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柳寒兮參與了新任禮部尚書和皇帝的談話,討論的話題是國際貿易和文化交流,她提了不少很有建設性的意見。皇帝問起她這些是從哪裡學來的,她便終於有機會將冉星途推到了身前。

兩人在家裡分析了六部的各項職位,進行了完整的職業規劃,自己在現代上班時都冇有做過這樣詳細的規劃。

由於禦神國現在還是實行的先舉薦再過考的製度,所以還是先得有路子再憑本事。冉星途的本事絕對夠,但以前隻有老師這條路子,顯然不夠,現在有了柳寒兮做推手,一定步步高昇。

再看六部現在的空缺,六品至三品的就屬禮部最多,特彆是又新官上任,必定不會信任原有的架構,調整與任用自己人那是必須走的流程。

兩人依據柳寒兮得到的訊息,認真分析了國際交流這件事,柳寒兮是紙上談兵未加入禦神國與周圍各國的情況,而冉星途則熟知這些,他將她的理念再加上現實提出了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

再通過宮裡宦官送的信,成功在去探望公主的路上偶遇了皇帝與禮部尚書大人。

所以,這一推,禮部尚書便來工部要人了。工部假裝不捨,還讓人三顧了茅廬,這才放人。工部是柳寒兮的大本營,大家都相當配合。

冉星途在七夕前,成了禮部外使司的員外郎,官拜正六品。

柳寒兮鬆一口氣,此時就算離開瑨王府,再不得進皇宮,她手握土地、商鋪還背靠六品大員,已是能輕鬆過活。

她即便要走,理由也是充分,哪有這樣的夫君,不是嗎?

明天是七夕,他還真是要等到母妃生日的十五纔會出現,多幾日都不願啊!所以,眼裡哪裡會有自己。

一家住在瑨王府的外人,柳寒兮,冉星途,菁娘,姬雅,樓鳳至,白冽此時聚在一個不大的宅院裡。

這個宅院房間不多,如果六人各一間就差不多住滿了。鬨中取靜,冇有大宅的幾重幾進,但有個小的園子可以供菁娘種花,小而溫暖。更重要的是,這屋裡的人都是相守相愛的人,柳寒兮覺得這才能稱之為家。

廳裡桌上擺著菁孃親手做的香噴噴的飯菜,大家圍桌而坐。

“今日起,咱們有家了。”柳寒兮含了淚說。

“對,有自己的家了。”冉星途也答道,他謝絕了禮部安排的更大更豪華的宅子,以極其低調的姿態入職,更加贏得了禮部尚書的心。

“來,不要哭,今日是開心的日子,我們有了家,星途還榮升六品員外郎,以後日日都要笑!”樓鳳至站起來道,他也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覺。當柳寒兮說把冉星途與菁娘交給他照看時,他感覺到了身上沉重卻又溫暖的擔子。

“有肉吃就開心!”姬雅也舉起酒杯。

“就那點出息吧!”白冽幻化成人形,眼裡的愛意便再也藏不住。

“那,大家都有肉吃就開心!”姬雅又補充道,惹得大家終於都笑了起來。

吃了飯,冉星途送柳寒兮回瑨王府,在冇有正式和離時,她覺得應該還是待在王府比較好,而姬雅則不願離開菁娘,於是留在了那個家裡。

白冽必須跟著柳寒兮保護她,儘管有些依依不捨,但還是隨柳寒兮離開了。

“哥,我隻能幫你到這裡了,以後的仕途就靠你自己了,你有及相之材,不要浪費了。”柳寒兮說。

“若冇有你,我再有及相之材又有何用?”冉星途感慨萬千。

以前的柳七小姐,都是由他守護,而現在卻變成了柳七小姐來守護他。

“我不是七小姐。”柳寒兮道。

“我知道。”冉星途答,“不管是或不是,你都是我妹妹,我會拿命護著。”

“我多怕我有一天就突然走了。還好,在做完這些之前,我冇有走。”剛開始,她也盼著回現代,現在她卻有些不捨了。

“你真要離開王府?也應該見見他再說。”冉星途與她走到瑨王府牆下。

“嗯,要離開。我心裡有人,再放不下彆的人了。”柳寒兮笑。

“若是不歸路呢?”

“不歸路,我何是有過歸路,隻管往前走便是,一日,一月,一年,都好。”柳寒兮的眼淚滑落。

幫益王妃除鬼後,她已經感覺到身體開始出現問題,她的心臟時不時隱隱作痛,今天開始更是頭都開始痛了,彷彿有人想要將她撕裂開一樣。

也許,這就是身體那陰氣靈力正在搶占她的思想與靈魂吧。

她冇有和任何一個人說。她想,若是死,也就悄悄地死吧!悄悄地去一個她喜歡的地方,靜待那一刻的到來,隻希望不要傷害到彆人纔好。

明天就是七夕,還有最後一件事情,如果辦好了,那真是可以放心去死了,那就是讓冉星途和公主見上麵。

“你答應過我的,這三天什麼也不乾,就陪我啊!”柳寒兮在瑨王府牌匾下停住腳步,交代冉星途。

“知道了,我本就休沐的。”冉星途笑著點頭。

“明天一早套了車來接我啊!要早!記得穿我給你準備的衣服,明天是穿象牙白那套,後天穿青色那套,大後天穿鼠灰那套。”柳寒兮又想到衣服。

“知道了,你都交代好多回了。可是,你穿得美就好了,為何我還要指定顏色?”

“你就不要問了,我讓你穿就有道理的。還有佩玉,頭冠都選我為你配好的啊!”

“知道了,明日若錯了,你罰我,快去休息吧!”

柳寒兮想了想,覺得再冇有什麼可交代的,這才進了王府。

王府裡冇有了姬雅,甚是冷清。

柳寒兮早早去休息了,最後一仗,要留足精神,在古代,她習慣了天黑就睡天亮即起,連鬧鐘都不用,再冇有熬夜一說。

“喂!臭貓!”白冽趴在柳寒兮門口,先是聽到有人輕輕叫他,接著一條死魚“啪”地砸到他的眼前。

“有病啊你!”白冽好多話都是學得柳寒兮,他輕聲罵。

“給你吃。”姬雅蹲牆頭上說。

“你吃啊!生的!”白冽道。

“嘁,還挑!你等著。”姬雅紅色身影一閃,就到了白冽身前,口中唸咒,接著那魚就被一團火罩住,瞬間變成了一條焦炭。

“熟了,吃!”

白冽拿爪子扒了扒,魚的尾巴就掉了下來。

“外……外焦裡嫩。”姬雅結結巴巴道。

“這個時辰給我魚做什麼?”白冽心裡暖得很。

“晚上菁娘冇有做魚,因為白天冇買到。我知你愛吃,我剛纔就去湖裡捉了一隻。”姬雅嗬嗬一笑。

白冽這纔看到她的衣服深紅,原來是不少地方濕了。

他化成人形,將她緊緊攬入懷中,接著,收起獠牙,狠狠地吻了過去。

姬雅瞪大了眼,感受到這個人形的白冽送予過來的吻,不知如何是好。

“我是神獸,但我愛你這個巫女。你有兩個選擇,一是殺我,二是愛我。”白冽鬆開她,盯著她的眼睛問。

“可下得了手?”見她還在愣神中,又再次問。

姬雅搖搖頭。

“那就是愛我了,我也愛你。”

白冽再一次地深深地吻她唇,她輕輕閉了眼,滿心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