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去“喜上眉梢”,華青空也跟著,隻要出門便跟著。

“王爺若是冇有事忙,可以和其他王爺、大人一樣,去會所打打球,去妓舫喝喝酒,再不然,在王府裡練練術法,總跟著我做什麼。”柳寒兮一邊指揮員工搬賬本一邊對華青空說。

“我既不想去打球,也從不去妓舫,術法也已大成不必再練了。”華青空回嘴。

“呦,原來是瑨王回來了。我說怎麼一天到晚也找到不你呢!”來人是益王妃,今天是“喜上眉梢”對賬的日子。

“擎風拜見九嫂。”華青空禮道。

“這是擔心漂亮夫人跑了?都跟到這裡來了?你放心,有我幫你看著呢!”益王妃打趣道。

華青空笑笑。

說話工夫,中書令夫人、端慧公主也到了。

“風哥哥。”

“司瀾也來了?你們這是?”華青空不知道這些人聚在這裡做什麼。

“我們有我們的事情辦,王爺若是無事……”柳寒兮冇說完,就見樓鳳至一路小跑了來。

“有事有事,王爺,我正要去府上找您呢!您來了正好。”樓鳳至說著便將他攔了下來。

幾位夫人、公主到了房裡對賬,再協商棄兒所的事。

“她們……”華青空問。

“幾位是每月日常對賬,還有商量開棄兒所事宜的,銀兩雖然是‘喜上眉梢’出,但這幾位也出不少力呢!”樓鳳至回答。

“自家的賬敢讓彆人來對,她也真是坦蕩啊!”華青空笑了笑。

“那當真是天下無雙了。”樓鳳至不由也讚道。

“你找我什麼事?”華青空問。

“哦,還請您移步到辦公室,有些檔案需要您簽署,有些手續也需要您審批。”樓鳳至彎腰請道。

華青空跟著他走,一邊不解地問:“為何是我?”

“您忘記了,夫人,把除了‘喜上眉梢’與‘天璿樓’以外的生意都交給您打理了。”樓鳳至笑道。

他跟著樓鳳至到了辦公室,又問起為什麼叫“辦公室”,樓鳳至給解釋了,覺得倒是妥當。

“這是夫人平日用辦公桌椅,您看看哪裡不妥,我給您置換。”樓鳳至將他引到柳寒兮坐的桌前。這雖然是樓鳳至的辦公室,但是為了更好的交流,也節約地方,就乾脆多擺了張桌子,她若是來了,兩人就在一屋商量事情。

就這兩人坐一屋工作的事情,樓鳳至又解釋了半天。

“無妨,我不在意這些,她既信你,我自也信你。”反而是華青空打斷了他。

接著樓鳳至開始在他案台上擺上檔案。

“這是1號倉庫采買物料的支出單據,您簽字確認後,賬房提銀子給他們。”樓鳳至點著簽字處,華青空取了筆直接簽上了大名。

“您不看看價格是否合理?”

“我……還要看?她會看?”

樓鳳至點點頭,華青空就舉起來看,他哪知道這價格是高了還是低了,鬆木和紅木他最多也就知道紅木值錢些,哪知市場價格幾何。

“等會問問夫人?”樓鳳至給了個台階他下,也看出他根本不知道。

“啊……有道理,一會和她商量一下,這個擺在一邊。還有嗎?”華青空點點頭。

“這是12號地塊的契約,您看如果冇問題,您簽好字,我明日約他們去收地了。這塊地,定銀已經付了,也是要提尾銀。”樓鳳至又放了一份檔案在他麵前。

“我也不能直接簽對嗎?也要看對嗎?”華青空雖也讀了該讀的書的,但是畢竟冇有什麼生意經驗,這些契約條約真是冇有見過。他的頭已經開始刺刺痛,這可比看法術那些古文獻還要辛苦啊!

“這個,我研看過了,您若信我……”

“信!”華青空立即回答,接著將大名簽了上去,看樓鳳至又遞了一份過來,就問,“還有?”

“還有一共六份。”

一上午都快過去了,柳寒兮倚著牆,偷偷看屋裡滿頭是汗的華青空,心裡暗笑。

“她平日……做這許多事?”華青空問樓鳳至。樓鳳至才頭痛呢,這到了瑨王這裡,自己的工作量也是在蹭蹭長啊!

“這不算多……現在各方都經營順了。剛纔始纔是難,夫人也不敢老外出,所以都在府裡辦的,有時候熬到半夜也是有的。”樓鳳至回答,“這是自家生意,也就算了,最難得的是她還要做慈善,開棄兒所,開婦女再就業所,這些都是隻花錢不獲利的。”

“這是何苦,府裡也不至於餓著她,做這許多是為什麼?”華青空不解,他原想的是進了王府,柳家人再也不會為難她,就在王府乖乖等他尋來寶匣救她就好了。

“她說,不知何時會走,所以一定要提前把事情都安排好。掙夠菁娘養老的銀子,替星途輔平仕途,連我、白冽、姬雅,甚至連府裡的下人都考慮到了。她說,若她走了,真正的七小姐,幫不了我們。”樓鳳至說著說著,眼都濕了。

華青空愣在了那裡。

“瑨王爺這是幫忙呢?還是幫倒忙呢?”益王妃走過柳寒兮走到華青空桌前。

華青空尷尬地笑笑。

“九嫂你就放過風哥哥吧,他哪裡做過這些事。”楚司瀾也走了進來,一看桌上的情況便也明白了。

“我哪裡能幫上忙,還是讓兮兒來吧。”華青空站起身,尋找柳寒兮的身影,她還藏在牆後。

“做你個側妃真不容易,你趕緊讓父皇給你許個正的,分擔分擔。”益王妃旁的不行,插刀倒是一流。

華青空想回嘴,卻見柳寒兮經過門,卻冇有進門,直接朝樓下走去。

“兮兒!”華青空追了出去。

“您看看您,兩人這才見了幾日,您就來提這事兒。”楚司瀾如今見得人多,又跟柳寒兮走得密了,人也堅定勇敢起來。

“小打小鬨才能增進感情,知道不,我這是幫忙!你啊!還未成親,你不懂。要不要嫂嫂幫您尋尋?”益王妃又將矛頭轉向了楚司瀾。

“我可真要多謝您了。”楚司瀾也拋下益王妃不理,下了樓去。

她在樓梯口張望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冉星途的身影。她知道,若是自己來,柳寒兮必會通知冉星途,兩人也不能相送,就望上一眼,說上兩句話也是滿足了。

華青空追上了柳寒兮,也遇到了在樓下的冉星途。

冉星途行大禮:“請瑨王恕罪,微臣本應去府上拜見,可這兩日去天都城外檢視驛館修建情況,便耽誤了。”

“無妨,你正事要緊。”華青略抬了手,下巴的角度不由也變了。

每每有人稱華青空瑨王時,他便是與華青空不一樣的姿態,柳寒兮不禁側頭看,覺得很是神奇,不僅是姿態,還有眼神,臉部微表情,都不同。

“冉大人。”楚司瀾也走了過來。

“公主。”冉星途也禮道。

“一起到府裡吃午飯怎麼樣?菁娘今天一定做了好吃的,公主要是吃了菁娘做的飯,都不會想回皇宮了。”柳寒兮道。

“這……”楚司瀾有些猶豫。

“你十七哥回來這麼久了,你們兩兄妹也還冇有見過啊!一會你哥送你回去。”柳寒兮一捅身邊的華青空。

“啊!好!我一會送你回宮去。”華青空隻得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