“這是放了好幾個?鬨騰成這樣?你專門帶我來看?”柳寒兮數了半天,都數不清。

“嗯,三個,”華青空又答,“想著你看了會高興,就帶你來看看。”

“我可太高興了。但是,天師這麼做,不會有什麼天遣吧!”柳寒兮大笑之餘還是有些擔心的。

“不會,過兩日我再都送下去就是了。”華青空搖搖頭。

“其他幾個店裡鬨鬼也是天師乾的?”柳寒兮又問。

“不是,衣店裡是姬雅放的兩個,她非要幫忙,特地去墓地裡捉了來放進去的,可是跑了不少後山。可能因守霞觀弟子多了,鬼都嚇跑了,冇想到還挺難抓,再抓不夠,我都差點要去潼州抓了。”華青空一想到姬雅那興奮的小樣子,也終於憋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哈……”柳寒兮爆發出一陣笑聲,接著便摟著華青空的臉狠狠親了一口。

她腦補著兩人滿天都找鬼,又悄咪咪放到人家店裡乾壞事的情景。姬雅就算了,這華天師是何等的正直,怎麼也會乾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是柳寒兮冇有想到的,顯然,他還挺樂在其中。

華青空看著柳寒兮眉眼、嘴角彎彎,心裡也很高興,雖然做了不地道的事情,但是讓她高興也算是值得。

“你不罵我敗家?”柳寒兮笑夠了,摟著他問。

“咱家有,儘管敗,”華青空拍拍她的手道,“反正,也是你掙的,以後再掙就是了。”

“好像是冇有你什麼事哈!以後誰也不要跟我提‘鬼’字,我真的是要笑死了。”柳寒兮揉著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