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上眉梢”奶茶店在天都天盛城正式開張。

開張那天,皇上和惠妃雖然冇有來,但派了貼身的人來參加,順便打包了兩杯招牌珍珠奶茶回宮裡喝。

“喜上眉梢”都是采用的獨幢小樓,外表漆成淺淺的粉紅與粉藍的馬卡龍色,牆上畫著詩意的山水、桃林、俏鳥。

奶茶可打包,可堂飲,堂飲在二樓,二樓是個開放的區域,分了兩區:左側粉藍區坐男士,右側粉紅區坐女士,廳中間則是公共區域,若是不在意的,則可混坐在公共區域。

在公共區域還有個看台,會不定期有戲法、插花、琴藝等等不同種類的表演。

旗艦店主樓的後麵還有個極大的院子,分為辦公區、材料區、加工區、半成品區、成品區,井井有條。

柳寒兮對員工展開了多層次的培訓工作,包括:質量體係,食品安全體係,客戶服務流程及要求等等。她將在現代下級公司去檢查工作的管理體係一一應用了起來。

自開業來,“喜上眉梢”有了皇帝的背書,再加上獨特的味道,簡直是賓客如雲。

有時小樓裡裡外外都是人,連插腳的地方都冇有,有人甚至從彆的城趕來湊熱鬨。

柳寒兮看到這樣的好生意,一方麵加快新產品的研發和迭代,以免客戶失去新鮮感,另一方麵考慮到安全問題還要請些秩序維護者,最後,加入了外賣這一服務。

感覺人手有些不夠了。

她讓樓鳳至寫了個招聘的牌子擺在店門外,希望能招些幫手。

這天她也無事,就趁著一早店裡人不多到了店裡檢視一番。她和瓊鶯坐在樓鳳至辦公室裡看賬目,瓊鶯從屋裡看著樓背後畫的桃林和鳥兒說:“四不像。”

“什麼?”柳寒兮抬起頭。

她已經能看懂賬本,原先的中文字賬本簡直冇有把她給送走,她花費了些時間教了樓鳳至和賬房先生用數字,這才解決了問題。但是她現在每次看到算盤就頭痛,好想念計算器。

“那鳥兒,畫得不知是什麼。”瓊鶯好像有些生氣。

“我看挺可愛。下回你說你愛哪樣的,我讓畫師按你說的畫。”柳寒兮又低下頭去看賬。

現在兩人基本形影不離了。

“兮夫人,外麵有位公子看了咱們店門外的告示,說要來找活兒乾。”一個負責清潔的員工跑過來說。

“那叫招聘廣告,讓他進來吧!樓總去庫裡了,我給把把關吧。”柳寒兮糾正道,一邊帶了麵紗。

“兮……夫人。”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在柳寒兮身前響起,她從賬本上抬起頭。先是看到了件鐵青的緞製常服,她的眼睛正好到對方腰際,這腰,不錯!再往上看是一副闊肩,接著是如刀削般的下頜,最後是一張帥到爆表的臉,有些混血的感覺,鼻梁高挺,眼窩微凹,顯得眼神特彆深邃,飽滿的嘴唇,簡直完美!

“你……想……找工作?”柳寒兮疑惑地問。

就這樣的,還找工作,搞笑嘛不是?

“正是。”他笑了,笑起來還很好看。

她居然發現了一個比冉星途還要帥的人,不行了,這禦神國的男子都長在了她的審美上啊!她居然有些期待她的王爺了,彆人口中的一表人材的瑨王爺,該不會也是這麼帥吧!完蛋了!顏控的她簡直受不了。

但作為一個有夫之婦,她很快冷靜下來。

“我這裡一個月月俸還買不了你身上一片布,十年俸銀還買不了你腰帶上這顆寶石,您到我這裡來找工作,是想找我‘喜上眉梢’的麻煩嗎?”柳寒兮笑了。

“不是找麻煩。本……我是不缺銀子,覺得你這‘喜上眉梢’有趣,以後回了國也開一家,來取取經。”帥氣公子道。

“你倒是敢說啊!直接上來就準備盜版我們啊!”柳寒兮一拍桌子。

“我去彆的國開,不阻你生意。”

“那請問公子會做什麼?”

“排兵佈陣。”

“敢情您在貴國還是位將軍?不好意思,我們池子太小,容不下您這條龍!請回吧您!”柳寒兮簡直了,這都什麼人,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龍……”閻霄聽到從她口中說出的“龍”字,竟愣住了。他的月兒當年見他時便說他是真龍而非人類,他還不信,隻當她喜玩這些精怪,想拿他開玩笑。

“您隨便給個活乾就行,我保證能乾好。”閻霄就想賴在她的身邊。

“這杯請您喝,不用花錢,請回吧,我們這裡的工作都不適合您。”柳寒兮將一杯新做好的珍珠奶茶放到了他的手中,讓下麪人將他請了出去。

閻霄手握著溫熱的奶茶,恍恍惚惚地走出了“喜上眉梢”。

“王……”破雲跟上。

“買下對麵那間鋪子,開個書局。”閻霄瞟了一眼“喜上眉梢”對麵的一家糧店。

“您真要一直留在陽間?法力……”破雲擔心道。

“少些,又不是冇有,再說這人間用得著法力嗎?以前領軍殺敵不也以血肉拚,何曾怕過,現在反而怕了?!”閻霄略帶了些怒氣。

“是,屬下多言了,請王恕罪。”破雲低頭道。

“你去辦吧!我要明一早就能賣書。”閻霄回頭看了一眼“喜上眉梢”,又喝了一口柳寒兮親手遞過來的奶茶,滿心歡喜。

玄靈匙不知所蹤,使得他無法使用玄靈匣去找戚嘯月丟失的魂魄,但好在人找到了,想見時就能見到,也是好的。

“北冀王殿下!”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喚,已經多年未有人這麼喚他了。

他猛地回頭,見到一個年輕女子。

“你是?為何知我身份?”閻霄問她。

“我是月主人那隻柳鶯,名叫瓊鶯。”瓊鶯答。

“原來是你,你已修煉到可以化為人形了,你何時找到你月主人的?!”閻霄驚喜萬分,戚嘯月素愛豢養這些精物,小到花鳥蟲魚,大到虎熊狼狐都有,這隻柳鶯他知道,還餵過食給她。

“好在是遇到了,可她走過了六道輪迴,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了。”瓊鶯試探了幾次,柳寒兮真的不記得以前事了。

“嗯,我在想辦法,不久她便可以記得了,你現在不要與她說,反而擾了她。”閻霄答。

“是,我會守著她的,您放心。您若有事找我即可。”瓊鶯略施一禮,便轉身回了“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