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上上下下檢查了來接她的冉星途,一身象牙白的緞製常服,頭戴銀冠,佩玉、荷包都精緻無比,簡直是帥出了天際,這才放了心。兩人坐了備好的車去宮門前接端慧公主楚司瀾。

柳寒兮那天去看端慧公主,藉著幫她取布的時間趁機參觀了她的衣櫃,大多白色係,所以今日冉星途的第一眼是用的她最為喜歡的象牙白。到了宮門前一看,果然,楚司瀾穿著一身櫻白的衣裙,白中稍點粉,頭花也用了柳寒兮送的粉色珠花,看起來俏麗可愛。

做媒做到連衣服、髮飾都要準備,也怕是世上少有了。

冉星途遠遠地就看到一位身姿嫋嫋的少女款款走來,完全冇有宮廷的奢靡之氣,就如桃花般清新可愛。

而楚司瀾越走越近,看到柳寒兮身邊站著一位身量極高,身板挺直的年輕男子。走近了,纔看到他生得很是漂亮,笑眼彎彎,不由有些臉紅。

“公主。”柳寒兮上前握了她的手。

“臣冉星途拜見端慧公主。”冉星途也行禮。

“端慧見過冉大人。”楚司瀾也回禮,臉已緋紅。

“都這麼客氣的話,就冇有辦法愉快的玩耍了。”柳寒兮一左一右拉住兩人的手,“我叫他哥,你也叫哥,我叫她瀾兒,你也叫她瀾兒。這樣出門纔不會那麼顯眼,否則這街上的還不都去看公主啦!”

三人上了車去城裡最熱鬨的街。冉星途發現柳寒兮臉上有些密密的汗珠,臉色也有些發白。

“小姐,是不舒服嗎?”冉星途關心地問,他和菁娘還是一直稱她小姐。

柳寒兮搖搖頭,隻道:“天太熱了,一大早就熱死了。”

冉星途就從自己坐的這一側車椅角落裡打開一個小門,原來,這車上竟然有個櫃子,他取出了兩隻封好的小瓷瓶。

“燕窩湯。”他一邊說,一邊打開一隻雙手奉給公主,接著又打開另一隻遞給柳寒兮。

“這隻兩三口,又解渴又不怕時間長了會壞掉。我哥發明的,為了我這個難搞的妹妹。”柳寒兮笑道對一臉懵的公主說,她對產品保質期有著病態的關心。

公主眼中有了平日裡冇有光彩,她似乎很喜歡這個小小的瓶子。本不該在人前飲食的她決定試一試。於是拿袖掩了瓶子輕輕嘬了一小口。一股輕甜的液體滑入了她的口中。

柳寒兮已經“咕咚咕咚”乾掉了一瓶。

“公主,味道可合口?”冉星途問。

“很,輕甜又很滑,吃不到燕窩呢!但有燕窩的香氣。”楚司瀾驚喜道。

“我娘天未亮就起身煮,煮得時間長,而且篩過了。我們家這位小姐,吃不得疙疙瘩瘩的東西。”冉星途笑道,柳寒兮還有嚴重的密集恐懼症。

楚司瀾吃過各種珍饈美味,卻不曾遇到有人對一件簡單的食材如此用心,對愛的人纔會如此用心吧。她時常聽柳寒兮把哥和菁娘掛在嘴邊,也是因為得到瞭如此的關愛纔會心心念唸吧。

車外的喧鬨讓她的思緒扯回了現實,看到坐在對麵的柳寒兮已經快將半個身子都探出車窗外了。不一會兒,馬車便冇有辦法再往前走,三人都下了車步行,隨著人流邊走邊看。

“夫人夫人!”

“七嬸,生意好嗎?”

“好著呢,肉都帶少了!我一會要再去添些!這幾串給您留著呢,我說怎麼還不出來玩耍!”

七嬸將幾串烤肉塞到柳寒兮的手中,謝她教了自己烤肉串的方法,又幫她占到了做生意的地方。

柳寒兮將肉串分給三人。

楚司瀾看著香噴噴、油乎乎的肉串問:“當……當街……吃?”

“不然呢?今日就不要端著公主的架子了!還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呢!”柳寒兮已經開始啃,冉星途也笑著開始啃,楚司瀾看著周圍,有的人吃糖葫蘆,有的人吃肉串,還有端著麪湯在東張西望的,於是也舉起了手中的肉串。

三人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玩,帥的帥到極至,美的美到極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

“公……”

柳寒兮忙瞪一眼冉星途。

“司……司瀾累不累,再往前走就是運河了,可以遊船。我和船老闆熟,提前訂了一隻,備了午飯在上麵,其他人應該已經去了。”冉星途紅著臉叫著她的名字。

“好……好啊!”楚司瀾也紅了臉。

她這半日,做了許多自己一生都不曾做過的事。原來,宮外是這麼好玩,難怪她的端寧姐姐,她的十七哥,都不願意回宮裡,隻想在外麵玩。

往前走,果然就看到了河岸。岸邊本就有很寬的路,這會兒連河邊都擺上了各種各樣的攤點,河上還飄著好多畫舫。

楚司瀾從未見過這許多的人。冉星途伸開雙臂,將柳寒兮與楚司瀾以左擁右抱之姿護了起來,但僅是環住兩人,並冇有一點身體的接觸。

幾人要過了河岸上的紅橋才能到畫舫所在地。

柳寒兮個子高過一般女子,與一般男子相當,她越走眉頭皺得越緊。

“哥,快帶司瀾離開橋頭範圍!快!要出事!”她停了腳步。

冉星途個子高過她,也已經看到,橋本是一條通路,因為景色太美,有人駐足,所以橋上的人越積越多。

橋本就是木橋,載重很低,這麼多人上去是要出事的。

“走,我帶你們兩個走!”冉星途此時冇有辦法,隻能左右摟緊了兩人,想以輕功帶走。

“我去找莫捕快幫忙,你管好司瀾!她最重要!”柳寒兮話音落,已一頭紮進了人群裡,她已經看到在街麵上巡街的莫棄雷。

“公主,得罪了!”冉星途掃開周圍太近的幾人,將楚司瀾攔腰抱起,楚司瀾不知道怎麼了,嚇得縮進了冉星途懷裡。冉星途再不能顧其他,幾步奔到河邊,在沿河的石柱上借力,高高躍起,落在了離河最近的一座畫舫之上。

“冉大人!”這畫舫之上,是原來工部一名林主事及其家人。

“林大人,這位是端慧公主,煩您照料一會兒。”冉星途立即道出了她的身份。

“啊!拜見公主!”一人家拜道。

“司瀾,這位是工部林主事,我一會就來尋你,切記,不要亂走,等我來尋。”冉星途一著急,看著驚魂未定的楚司瀾,竟握了她的手。

“嗯,你快去幫忙,我可以照顧自己。”楚司瀾給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

船離橋不遠,冉星途已經看到橋下騰起一團團煙塵。

“大人放心,我們定會照看好公主。”林大人也是可靠之人,和冉星途與柳寒兮都相熟。

冉星途又躍回到路麵上,仍回頭不放心地看了楚司瀾一眼,楚司瀾朝他重重地點頭,自己又退回到畫舫內些,好讓他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