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從乾坤門裡出來,華青空又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我與乾坤門不合嗎?為何一用就打噴嚏?”他默默想道。

回了一趟守霞觀,找了不少書來看,又請教了持事師兄,也冇有得到答案,最後還是隻有找師父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寫好信,以指為筆畫符將燃燒的信置於符中,中口唸道:“天清地靈,迷道尋蹤,符至則行,急急如律令!”信與符便一瞬消失不見。

他等師父的信也無趣,便打坐靜思,先練了內息,覺得氣血愁湧靜不下心來,於是又唸了一遍靜心咒。

他的唇很好看,不厚不薄,唇線微微突出,紅得也恰到好處,此時不知為何輕輕吐出了他許久都不用的超度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頭者超,無頭者生,槍殊刀殺,跳水懸繩,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債主冤家,叨命兒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為男為女,自身承當,富貴貧賤,由汝自召,敕就等眾,急急超生……

這咒,是否真要用到她的身上?她是否還有屬於自己的魂魄可供他超度?

柳寒兮的絕色容顏出現在他眼前的空間上,散發著淡淡的金光,就是在被捆仙索縛住的那一刻,她是那麼堅定、勇敢甚至有些憤怒,並不是一個鬼或妖能有的神態。

鬼不能見天日,在人麵前,或畏縮或可駭。

妖幻化於天地,在人麵前,或貪婪或諂媚。

總之,他一眼便能辯得出。可是怎麼到了柳寒兮這裡卻辯不明瞭。

華青空一揮手,將眼前影像散了去,可腦中的卻是揮之不去。

正胡思亂想,屋裡突然一亮,一道符出現在半空中。他雙手結印接著按在地上,空中那道符便幻化成一張紙落到他所結的印中。

華青空拿起來一看,上麵隻有一個字:“殺”。

他一臉無語,這還用得著問您吧,我也知道殺啊,可我不想殺啊!

不……想……殺……嗎?

華青空自己也有些吃驚了。

他起身準備離開,可是空中又出現了一道符,差點被他給撞散了,他趕緊退開一步,同樣結印將信拿到了手中。

信上書:“若不想殺,可帶來允州飛仙嶺找我,先回家再來,否則不見也不解”。

華青空這下更無語了,這不玩自己嗎?有解法也不說,讓他山長水遠帶人去,一百七八十歲了還跟個孩子樣的。

當年自己剛週歲,這位老神仙就來到家裡說他放在家裡養不活,非要帶走。帶走了十八年,現在倒好,天天催他回家,早乾嘛去了?!

他翻了個白眼,出了房間,又用乾坤門回到千裡之外的天都。

你問為什麼不用乾坤門去找老神仙,那是因為這乾坤門世間能用之人十個手指頭都數得出來,連執掌守霞觀的華渺也是用不了的,普通人更加不用說了。

華青空輕輕落到柳寒兮住的彆院裡,除了院子裡的燈,房間燈都滅了,想是都睡下了。

他輕輕唸了匿身咒:“神龍吾願,藏山匿水,且化無形,吾敕此令,匿!”念畢,他的身影就變得透明,消失在院子裡。

接著,他直接穿過過牆走進了柳寒兮的睡房,又穿過帳幔到了她的床前。

柳寒兮似乎睡得不好,眉頭緊皺,額頭上都是細細密密的汗水,雙手也緊緊攥著被角。

“這是……做噩夢了嗎?”華青空心裡想,於是他左手捏了一訣,右手輕輕點在柳寒兮的額頭上,這才見她舒展了眉頭。

她臉上的汗水還在往下流,華青空也不知怎麼想的,就左手按在床邊,右手繞起自己的袖子想去替她擦一把,冇想到,這時柳寒兮剛好翻了一個身麵向他,整個身體死死地壓在了他落在床上的左袖上。

匿身咒隻能匿,就是讓人看不見而已,並不是不存在,人也存在,衣也存在,所以是實實在在被壓住了袖子。道袍袖口及膝,十分寬大,這若是要硬拉扯,怕是要將她拉醒了。

他乾脆在床邊坐了下來,細細打量著進入甜夢的柳寒兮,彎彎的柳葉眉,長長密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豐盈的唇微帶著笑意。

華青空突然想起華遠問他的那句“是否美若天仙”,他答了“是”。

世人道狐妖最美,他也曾殺過一隻,美是美的,可是不如她。

看了半天,這纔想起來今天晚上到底來做什麼了。

他有件事情還有些疑惑。

聽冉星途所說,她一直隨身帶著天師符,而且無符了她也並不會使用那股力量,那麼,之前死的兩人又是誰乾的?萬庭宇身上的鬼符又是誰下的?他擔心柳寒兮身上還有彆的力量,於是想趁她睡著來檢視一番。

華青空心裡默唸咒語,右手劍指直抵她胸前,細細感應是否有彆的靈力存在,可是一觸到她的柔軟的身體,他整個人就跟觸電了一般,法力也散了。

他慌忙唸了一遍靜心咒,再次屏氣凝神,再次確認,結果一無所獲。除了被自己鎮壓的那股強大陰氣,再冇有彆的靈力存在。

華青空皺起了眉:“難道不是她乾的?難道真是巧合?兩人的死是意外?”

但萬庭宇絕不是巧合,是真的被下了鬼符,如果不是師父讓他來,十天半月也就病死了。

看來,圍繞著柳七小姐的迷還真多啊!

華青空試著扯了扯左手衣袖,簡直是紋絲不動。

可真夠重的,一個女兒家家,生得這麼大個兒,華青空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下,她身量比普通女子高了不少。

就在他打量的同時,柳寒兮真動了動,不過並冇有動身體,而是將自己的頭往外挪了挪,眼看就要掉到枕頭下,他忙去拿左手接了。

她溫熱的臉緊貼著他的手心,他的大拇指正放在她圓潤的臉頰上,於是,他輕輕動了動大拇指撫了撫她的臉,心竟快速地跳動起來。

華青空就坐在床邊半彎著腰,左手托著柳寒兮的臉,以一種奇怪的姿勢保持到了天明。

直到雞叫,柳寒兮才翻身朝向床裡,把華青空的袖子還給了他。

華青空微微翹起嘴角,扭了扭比練功還累的腰,穿牆而出。今天他要回趟家,然後再來找柳寒兮,將她帶走。

柳寒兮睡了一個無比舒服的覺,連夢都冇有做,一覺睡到了大天亮。起身時,覺得右臉一直燙燙的,不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