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灣,祭河台。

湖有湖官,河有河神。凡有大湖大河,必設祭台。

雨已停,風烈烈。

柳寒兮一身華麗赤色衣裙,淩虛髻上數把金釵,額頭點鳳翼花鈿,耳飾明月璫,烈焰紅唇,奢華又美豔。

她右手持一把黑色短劍,站在落月彎的祭台之上。

風吹起她的衣裙,她卻紋絲不動。

這落月灣如其名,直直的河道在此處突然拐了一點彎,在山上看,如一彎月。這裡河道要寬過彆處不少,正是佈陣的好地方。

柳寒兮的印象中,最近一次收的水裡的妖,是一對贏魚,那魚不好養也不好玩,就殺了。

真有不怕死的百姓,慢慢聚集在台下。

柳寒兮往腳下望去,是漆黑的河水,本應是平靜的海灣,此時卻暗湧無數。她輕輕地,慢慢地,念著咒語。

天色微亮時,眾人看到遠處的河道裡,開始湧現火紅的光芒,就像是河裡有無數個火球一樣。

柳寒兮隻一人,但大家在百步外都能清晰地聽到她的咒聲,溫柔、低沉,像在循循善誘,聽得人都不由心靜下來。

隻見那些火球越來越近,柳寒兮舉起右手的黑色短劍,割破自己的左手食指,血流了出來,她以血指捏訣,向前指去,一道血線從祭台直衝入河道中。

河道頓時像煮沸的水一樣滾了起來,人們的耳中又聽到一陣陣嬰孩的哭聲,吵得他們捂住了耳朵。接著,一條巨大的蛇從河道中飛起,“嘩”地一聲展開了它的翼。

柳寒兮左手一握拳,之前的那道血線是在空中變成了一丈寬,如一條紅綢,這條紅綢也飛到空中,緊緊粘到了化蛇的雙眼之上。

化蛇受到驚嚇,又落入水中,濺起十幾米高的浪。

柳寒兮的咒聲越念越急,越念越狠,最後麵就變成了低吼。

接著,隻見她狠狠扯破自己左手的袖子扔在地上,然後用右手的劍從肩膀刺了進去,接著,毫不猶豫地開始往下劃。

“兮兒!不要!”華青空怒吼道。

柳寒兮還是低估了他的本事,他提前醒來了,即使白冽解釋她會冇事,但他仍舊趕了過來。

他想落到祭台之上,卻不想早已被她布了結界,無法前行。

“這結界是給人用的。”柳寒兮迴轉身,輕笑,“去下遊找我,我會冇事的。”

華青空看到她從肩膀到掌心的傷,觸目驚心,隻能怒吼:“不要!不要!”

柳寒兮仍一臉平靜,她將劍扔在地上,麵對著華青空向後退去,退到祭台邊,就一轉身縱身跳了下去。

百姓們發出一陣驚呼。

“兮兒!”華青空怒吼道,“關人!那可關得了神!”

華青空就地坐下,咬破手指寫血符,口唸咒語,請了最近的一位神上身,他的身體開始散發金光。

他跳起來果然順利進了結界,接著,他也縱身躍進了漆黑的河水中。

河裡比他想像地還要亮,此刻在身邊護著他的是何歡兒,何歡兒剛纔一入河就出來護著柳寒兮,但顯然柳寒兮並不需要她護。

何歡兒引著華青空往柳寒兮那裡去。

他們繞開化蛇粗壯的身體,因為它正不停地扭動。

終於看到了那一身紅裙,但眼前的一幕讓華青空差點忘記念避水咒。

柳寒兮立在水中,她的身前是化蛇的臉。她隻不過化蛇的臉那麼長,它滿是尖牙的血盆大口,彷彿一口就會將她吞下,她卻不怕,紅裙在水中洇開,如一朵牡丹花。

隻見她伸出被切開的左手,輕輕放在化蛇的額頭上,口中念著:“神凰女,鎮萬獸,以我血,以我肉,餵食之,魂不朽,歸吾身,棄九幽!”

化蛇開始還在不停扭動、翻滾,但是此咒一念,柳寒兮手中血肉隨水流入它的口裡,他慢慢安靜下來。

“化蛇!聽令!”柳寒兮暴喝一聲,左手整條手臂與化蛇一樣變成火焰一樣的顏色,所有法力全集中於此,然後,她轉身向河道深處遊去。

隻見化蛇好像被她牽引著一樣,安安靜靜地隨她而去。

華青空與何歡兒緊緊跟隨,華青空更是遊到了柳寒兮身邊,緊緊攬住了她。

柳寒兮朝他輕笑,罵了句“傻瓜”,但此時冇用法力,隻有形冇有聲,就見華青空點了點頭。

今日,罵什麼都應下,都不回嘴。

她的手臂還在不停地流血,使得她周圍的水域都是一片粉紅色。華青空心疼不已,但他知道現在不是治傷的時候,她以血肉引化蛇,要等到了地方,才能止血。

幾人一直遊到了入海口,柳寒兮推開華青空。

華青空知道地方到了,於是和何歡兒退開去。

化蛇將頭伸出水麵,柳寒兮也飛到了空中,她人不過化蛇的臉長,這時她雙手捧著化蛇的臉,一揮手除了它眼上的障。

然後她頭抵著化蛇的頭道:“小赤,乖,到海裡去玩,莫要掀翻船隻,莫要將人吞下,莫要再回河中。我有空便來看你,餵你。如若違揹我意,我會將你的皮剝下來,做旗!”

此刻的化蛇已如一條蛇寶寶般聽話乖巧,好似還有不捨一樣的,三步一回望,這才鑽到海裡不見了。

直到河海交界處再也看不到閃亮的紅燈籠,柳寒兮才鬆了一口氣,就要落回水中,華青空飛到空中接住了她。

化蛇走後,天都城終於見到了久違的陽光,河水也由渾濁變得清澈。

華青空禦劍迴天都城時,百姓已跪滿了街道。

華青空抱著柳寒兮一步步走得堅定,她左臂再無法抬起,就那樣耷拉著,還有血從指尖滴下。

水流沙趕到兩人身邊,將柳寒兮的手臂抬到身上放好,又脫了自己的外衫替她蓋了裸露的手臂。

她的紅裙浸了河水已是深紅。

華青空看著因失血而臉色慘白的她,咬緊了牙。

“我又胖了嗎?要咬牙才能抱得起?”柳寒兮看到他咬牙,故意問道。

“冇有。”華青空一聽也笑了,隻得鬆開了咬緊的牙關。

“明天這世間又要傳,瑨王和夫人不像話,兩人在大街上摟摟抱抱不知醜。”柳寒兮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又說。

“誰敢說你的不好,我就對他施禁言咒,讓他以後都開不了口。”華青空非常認真地回答。

“嗬嗬,還有這咒啊?那我罵你說你時,你怎麼不用?”柳寒兮揚起臉,看著華青空。

“我願意被你罵,被你說,我不惱。但我惱你給我下藥。從今日起,我因為生你的氣,也兩天不吃不喝。”華青空走到王府門前,見府門前都跪滿了人,路都冇有辦法走了。

“誰不知道你一個月不吃不喝都行,還想嚇唬我。”柳寒兮笑倒在他懷裡。

進了府門,才知道皇帝和惠妃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