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早就想好了吸管的材料,這會兒負責去製吸管的宦官也回來了,手中捧了五隻竹子製的吸管。上下口都磨得平平的,大小粗細也是剛剛好。

“做得好,待會兒有賞。”柳寒兮笑道,接著,就往楚天渝和惠妃的杯子裡各放了一根,也在自己的杯子裡放了一根。演示道:“這樣吸著喝,但請兩位小心些,吸急了怕嗆著。”

說著,自己吸了一口,吞下奶茶,嚼珍珠。

兩人“哦哦”點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下了口,都一臉驚喜。

“哎,這個好!居然是甜的!奶香、茶香,是紅茶!還有這個軟軟糯糯的是什麼?”楚天渝笑著問。

“這些便稱之為珍珠了。”柳寒兮把還未煮的拿給他看,“您愛紅茶,母妃愛綠茶,所以兩位的口感還不一樣。”

“啊!那惠妃你的給我試試!”楚天渝也不等惠妃遞,自己就奪了過來,用她的吸管喝了一口,又道,“綠茶製的清爽些!我的紅茶的醇厚些!都有……珍珠!”

“皇上的皇帝舌頭,就是不一樣。”柳寒兮讚道。

“惠妃,你試我的這杯。”楚天渝像個孩子樣的,將杯子遞到惠妃嘴邊,惠妃紅了臉,也試了一口。

“這加了奶,又煮過的紅茶,已冇有那苦澀厚重的味道了,甚好。”惠妃笑著答。

“瑨王夫人,你這個太好了,下麵的可學會了?我要日日飲。”楚天渝左一口,右一口的品著。

“不行。”惠妃與柳寒兮兩人同時道。

“為何?”

“這甜食吃多了會胖。”柳寒兮答。

而惠妃則答:“您素愛甜食,夜裡忙公務茶水都不記得喝一口,晚上睡覺會起痰,又該睡不好了。”

“哦,那我幾日飲一杯。”楚天渝笑眯眯看著惠妃答,他奪了惠妃手裡的帕子,去幫她擦臉。

“皇上……”惠妃欲言又止。

“哦,我留下用飯,吃了午飯再去書房殿。瑨王夫人也留下一起用飯,好好跟我講講剛纔你們笑什麼,連下人都在笑,我都聽到了。”楚天渝牽了惠妃的手進屋子。

柳寒兮悄悄問棠嬤嬤:“惠妃娘一定有準備皇上愛吃的東西吧?”

“日日,餐餐,都備著呢。”棠嬤嬤答。

“您讓下人都慢著點進去,讓兩人聊聊,茶水剛纔送去的奶茶就夠了,不要怕怠慢,也煩您領我去換身衣裳。”柳寒兮交代道。

柳寒兮看得出來,惠妃對皇上很上心,而且她如此美,皇上不可能不寵愛她,所以兩人一定是有什麼隔閡,或許有空間能聊聊,也許就能解開了。

她自己換了身衣服,收拾好,這才重新去拜。

到門口就聽到皇上問:“我本覺得風兒已是最特彆的那個了,冇想到,選的妃也是如此特彆。”

“是,孩子喜歡的,當然最好了。”惠妃答道。

“嗯,他喜歡就好。我覺得也好,讓她常來伴你,你也開心許多。”楚天渝覺得今日的惠妃與平日大有不同,不禁將她擁了過來。

柳寒兮又退了出來,去擺飯的地方等。

她見棠嬤嬤在身邊,便問:“嬤嬤,翠喬、曹固是您擺在王府的人吧!”

棠嬤嬤隻笑笑。

“我想他們什麼也冇有告訴你吧!以後啊,不必廢這心思了。他們既不能管也不敢管我。但我心是向著王府的,您這點儘可放心。”柳寒兮笑著輕聲說。

“是。”棠嬤嬤答。

飯熱了兩輪,素菜重炒了兩回,才見兩人拖著手來,柳寒兮等得都快要睡著了。

“終於可以吃飯了。”柳寒兮摸著“咕咕”叫的肚子道。

三人歡歡樂樂的吃飯,吃了飯又在廊下喝茶閒聊。

“皇上,您說我在天都開間鋪子賣珍珠奶茶可好?”

“哦?月銀不夠使?也是,風兒隻顧自己玩樂,也不曾顧過家,估計你來了以後該捉襟見肘了,我吩咐他們從這月起,多送一份過去。”楚天渝倒是大方。

“不是不是,皇上,家裡不缺家用的。我啊是想,一來,讓世人都嚐嚐這個味道,甜蜜的味道能讓人覺得幸福,我想讓天都的人都能覺得自己很幸福。二來,我想將這鋪子得的錢全部用來做慈善。”

“何謂慈善?”

“就是用來做善事,例如大災年施粥,瘟疫時施藥,建棄兒所諸如此類的事,也可以為您、為母妃還有王爺積些福德。”

“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心思。好!你隻管去做,允了。”楚天渝感覺些許吃驚。

“謝皇上,不過我得請您的墨寶。”

“叫父皇,便有了。”楚天渝道。

“謝父皇。”柳寒兮甜甜叫道。

“惠妃,去信,把風兒給我叫回來,這麼好的媳婦兒在這裡,不回來過日子算什麼。”楚天渝最後交代道。

“去過了,不日就回來。”

“來過信了,請了罪,不日就回來。”

兩人都來相護,三人又相視一笑。

休息夠了,又留了墨寶,兩人這纔將皇上送到宮門處,皇上交代了,下回來宮裡做新鮮玩意兒,一定要請他來看、來試。

“您與皇上那麼相愛的呀,為何他剛纔來時,您就臉色一變?”柳寒兮看著皇帝走遠的轎子問。

惠妃好似不願意說,隻說了句:“說來話長。”

“人生苦短,我覺得吧!既是相愛,就要讓對方知道。多溝通,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對方,這樣還怎麼會有阻礙呢!什麼也不說,各自傷心,真就是浪費時光了。”柳寒兮不知道是在講彆人還是講自己。

“兮兒說的是。”

“如果王爺不愛我,我也不愛他的話,我會和他和離的,我既不會委屈他,也不會委屈自己。”

柳寒兮語出驚人,但惠妃似乎完全不擔心這個事兒,她看著柳寒兮的眼睛道:“風兒愛你,我從未見他如此急切過。與我說了你迴天都的日子,讓我待你一到家便要來提親,生怕你被人搶了似的。我不過晚了幾日派人去,他還怪了我,說還好趕得上。”

“啊?!我回來?誰也不知道啊!”柳寒兮有些莫名其妙。

“他知道。”惠妃笑了。

柳寒兮滿腹狐疑地回到了王府。

一早去的,到了下午纔回來。去了這許久,可把家裡的那幾位嚇壞了,正一個跟著一個在院子裡走圈,石板都快磨穿了。

“今日心願達成,一切順利。”柳寒兮對幾人比個“耶”,將皇帝的墨寶舉起來給他們看,隻見上書“喜上眉梢”,幾人湊近了,纔看到屬名竟是當今皇上。

奶茶鋪,隻不過是鋪個路而已!我!柳七小姐,怎會止步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