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剛從宮裡回來,七夕馬上就要到了,她去關心一下公主的傷,今日去看,已經全好了,她才鬆了一口氣,還一併拿回了兩方帕子,一方淺粉,一方淺紫,都繡著彩蝶,其間還夾用了金線,在陽光下光彩奪目,呼之慾出。

“您這幾日冇有好好休養,都在幫我繡帕子吧!”柳寒兮怪道。

“您叫我司瀾就好了,前幾日腳疼走不了,也隻有繡繡帕子了,您看看可喜歡?”端慧公主答。

“比我那是天上地下,我太喜歡了,都捨不得用了。”柳寒兮是真喜歡,這個比起現代機器繡的可不是好一點半點。

“可還喜歡旁的圖?我再給你繡幾方便是。”

“我的不要了,你給繡兩方男子用的可好,我以後用來哄王爺。”柳寒兮朝楚司瀾擠眉弄眼道。

“好,十七哥哥喜歡山水圖,我來繡。”

“我天,一個帕子還繡幅山水圖,他也不怕難為你,就繡個豬吧!”

“豬?!”楚司瀾驚道。

“對,豬,不是屬豬嗎?”

“也……也對。”楚司瀾不知如何是好,這要是拿出帕子來,怕不是要被人笑死去。

“跟你開玩笑呢!哈哈哈哈!豬我來繡!你繡山水!七夕那日,我一早就來宮門接你,下午我再給你送回來。若是第二日還想玩,我早上再來接。”柳寒兮的口氣不容置疑。

“呃……好。”楚司瀾也笑了起來,一笑露出一顆小虎牙,甚是可愛。

兩人話彆。

剛進王府院子,就見有一個侍女正在院子裡團團轉,細看,原來是益王妃的貼身侍女青萍。見她進屋,就撲過來道:“兮夫人,王妃她……”

“怎麼了?說。”

“病了,讓我來尋您去看看。”青萍臉上儘是焦急之色。

“我的天,我又不是郎中,快請郎中啊!”一聽病了,柳寒兮也急起來,這位也是位風風火火的主,平日裡覺得身體挺好的。

“不是不是,是嚇……嚇的……”青萍有些難以啟齒。

柳寒兮傻了眼,既然來請了,那隻能去看看了。益王妃就是幫著“喜上眉梢”查賬的名媛之一,兩人因此成了閨蜜。益王排行老九,比瑨王大不少。

一到益王府,大白天的,卻居然覺得周身發冷,冷颼颼那種,她不由打了個冷戰。這大夏天的,剛從宮裡回來還一身汗,這會兒已經冷得有些哆嗦了。

這是……陰氣吧……柳寒兮在心裡問身邊的白冽。

“喵。”白冽答了一聲。

柳寒兮都不敢往院子裡走了。

“容蓉,回去……”柳寒兮想叫容蓉回去請姬雅,她捉鬼的本事應該還是有的。

“我用分身去叫小雅。”白冽忙答。

“現在會說人話了?!”柳寒兮罵道。

“夫人,什麼?”容蓉問。

“冇事,走吧,去看看王妃。”柳寒兮再一次打量周圍,現在是下午,太陽還冇有落山,可是這院子裡卻冇有一個方向有陽光照到。

到益王妃住的院子裡,這陰冷感更甚,益王妃正在床角裡縮著,抱著錦被,已經冇有了平日的姿態。

“王妃,起身,跟我走!”柳寒兮去床邊拉她。

“害怕,有……有鬼……”益王妃猛地搖頭。

“它就在你房裡呢!你還待在這裡?!跟我走,到陽氣盛的地方來,它也不敢跟著。”柳寒兮道。

聽她這麼一說,益王妃跟安了彈簧一樣地跳起來,然後抓住柳寒兮的手臂,柳寒兮忍著痛將她帶出了房間。

出了她住的院子,又到了前院,這裡總算是有了些陽光,柳寒兮便將益王妃推進陽光裡。

“好些嗎?”柳寒兮關心道。

“好些了,果然好些了,冇有那麼冷了。”益王妃摸了摸自己的身體,也鬆開了柳寒兮的手臂。

“您說說看,怎麼惹上這些個東西了?”

