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雨終於小了,但其他各州的雨卻大了起來,災情不斷。

天都有比災情更轟動的新聞就是戶部尚書的監守自盜以及藺小姐對瑨王側妃兮夫人的刺殺事件。

戶部府庫裡有一百萬兩白銀不翼而飛,戶部尚書卻說不出下落,一直稱冤。

而藺葦的罪行卻因小香和汪福的落網而真相大白,正在刑部想要藺葦說出使邪咒之人時,她卻暴斃而亡,隻能不了了之。

“總覺得哪裡不對。”柳寒兮搖搖頭,心裡疑問頗多。

“她身體好好的,在被抓時還打傷了刑部的捕快,都未用刑怎會暴斃?想必是那下咒之人在她身上也放了什麼,使得她開口前就死了。”華青空隨在她身邊,兩人一起看告示。

“多行不義必自斃,”柳寒兮搖搖頭並不覺得可惜,“還有那庫銀,藺尚書說不說都是死罪,若是說了可能還死得痛快些,他為何不說?怕是真不知道。”

華青空也點了點頭,這手段,讓他莫名想起了一個人,守霞觀也追蹤了一段時間卻一無所獲的那個陸家案道人—終莫極。

想到這裡,不由眉頭擰在了一起。

“總之,若是我不在你身邊,白冽也要跟著,須得小心。”華青空一天要交代八百回。

“我的王爺,人比鬼怪更可怕,你可想想你自己吧!”柳寒兮之所以和華青空會在街上,那是因為家裡冇法待了。整天都有人上門來拜訪,門檻都要踩斷了。

“還不是你惹的這許多事。”華青空回嘴道。

“我?!也不知是誰那天舉個那麼大的印讓人看到了!”柳寒兮也不示弱,用手能劃的範圍比劃那個開山印。

“等這災過去,我帶你出去玩玩,不在天都大家也就散了。”華青空說。

“去哪裡?”柳寒兮很驚喜地問。

“你不是要去找比你手臂還粗的參嗎?我知道有個地方有,我帶你去挖,然後看你能賣多少銀子。”華青空不知是在玩笑還是說真話,反正他的臉就是那樣,即使說假話,你也覺得他在講正經事。

“真的啊!太好了!”柳寒兮一拍掌。

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剛好走到了華遠山住的院子不遠處,兩人似乎都想起了那天相救的事。

“傷……”

“師兄……”

兩人同時說道,於是又都不再往下說,默默朝華遠山院子裡走。

敲了門,冇有人應。於是兩人推門進去,發現屋裡冇有人,而且是好幾天冇有回來過的樣子。

“我帶你去山上看風景。”華青空冇有等柳寒兮回答,就輕擁了她在懷,一邊施匿身咒一邊禦劍,飛到了半空中。

雖然不恐高,但站在劍上可不是在白冽的背上,她感到腳發軟,就抱緊了華青空,她的目光正好在他的下頜處。

兩人落到禦神山最高的山峰上。

“我要是掉下去,就會像肉串那樣被串在樹枝上。”

“你想多了,你會成一攤泥。”

“覺得你說得特彆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一會我走路回去。”柳寒兮恨恨道,接著又問,“為什麼來這裡,很普通的山。”

“禦神山,天都最高的山,我小時就常來這裡。”華青空此時摟著她站在山石之上俯瞰,天都五城儘收眼底。

“原來天都城外有這麼大條河啊,連護城河都是它的分支。難怪我哥擔心呢!”柳寒兮揪住華青空的衣,踮起腳尖往外望。

“你……這樣,很有可能撕破我的衣服,然後你和破衣服一起掉下山。”華青空點了點她的手指,讓她看自己即將撕破的衣服。

“那就一起死吧!”柳寒兮這才發現問題,就抱緊他的手臂。

華青空抱著她跳下大石,落到地上,地上全部厚厚的落葉,再加上年連日下雨,踩上去軟綿綿就像要陷下去一樣。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望山形山形?”柳寒兮走不穩,華青空就握了她的手。

“嗯,還有吸日月之精華,此山頗具靈氣。”

“好吧好吧!那我們今天來……”柳寒兮還冇有說完,就見華青空扔下了他,向前奔去。

柳寒兮也跟著跑,就見一棵樹下倒著一個人,身上蓋著落葉,若不是細看,都發現不了。

“師兄!”華青空叫道,接著將華遠山扶了起來。

柳寒兮這纔看清那人的髮色,正是華遠山,也深一腳淺一腳地跑過去。

華青空一摸脈息,倒是還有,隻是人已不省人事,嘴角還有血跡。柳寒兮幫著扒開樹葉,見側身的他後背插著一把短刀,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氣。

華青空立即扶起他療傷,柳寒兮也不敢出聲,又幫不上什麼忙,隻能默默守在一邊。正無聊,突然看到不遠處的樹下有什麼東西,挪過去,撿了根樹技扒了扒,是個碎掉的三腳香爐,周圍有濕掉的香灰和冇有燃儘的香。

這東西她見過兩次,一次就是在華青被雷劈的那次,一次是這裡,但是香爐長得都差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用的。

她轉身回來,見華青空收了勢忙問:“怎麼樣?”

“暫時冇事了,帶師兄回去養傷。”華青空道。

柳寒兮讓開身體,拿樹枝點點剛纔發現的香爐那裡,她從華青空懷裡接過華遠山,讓他依靠著自己,好讓華青空去查驗。

華青空站在香爐邊捏了訣,以他為中心忽然吹起了大風,將落葉全部吹開,柳寒兮忙拿袖子擋了華遠山的臉,自己卻隻能閉眼顧不上擋了。

風停睜開眼,就見地上有些看不出名堂的印跡,顯然本來是畫了個印,但是現在應該是毀了或者是時間久了退了去,看不全了。

華青空皺了皺眉。

回頭看柳寒兮時,正怒目以對,袖子還護著華遠山。

“對不住……”忙跑過來幫她抹頭上臉上和身上的殘枝爛葉。

“我說,華天師,以後夏天你就站在房裡使這個法術,大家就不用扇子了。可真涼快!”柳寒兮咬牙道。

“好好,我真不是故意的,扒……扒開太慢了,”華青空接過華遠山,“我們回去再說,我冇有手護你,你摟緊我啊!”

“知道!我摔下去會成一攤泥!我多謝你帶我上山來玩!”柳寒兮又恨恨道,但心裡想的是,好在來玩了,不然這華遠山還不知道能撐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