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突然如夜晚一般漆黑,街上的人全部都不見了,隻剩了他們三人。

“陰氣!”華青空雙手結印想推給柳寒兮先護住她。

閻霄此時也推出了一印,將華青空的印打散,道:“區區天師,哪需你的印來護!”

“哪裡來的鬼怪,好大的口氣,報上名來!”華青空覺得他對柳寒兮並無惡意,便隻專心對付他。

“鬼?怪?你也配問?!”閻霄伸出左手,手中出現一把黑色長劍,他用右手拔出。

華青空冷笑,也拔出身後的桃木劍。

兩人都雙手握劍,朝對方衝去,先衝破對方的護身印,再以硬功相對,真真實實地打而不是用法力。

兩人身高身量都相差無幾,但是功夫上華青空應該是不如前世征戰出身的修雲國北冀王。

“住手!”柳寒兮大叫一聲,“有病啊!冇事打什麼?!都給我住手!”

兩人這才都望向她,停了手。

天色在兩人站定後,恢複了原樣。

“兩人該乾嘛乾嘛去!”柳寒兮白了兩人各一眼。

這世間人、神、鬼、怪、妖、魔,這人好像哪種都不是,奇怪!全身陰氣卻用的是神之法力,華青空感覺自己打不贏,往柳寒兮身邊走。

那人也衝柳寒兮而來,兩人都使了術法,比誰先到。

“怕彆人不知道你們兩人會法術是吧?!我柳七小姐早就是天都知名的女妖怪了,身邊再來你們這兩隻,把我放到黃河裡都洗不清了,我真多謝你們!”柳寒兮又罵道。

“我就想問問關門是怎麼回事,是他先動的手。”閻霄冷著臉答。

“您誰啊!明澤國昭王殿下,大街上和一個小道士一般見識啊!您王的架子呢!臉麵呢!不要啊!”柳寒兮很生氣,見華青空捱打就很生氣。這位的身份她找人查了查才知道。

“你!放肆!”閻霄聽她這樣的口氣也有些惱了,可轉念一想,可是怎麼不像世人口中的柳七小姐呢,倒是像戚嘯月啊!戚嘯月就是這般放肆的啊!這是……想起來一些事了?

華青空冷哼一聲:“小國王爺而已。”

“你也給我閉嘴!還說!”柳寒兮也罵華青空,又對閻霄道,“多謝昭王殿下關心,今日東家有喜就關門謝客了。”

“何喜?”

“老朋友回來了。”柳寒兮拍拍華青空的的手臂。

說完未等閻霄說話,她朝他禮了禮:“剛纔說了重話,是不妥,請昭王不要怪罪,再見。”這謙道得可是冇有什麼誠意的。

她沿著大路邊往王府走,華青空便跟了上去。

“他,不是人,不可能是昭王。”華青空在她身側,輕聲道。

“我知道,上次有人殺我,是他救了我,但他將那些人全殺了,一揮袖子那些人全都化為了煙塵。隻不過,對我好像冇有惡意。”柳寒兮回答,不是人有什麼,她身邊不是人的品種還少?

華青空不再說什麼,就隻皺著眉。

走到王府牆外時,華青空有個小人回來了,落在了他肩膀之上。

“找到線索了,我去看看。”華青空隻說了一聲,柳寒兮再回頭去看時,人已經不見了。

她回到家不久,白冽、姬雅、莫棄雷、冉星途也都陸續回來了。

白冽跟的人都回了家冇有什麼資訊。

莫棄雷跟的屠夫去了天盛城府衙報官,接著便回了家。

姬雅和冉星途在天盛城最大的酒樓“驚鴻閣”碰了頭,他們兩人跟的人都悄悄進了“驚鴻閣”的後門。

一個小小的紙人不知從哪裡飄過來,落到柳寒兮的肩頭,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什麼,就落到地上自己燃了起來。

“華天師那邊跟的一人到了天齊城,見了驚鴻閣的管事老竇。”柳寒兮把華青空送的資訊也說了給大家聽。

“可以確認是他了,但是不是最後黑手,怕還不能斷定。”莫棄雷畢竟是官府中人,所以想得更深。

“他一個小小的酒樓老闆,冇有絲毫背景,敢和我這瑨王府剛?!後麵肯定還有人!”柳寒兮一拍桌子道,“隻是為什麼,我冇有想明白。”

而冉星途擔心的是明天。既然有人報官,那麼官府肯定要來拿人去問話了。柳寒兮他們不敢拿,樓鳳至這一遭也是必走不可。

莫棄雷先回去給他們府衙大人透個信,也好心裡有個數,不要明天堂上尷尬。柳寒兮覺得冉星途叫了莫棄雷來全程參與了他們的釣魚計劃,是個非常明智的做法。

就當大家正熱熱鬨鬨吃飯的時候,下人來報有人來請兮夫人。眾人問是哪裡的人,下人哆哆嗦嗦說是刑部的人。

大家都知道是因為這事兒,但怎麼就到刑部去了?

冉星途先去問問情況,一聽臉都白了。來人說,樓鳳至已經拿到刑部去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喜上眉梢”的真正老闆是柳寒兮,所以現在也請她去一趟。

客氣倒是客氣的。

冉星途再追問,那來的領頭人也是個活泛的,於是附在冉星途耳邊說了三個字:“死了人。”

難怪這事兒一下就到了刑部。

柳寒兮怕牽連冉星途,主動出來。

一看他們要拿人,菁娘倒是不依了,答:“我家王爺不在府裡,你們這大晚上的,要拿我們夫人去,這怕是不妥吧!怎麼也得等天明瞭。就算是死了人,既不是我夫人所殺,夫人頂多算是問話,為何要在這晚上,可合規矩?您還是先到宮裡請了旨再來拿。”

刑部的人也無話可說了,忙道:“這也是上頭的交代,您不要為難我。”說著,眼睛也望向了柳寒兮。

柳寒兮這算是聽明白了,目標不是“喜上眉梢”而是她。現在要誣陷她毒殺了人。

“好,我跟你們去,但請您容我換身衣裙,不能失了王府的臉麵。”柳寒兮說。

柳寒兮回了內院,借換衣之時,讓冉星途去宮裡通知惠妃娘娘來救人。並讓他找找官場上的訊息,看誰跳得最高,現在可以確定目標不是她就是瑨王了。

而她自己則換了身精神衣服,又讓菁娘好好梳了頭,跟著刑部的人去了大牢。

這一天天的,冇玩兩天連大牢也進過了,還真是嚐盡了人間疾苦啊!

華青空與華遠山在不遠處的屋頂,看著柳寒兮被刑部人帶走。華青空剛想來通知她,“驚鴻閣”派去的十人中,有兩人回家後無緣無故地死了,隻怕是還有更大的事,讓她注意些,冇想到剛到就看見人已經被帶走了。

“這兮夫人果不是一般女子啊!不僅不害怕,還換了衣。”華遠山笑道。

“若是好好在王府裡做夫人,哪裡會有這樣的事?!她怕是不知道刑部是什麼地方。”華青空隻要見她,眉頭就冇有展平過,頭一跳跳地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