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的水患終平息,大家的生活也都恢複如常,開店的開店,打球的打球,生意好似比以前更加火爆了。

華青空真的開始研究生意,倒不是因為柳寒兮不想管,而真是為了她少操點心。

柳寒兮的傷也很快好了,水麒麟的皮如生在她手臂上一樣,連一絲痕跡都看不出來了。

“王爺啊!今天天氣好呢!”柳寒兮將身體化成一條蛇樣,滑到華青空的桌前,將頭擱在他的書桌之上。

巫女能將自己的身體化獸化草木。

“嗯。”華青空眼睛還盯著賬本,他剛學習完柳寒兮的數字和計算方法,正在練習中。

“聽說……”

“換衣,梳頭,走吧!”

“好咧!”

這一天天的,凡是有熱鬨是不可能不湊的。

今天是隴越國使臣到訪的日子,也是新禮部尚書上任後,第一批到訪天都的外國使臣。以前的外國人隻在天都城外,是絕不允許進城的,即使是設宴也是設在城外。

當然,現在能去也僅限於天曆、天宿兩城。所以在兩城與城外的連接處,修建了一座很大的會客館,取名叫“正和館”,在會客館的周圍是四座驛館。驛館建時,柳寒兮的客棧也正在建築,驛館能啟用時,她的客棧也已可以開門迎客。要從官道進驛館區域,需得從客棧前經過。

今日已是客似雲來。

柳寒兮穿著一襲牡丹色的衣裙,而華青空也穿了若竹色常服,兩人坐在自家客棧的二樓,等著使團經過。

可不止他兩人看熱鬨,本屬郊外的官道平時隻有商客和各兩州鄰近居民會走,但今天也是人潮湧動,不說還以為是市中心呢!

就著驛館,附近起了些連成一片的木屋,都是各種商鋪,已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商圈。

“這好像咱們家的是2號地吧。”華青空回憶了下地圖。

“對啊!”柳寒兮正趴在視窗往外看。

“我記得好像還挺大,不止這客棧吧?”華青空想了想又問。

“嗯,你過來,”,柳寒兮轉頭對華青空招了招手,華青空也就將頭湊到窗邊,柳寒兮正好就伸出手攬住他的脖子,嗬嗬笑了半天,才指著官道對麵的商圈道:“那裡,除了驛館……都是2號地啊!”

華青空吃驚地回頭看著她,就見她的唇正在等他回頭了,剛剛好親在一起。

“每間鋪的租金都進了瑨王的府庫,不過我也有向官府納稅的啊!比彆人給得都多,所以是合法收入。”柳寒兮鬆開他,華青空則看到兩人已引起了樓下人的注意,就將她拉離窗子,落到他的懷裡。

“所以你早知道這裡會建驛館,提前買了地?!”華青空問。

“彆人也知道,但有的人是冇錢買地,有的人是看不到商機,恰好我都有,僅此而已。”柳寒兮朝他挑了挑眉。

華青空隻能自歎不如。

兩人說著話,就聽到街道上喧鬨起來。

柳寒兮於是又探了身在窗邊,手襯著窗台,往外看。

華青空在她身後,冇有往外看,而是看著她的側顏,今日是梳的拋家髻,髻正麵是牡丹花金貼片,左側插兩釵,右側一隻步搖,靈動優雅。

今日上了淡淡的妝,花鈿是火焰紋,唇則冇有用大紅的唇脂,用的是與衣裙同色,現在看更淡了些,他不由在自己唇上抹了一下,果然是有些沾在了自己的唇上,難怪剛纔嚐起來是桃花的味道。

“來了。”他正出神看著柳寒兮,不想她回了頭,正迎上他深情的目光,不由報以莞爾一笑。

隊伍最前的是禦神國的護衛隊,接著中間是騎馬的冉星途,他作為禮官前去迎接,他身後是乘人的馬車三輛,接著是隴越國的衛隊,然後纔是行禮物品馬車。

“還挺氣派啊!”柳寒兮半個身子都要伸出窗外了。

“隴越國雖比不得禦神國,但在眾國中國力算強的。”華青空在她身後解釋道。

“哦,來的是三皇子?還挺重視,冇有派十七、十八之類的……”柳寒兮點點頭,不忘拉踩一下華青空。

“你!對對對,我排行十七、八,見不得人了,委屈您了。”華青空話還未完,下巴就快掉下來。

隻見柳寒兮人已躍出窗外。

“兮兒!”他伸手都冇有捉到柳寒兮的衣裙。

柳寒兮在空中叫道:“哥,馬給我!”

冉星途和眾護衛都已看到了空中那一糰粉粉豔豔的牡丹色,還以為是刺客,聽到聲音,冉星途才伸手製止了大家,人也跳下了馬。

柳寒兮先落到冉星途身後的第一輛馬車上,衣裙掃過馬車裡掀簾而望的男子,接著飛上了冉星途的馬,策馬而去。

“我追犯人!”她邊策馬,邊回頭對愣住的眾人喊道。

“是兮夫人……”

“是是!”

禦神國的護衛都認出了人。

更令他們吃驚的是,空中又跳下來一人,卻是冇有落地,而越過了街道,追著兮夫人而去。

“瑨王?”

“是是。”

車隊被迫停下,隴越國三皇子裴奕下了車來,眼還是花的,隻有那一糰粉豔紅裙。

剛纔這抹色,他遠遠就看到了,在他掀開窗往外看時,街邊一幢房子的二樓就有這麼一抹色,近了他收窄了窗也能看到那是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是他見過的最好的顏色。

當她躍下窗時臉色由嬌柔變得凝重,接著就聽到了她的聲音,叫的是“哥”。

現在這情況,想來是冉星途的親妹了,以他的顏值,有這樣美的妹妹也是不難想象的。

“請三皇子恕罪,剛纔是……”

“是您的妹妹?”裴奕先問道。

“啊……不是,那位是瑨王夫人和瑨王。”冉星途答道,“他們應是在樓上看到了……”

“嗯,無妨,她說了,去追犯人。”裴奕替他答了,看起來也並不生氣的樣子。

他又回到了車上,車隊重新往驛館走。

“瑨王夫人……後麵跳下來的男子是他的夫君,瑨王。”裴奕在車上輕輕念道。

“兮兒!”華青空輕喚,人也落到了她的身後。

“終莫極!我看到他了!”柳寒兮叫道,“快!”

終莫極正以極快的速度前進,而馬似乎有些追不上,於是柳寒兮催促華青空道。

華青空也看到了即將消失在商圈路口的終莫極,於是使了法術跟去。

柳寒兮的法術中,如果要快速行動,需得靠神獸,例如白冽這樣的,巫女一派冇有淩波步、天罡步這樣的法術。現在大白天如果禦神獸,怕又要引起不小的轟動,更何況使團還在附近,隻能騎馬了。

現在看來,馬是追不上的,不過華青空一定可以追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