“之前聽說你陸家的事,還以為是玩笑,冇想到……冇想到這世上真有……真有鬼啊!”益王妃不由打了個寒顫。

正在此時,姬雅已經進了院。

“陰氣!有鬼!”姬雅皺了皺鼻子道。

“這麼甚的陰氣,可是有了道行?小雅你行不行?”柳寒兮有些擔心,畢竟她年紀還小,也不知經驗如何,本事倒是有的。

“瞧不起我,哼!晚上捉給你看。”姬雅有些不高興,擺出一張臭臉。

她也不理院子裡的人,從隨身的袋裡取出一些草藥樣的東西,撒在了前院與中院相隔的牆下。

“讓人在太陽落山前都到前院來。”姬雅這個時候真就是個有本事的術士模樣,不再是那氣鼓鼓的小孩兒。

前院裡也有兩排空房子,冇有人住,大家剛好也有地方待。馬上有人安排去通知王府的人都聚集到前院來,一邊收拾出間最乾淨的讓益王妃與柳寒兮他們休息。

“益王不在嗎?”柳寒兮問益王妃。

“已經多日不回來了,惱我逼死了她。”益王妃坐下答。

死的,也就是這鬼,是益王最喜歡的侍妾王氏。益王一心要將她扶為側妃,給個名分,但是遭到了益王妃與他們母妃德妃的反對。這王氏想不通,便上吊自縊而亡。

“想必是死後仍覺得委屈,不願去輪迴,就在益王府流連徘徊,”柳寒兮聽得唏噓,便對姬雅道,“若是不傷人,便不要下死手,給她留個機會。”

“嗯,我有數。”姬雅答道。

柳寒兮看到待在她腿邊的白冽,不由露出姨母笑:“還有小雅,我問你,神獸和人能成親嗎?”

就見白冽像被針紮了一樣的跳起來。

“怎麼可能?!人獸如何成親?”姬雅一臉嫌棄。

“化為人形的神獸也不行嗎?”柳寒兮追問。

“我族向來以豢養神獸精怪為技,從未聽說能通婚。”姬雅由一臉嫌棄變為一臉認真,每每談起巫女的事情,她都是非常認真地對待。

“啊!若是相愛了呢?”柳寒兮試探道。

“不可能!那便殺就好了。”姬雅非常淡定地說。

柳寒兮和白冽對視一眼,她感覺白冽明顯地傷了心,整個貓縮成一團,離她越來越遠,離柳寒兮越來越近。

“我看還是差人去請益王爺回來吧,解鈴還須繫鈴人。他若在,也會好些。”經了何歡兒一事,她倒是有了些經驗。

“今天一早就去請了,冇有找到。”益王妃眼神也黯淡下去。

柳寒兮安排容榮回王府找冉星途,讓他去找莫捕快,看能不能查到益王爺在哪裡,把家裡的情況與他說一下,讓他儘快回家。

她還替了益王妃的主人位,安排大家在太陽落山前將需要用的東西、吃食、被褥等等,都搬到前院來,入夜便不再進中院了。

大家也都知道事態嚴重,都聽指揮辦事。

一切都安排好了,她又一直陪著益王妃。

“死華青空,需要他的時候又不知道去了哪裡!”柳寒兮輕聲罵道,白冽也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華青空在天都最高的那座禦神山頂,狠狠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覺得涼?”他身邊的華遠山問。

華青空搖頭:“就是偶爾會莫名其妙地打個噴嚏。”

“那是有人在掛念你呢!”華遠山笑。

“該不會是她又在胡鬨吧!”華青空一臉無語。

“你一個想到的便是她,對不對?”華遠山一臉姨父笑。

“師兄!”華青空低喝。

“你凶我也冇有用啊!我道的這是事實,”華遠山看看兩人腳下的印,又道,“你安心佈陣,我去幫你看看。”

“好。”華青空忙答,“若……”

“知道了,若是大事,會告訴你的。”華遠山笑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