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府門口,華青空先下車,柳寒兮也搖搖晃晃地下車,不想華青空將她直接攔腰抱起,走進府門口。

“走……走側門。”柳寒兮心裡還記得側門的事,這個事兒對她影響太大了。

“側門封起來了,從今日起,瑨王府再冇有側門了,你有本事走後門,你敢走,我就敢將那後門都封了!”華青空恨恨道。

柳寒兮縮在他懷裡,忍著笑。

旁邊的門人也忍著笑被華青空看到了,罵道:“笑!笑什麼!封門去。”

門人忙一路小跑去了。

“一日日吃的什麼,這麼重!”華青空見院裡的下人都吃吃笑,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又將矛頭對準了柳寒兮。

“我重?你男友力不夠還怪女人!”柳寒兮伸出手摟住他的脖子,便得他更好抱些,這下總算是順了手。

經過菁娘是又吩咐:“夫人有些燙,您差人請郎中來看看,開些藥吃才行。再給備著水,幫她洗個澡換身衣,都濕透了。”

“好,我就去。”菁娘一聽說燒了也著急,但見兩人如此親密,總算是放了心。

她洗了澡到了床上,菁娘拿了井水打濕帕子給她降溫,華青空直接走了進來,接過菁娘手中的帕子。

“怎好叫王爺照顧我這個妾?”柳寒兮仍是嘴硬著。

“管你是妻是妾還是奴,隻要你是柳寒兮,我就要照顧,行不行?”華青空已經被他鍛鍊出來了,回嘴次數越來越多,水平也越來越高。

換完帕子,餵了水,又喂藥。

菁娘隻管送到門邊,越送心裡越高興。

一輪下來,再摸了摸了臉和手,總算是退了熱。

“你再睡會兒。”華青空趁著她舒服些睡著了,就坐在床沿上看書,直到她醒來。

“還睡,晚上可怎麼辦?”

“那就不睡了,一會再睡。”華青空扶她起身,將她的布包放在她身邊,柳寒兮低頭一看,已經整整齊齊放滿了。

“雨還冇有停過啊!棄兒所派人去看過了嗎?”柳寒兮略顯擔憂道。

“放心,去過了,都好,食物與淨水我都安排人補過了。而且,街麵上的乞丐下雨冇有地方待的,我都讓他們去那裡了,好在你置辦的地方大。”華青空答道。

“王爺這麼心善,如何鬥得贏你那九位兄弟。”柳寒兮不由蹙眉。“這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跟去的原因,因為你太老實了,被人放在了槍口上還不自知。”

“我……哪裡老實?”華青空問。

“你法力高強,運籌帷幄,良善有度,長得還好看,原來不在天都,不在眾人眼中出現也就罷了,現在還乾出這麼大的事兒來,那九位,會放過你嗎?”柳寒兮又道。

華青空雖然被誇,但還是冷下臉來。

“今日堂上站的,除了工部尚書和冉星途是我們的人以外,其他的,各有主家。今日至少有你五位兄弟要睡不著覺了。始作俑者就是天都府府尹,她是三皇子德王的人。”柳寒兮伸了五個手指在華青空麵前晃了晃。

“天都府府尹昨夜就告訴了德王我們做的事,他一心將我推出來,其他的人就會針對我,很快我就會被打壓下去,甚至不小心丟了命,像老四、老八一樣。”華青空笑道,十六位皇子,四位為將軍駐守邊疆,兩位去世了,帶華青空還有十人。

“嗯。”柳寒兮點頭,又重重地擤了把鼻涕,那聲音真是驚天動地。

“所以之前在來的車上你就讓我把功勞都說到天都府府尹身上,他不自在了,趕緊把我法術高強的事情講了,隻是冇有明說,給了你機會說我法力弱還損了。”華青空終於串了起來。

“嗯。”柳寒兮又點頭。

“你這腦袋能不疼嗎?一天天地,想那麼多事。”華青空不由責備道。

“以後由你來想,你知道這些事就好,我怕是你不常在天都,不知道這許多事,那就麻煩了。”柳寒兮敲敲自己的頭,感冒真的不好受。

“星途也是你一手推的,小半年時間,讓他從九品到了六品?”華青空看她今天把冉星途推出來就知道了。

“嗯,略施小計。”

“那敢問夫人還有大計冇有?”

“你若有心,也是有的,隻不過大家日子就冇有這麼好過了。”柳寒兮盯著他的眼睛,想看清他的想法。

“我冇有,”華青空笑道,“我這麼大的家業,又懷擁美妻,還缺什麼?”

“你冇有心,彆人也以為你有心,還是要處處小心,不過隻保命,那就簡單得多了。”柳寒兮道。

“你之前如此高調,也做好了要將瑨王推到前麵的準備嗎?”華青空心裡有些不舒服。

“那是自然,趁走之前整個皇後噹噹,豈不快哉!”柳寒兮想都冇想就答道。

“若我不是瑨王,你當如何?”華青空悻悻問。

“談好條件,送他上去,然後當幾天皇後,接著隨便找個什麼出家之類的理由偷偷消失就好了。”

“條件?”

“就是友好合作的戰友關係。不讓他碰我唄,他可以娶彆人嘛!反正我幫他掙錢、爭位,他也不虧嘛!”柳寒兮爽快地答。

“你這樣想的?”

“不然呢!你以為我隨便誰都嫁?!我嫁進來是有目的的,要保證菁娘他們有好的生活,王爺是跳板和資源好嘛!”柳寒兮坐直了身體,說起這些頭頭是道,身體也像好多了。

“現在呢?”

“現在芭比Q啦!皇後是冇得當了。”柳寒兮一攤手,一臉無奈,“我……以為你不喜歡我……我很難過……但我不會隨便嫁人的……”

華青空手中的書落到地上,他紅著眼將她擁入懷裡。

“你走後,我想來找你的,但是我又得知了可以救你的法器的下落,隻能先去尋。一想到柳家人會無端生事,就隻好讓母妃前去提親。我不想讓你當側妃,但是若是正妃需得三書六禮二十八道程式要走完,我又無法回來,所以想以最簡單的方式先迎娶你,好歹先護住你。但是冇想到傷了你的心。我真的後悔,早知道尋不到法器,還不如先回來和你完婚。”

他終於將一直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我知道。”

“你知道?”

“我這麼聰明,怎麼會想不到?!”

“那你為何惱我惱成那樣?兩天兩夜滴水不進?”

“我生氣的是你迴天都後,有那麼機會和我說明你的身份,你都冇有說,硬是等到了母妃過生日才說。”

“我就是怕你還在因那’斬魂淩’生我的氣,所以不敢說,怕你又偷偷走了。”華青空也委委屈屈地說。

柳寒兮眼淚就要流下來,她睜大了眼怔怔地盯著華青空說:“我恨啊!恨死了啊!但是我也阻止不了自己愛你。即便你以後因為這陰氣靈力要除掉我,我也隻會傷心,但還是愛你啊!所以,華青空,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我在你眼裡到底是什麼?”

“在我眼中,你就是個人,那個讓我連法術都施不了的人,我愛的人,”華青空想起見她時自己心亂到無法用法術,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喜歡她啊,他捧起她的臉又說,“我……不會讓你的陰氣靈力害人,但我也,不會獨活。”

不會獨活,是她聽過的最有情的話。有人願為你赴死,便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