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發現,還是女人的錢最好掙,這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官家、士家女子對柳寒兮的美容顧問公司一條龍服務十分感興趣。

她們在接受美容服務的同時,可以進行免費的量身服務,進行服飾的定製。這些服飾隻此一套不會出同款,以保證不會撞款。由於柳寒兮以高價將全天都最好的裁縫和首飾匠人收羅來,所以外麵的人即使仿,也達不到水平。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這些裁縫和首飾匠人為什麼會跟著柳寒兮而不是自立門戶,那是因為這些匠人都有是風骨而且希望自己技藝能得到發展的人,他們不僅能從柳寒兮這裡得到大量金錢,還得到了例如布料的搭配運用、新鑲嵌方法的探索等等新的技藝發展點。

不過她們最喜歡還是美容護膚服務,柳寒兮的美容、按摩方法,使得她們獲得了全新的體驗。

她今天就在益王府,正在牛奶浴,然後做玫瑰精油按摩,順便聊一聊天,一同的還有尚書令夫人。

“我有新東西送給兩位。”柳寒兮先起身,然後到屏風後麵去換了新衣出來,兩人一看,是一套三件套睡衣,包括吊帶上衣、七分褲和一件外衫,薄絲綢製成。

“這是睡衣,就寢時穿的,我在胸口緒了薄薄的棉,無須再穿肚兜了,那玩意兒既擋不住,也並不好看。”

“是啊!你那尺寸是擋不住,我們還行!”益王妃嗬嗬笑著,看著她這身睡衣倒是風情萬種的樣子。

“哈哈哈!兩位快換起來試試,看是否舒服。”柳寒兮把他們拉出了澡池。

兩人一看,一套寶藍是尚書令夫人喜歡的顏色,一套大紅是益王妃最喜歡的顏色,兩人一試,都喜歡得不得了,這個季節穿也是十分合適的。

“有這好東西,不早點拿出來,我要三套,你給我製好了送來。”益王在銅鏡前看自己穿著吊帶衫,楚楚動人的樣子,自己都快愛上自己了。

“行!最近不是忙的事多嘛,也顧不上,好東西陸續有來,你得容我點時間去研究研究再轉換轉換,才能做出來嘛!”柳寒兮回答。

“我至少還得再來一套吧,換著穿。”尚書令夫人也笑著說。

“哪裡還能少得了您的,今天就是先給二位看看大小是否合適,合適著,我這就回去製好了送到府上。”柳寒兮也忙應下了。

三人又去按摩。

邊按摩邊聊天,尚書令夫人說:“寒兮你今日不邀我來,我也正要去找你呢!”

“什麼事您找人尋我去就是了。”

“你知道新開在‘天璿樓’隔壁的那家酒樓嗎?叫什麼‘萬仙居’的?”

“知道啊!”

“開你隔壁,你不惱?”

“他也得競爭得過我才行啊!兩家樓在那兒,您去哪家?”

“那當然是‘天璿樓’了。”

“就是啊!我做的是熟客,講的是口碑和產品品質,他們那一桌子偷工減料的爛菜,怎麼和我的比。”

“那倒是的,但是你知道後麵老闆是誰嗎?”尚書令夫人神神秘秘道。

“李老闆啊!那日我去巡鋪見過。”柳寒兮答。

尚書令夫人一看她不知,立即坐起身,摩都不按了,讓幾人退下。

“是你柳家的大姑爺!你看,你不知道吧!”尚書令夫人一拍柳寒兮的大腿,“那日我坐車經過,就看到那老闆啊,對柳家大姑爺點頭哈腰的!”

“還是您心細!”柳寒兮不由皺了眉。

柳寒兮從益王府回家,先去了“喜上眉梢”找樓鳳至,一到辦公室居然看到華青空也在,正皺著眉頭研究些什麼。

“王爺又來幫倒忙了?怕鳳至太閒了嗎?”柳寒兮看到他就滿心歡喜,剛纔的不快一掃而空。

“冇有冇有。”樓鳳至先上來說。

“你不是說這兩塊地選一塊買嗎?我正和鳳至研究呢?!看買哪一塊。”華青空冇有抬頭,一邊仍看著地圖,一邊從懷裡掏出樣東西遞給了柳寒兮。

柳寒兮拿到的裡一看,是個圓圈圈,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材料,挺輕的,外麵纏的是黑色的絲線。

她不知是什麼。

華青空這才抬頭道:“拉拉看。”

柳寒兮一拉,原來是有彈力的,不禁驚呼一聲:“橡皮筋!”邊說邊又試了試,彈力還很不錯。

她心心念唸的橡皮筋啊!以前從來冇有覺得這是個多麼重要的東西,直到這裡,她覺得對於女人來講,真的比手機還要重要。

“這是什麼做的?”柳寒兮好奇地問。

“去巡陣眼時,看到死了隻小獸,屍身都被吃得差不多了,正有一隻鷲在啄食,它扯了一條筋拉起好長,然後也冇能扯斷……”華青空認認真真地答。

“好好,打住,多謝你!我早知道就不問了……”柳寒兮一臉嫌棄地將皮筋放到鼻子邊聞了聞,倒是冇有什麼味道。

“放心,我處理過了,冇有味道,我還給你做了這許多。”華青空說著,又從懷裡掏出一把彩色的皮筋來。有黑的、紅的、紫的、藍的,隻是冇有綠的,她不喜歡綠色。

“你親手做的?”

“當然了,也隻有我聽你講過這皮筋的樣子,彆人哪裡能做?”華青空答道。

柳寒兮捧著這一小堆皮筋吃吃笑了。

“夫人,您過來是……”樓鳳至看兩人打情罵俏,左右不是,想起她這個時候來該是有什麼事的。

“哦哦,正事忘記了!”柳寒兮一拍大腿。

兩人就望向她。她把萬仙居的事情說給了兩人聽。

“我的生意,誰都可以搶,就是柳家人不能搶!搶不贏也不行!”柳寒兮憤憤道。說到氣憤之處,就想一掌拍在桌上,華青空默默在空中接了她的手,握在手中。

“您說怎麼辦?我去辦。”樓鳳至說。

柳寒兮望向華青空。

“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你高興就好。”華青空也一臉寵溺地說。

“花很多錢哦!”柳寒兮挑挑眉。

“瑨王府大家大業,也不是冇有。”華青空笑道。

柳寒兮也笑了,朝樓鳳至招了招手,三人頭碰頭商量對策,與其說商量,不如說是兩人聽柳寒兮說。

完事了,兩人隻有一個想法,千萬不能得罪柳寒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