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青空將水流沙帶下山,她現在的情況還不能遠行,華青空也急著迴天都,所以將她放在了一戶相熟的農戶家養傷。他曾幫過對方,人家也領情,怎麼也不收銀兩。

華青空心裡十分沉重,二百二十六人,無一活口,隱靈山的技藝就此失傳。更重要的是,原屬於隱靈山的玄靈匣仍不知下落,還不知能不能尋得到了。

他已送信給師父華塵,卻未得到迴應。

華青空回了天都。

他告訴迎上來的姬雅,她師姐正在養傷,已經無礙,也說了不讓她前往,隻待傷好了會來找她,讓她不要離開天都。

又和一直在等訊息的華遠山說了隱靈山的情況,他也唏噓不已。

“這事兒,也不是我們能管的了,這怕是上麵要插手。”華遠山指了指天上。

華青空覺得也是,於是問:“去的這兩日,家裡……可好?”

“除了王爺那位夫人不好,其他人都好。”華遠山搖搖頭。

華青空給他一個詢問的眼神。

倒是姬雅答了:“兩天冇出屋,冇吃飯,冇喝水。”

華青空心裡一驚,忙奔向柳寒兮住的院子。菁娘和冉星途看樣子剛勸過,也在廊下站著。他也顧不得她說的不讓他穿牆的狠話,就直接進了去。

柳寒兮臉色蒼白,微睜著眼躺在床上。

他走到床邊,輕聲喚道:“兮兒,我回來了,你……”

柳寒兮聽到他聲音,眼淚就流了下來,轉身朝向牆。

“你若是氣,打我罵我就是,我絕不還手,可是這不吃不喝傷的可就不是你一人了啊!”華青空也哽嚥了。

“我不想……見到你……你走。”柳寒兮氣若遊絲。

“我走就是了,但你給我起來吃飯!吃了飯纔有力氣罵我!”華青空將拉她到坐起,又給後背墊了枕頭,對著門外吼道:“菁娘,請您進來給七小姐餵飯!”

菁娘一聽勸動了,忙端了盤子進來,而華青空則衝出了房間。

飯好歹是吃了下去,眾人這才都鬆了一口氣。

第二日也吃了早飯,吃罷早飯柳寒兮讓白冽去跟華青空說,一個時辰後請他到書房去。

華青空一言不發地去到書房。

差不多到時辰,柳寒兮領了樓鳳至到了書房。昨天吃了飯應該也睡了一覺,雖然臉上仍是冷色,但好歹氣色正常了,華青空看到也鬆了一口氣。

樓鳳至跪下行禮:“拜見瑨王殿下。”

“樓管家無須多禮,起來吧,大家也不是第一次見了。”華青空請他起身。

“是。”樓鳳至起身,一手中抱的東西全數放在了桌麵上。

“這些是?”華青空望向坐在一邊的柳寒兮。

“王爺的產業。”柳寒兮簡短地答。

“這……許多?”華青空印象中,隻有建府時按規製劃得的幾塊租地,年年有租收,用於這王府裡的日常開支而已。

“您若是明年再回來,會比這多上幾十倍。”柳寒兮又冷冷道,“鳳至,給王爺都說說有些什麼。”

“是。”樓鳳至將所有的資料全數攤開。

“首先是會所,已經開始運營,每月可獲利三千二百兩,除去開支,還剩約二千八百兩。”樓鳳至先將會所的賬冊放在他麵前。

“這是土地契約,一共十一塊。其中四塊正在建,這兩處建的客棧,這兩處建的倉庫。”樓鳳至又將一疊地契和一張地圖攤開,地圖上標註了屬於他們的土地以及用處。

“這是新買下的運局,目前線路是隻在附近三州,正準備開到全禦神國,然後會配合星途那邊禮部的出使計劃,往鄰近外國拓。因開支較大,目前每月獲利約一千五百兩。”此時,華青空的麵前,已是一張新的地圖,是運局的目前及將來的運力圖。

“這是酒樓‘天璿樓’,每月經營下來,也可獲利約一千兩。”

“還有‘喜上眉梢’,但是這裡的所有獲利都是不能動的,要用作夫人的慈善之用。”

華青空有些傻眼了。

“王府原先的產業一萬兩不到,目前不考慮買的地以後還會成倍漲價,應該有二十萬兩了。”樓鳳至看出來了,華青空不理解,於是就總結了一下。

華青空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兩人。

樓鳳至收起東西,退了出去。

“王爺既回來了以後這些就交回給您打理了。我一個女子,老是拋頭露麵也不合適,省得丟了瑨王府的臉麵。”柳寒兮還冇完全複原,說話底氣還冇有那麼足。

“都是你……這纔多少時日?我哪裡會這些?”華青空還在震驚中。

“有樓管家,各處還有彆的管理人員,您隻看需要每月查賬對賬,看他們送上來的檔案,審批或不批,就可以了。”柳寒兮回答。

“這……”華青空完全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他隻會捉鬼,其他都不會。之前華塵還屬意將以後將守霞觀留給他,但後麵還是放棄了。

“您讀得書多,雄才大略,運籌帷幄,這點小生意定難不倒您的。”

“那你做什麼?”

“繡花。”

“繡花?”華青空想起懷裡那方帕子。

“‘喜上眉梢’您不用管,‘天璿樓’是我留給菁娘、星途和鳳至的,您也不用管,管管其他的就好了。”柳寒兮再補充了一下。

華青空頓時無語,要多謝你還給省了兩個工作。

“還有,這個。”柳寒兮從懷裡拿出一封信,遞給了華青空。

華青空打開一看,竟是一封和離書,和離的原因空著。

“過幾天吧,您回來現在父皇和惠妃正高興著,也不能掃了他們的興,等過幾天,你又納了正妃再去說。和離的原因我給您空著,您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孝啊,無後啊,有了姘頭啊,你隨意寫,我臉從那側門進來時便冇有了,無所謂了。”柳寒兮冷冷靜靜地說出了這段話。

“你胡說什麼!”華青空低聲喝道,站起身要來捉她的手。

“臣妾不太舒服,先去休息了。”柳寒兮留下一臉愕然的華青空,揚長而去。

他的麵前,還剩了一張清單,剛纔看到的那些產業都一一列在上麵,不得不說,樓鳳至辦事真的是妥當。

他又苦笑,這一天天的是乾了多少事啊!還繡花,說出來倒是有人信才行。還有,這些事兒是個王爺該做的嗎?!見過哪個王爺做這些事?!這一想也不對,所以彆的王爺的產業是如何打理的,他還真不知道。

他又看向手裡的和離書,又心疼她,自己確實做得不對,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