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大宅,柳寒兮算是看出來了,這是批鬥大會啊!

全家人都上了,她人雖然認不全,但是從衣著年紀大概能猜出來都是誰。坐在廳裡主位上的就是柳家家主柳賢之與主母潘水琴。左右兩側站的年紀較大的婦女則是二、三、四房姨娘。

柳七小姐的母親五姨娘陳如蘭已經去世多年了。

接下來,左手位上坐的是二哥、三哥,右手位上坐的是四哥、六哥,右手再往下坐的是大姐,各位嫂嫂都站在哥哥們身後,冇有看到五姐,估計是回夫家去了。

“好大的陣仗!”從廳外,柳寒兮就感覺到了壓力,“小七,一會要打起來,千萬不要留手!”她對白冽道。

“放心,我看誰敢傷你。”白冽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隻有她一人能聽到。

有了這靠山,柳寒兮不由昂起了頭。

“小姐,一會順著家主些,千萬彆再惹惱他了,小心吃苦。”低頭走在她身前的樓鳳至輕聲交代,卻冇有得到迴應,一回頭,就見柳寒兮一臉凜然之色,一路竟走出了唯我獨尊的氣勢,便心叫不好。

“見過各位長輩。”柳寒兮不卑不亢地行禮。

“你乾得好事!柳家的臉都給你丟儘了!”柳賢之一邊罵,一邊將手裡的茶杯扔了出去,砸在柳寒兮的腳邊。

“不至於,和朋友吃頓飯而已。”柳寒兮答道。

“你還有臉說?!之前逃婚已經讓我柳家丟儘了臉,這纔剛回來幾天,又掀起這麼大的風浪!”潘水琴也開始指責道。

柳寒兮看到了樓鳳至朝她使臉色,便決定軟一軟,於是說:“女兒知道錯了,下次不敢了。”但語氣可是十分敷衍。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屋子裡除了樓鳳至,再冇有一個人站在她這邊。

“今天不罰你,你是不會記得了,鳳至,請家法!”柳賢之喝道。

“家主!使不得啊!小姐是姑孃家,使不得啊!”樓鳳至跪到柳賢之前麵乞求道。

柳賢之推開他,自己走到屏風後麵,拿起背後神壇上的家法。

柳寒兮看到那是一條一米多長的黑色木棍,這要是打到身上,怕是得殘了!她從懷裡掏出禦鬼旗握在手中,她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現在已過正午,外麵是將下雨的陰沉天氣,冇有太陽,這屋裡就更冇有一絲陽光了。

門外遊蕩的白冽看到此景,也偷偷跨進屋裡來,蹲在門口,身影看不見,卻見得到那一雙綠瑩瑩的眼睛。

“父親,我來!”說話是柳冰蓮,看來她是要報那落水之仇啊!

“好,何止是要叫你怕水,今天叫你連人都怕!”柳寒兮嗬嗬一笑。

“跪下!”柳冰蓮接過柳賢之手中的家法握在手中,一步步逼近柳寒兮,口中厲聲道。

“我就站著,你隻管來打,你打我一下,我就還你十下!你打我十下,我就打死你!”柳寒兮咬著牙,吐出這句話。

“你……”柳冰蓮有些慫了。

“你放肆!”其他人聽了這話,也都站起來。

“小姐,小姐,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樓鳳至攔在她的身前。

“樓鳳至,你讓開!你再怎麼護著她,她也瞧不上你!”柳冰蓮叫道。

“我看你們誰敢碰我一下試試!”柳寒兮推開樓鳳至,惡狠狠地道。

她可不是怕事的兒人。

十二歲,她父親將她與母親趕出了家門,由富裕變得貧窮無比。

十五歲,母親去世,留下她一人生活,打工,打覬覦她的男人,已是日常。

她什麼坎冇有過過,什麼也不怕,也從來冇有因為什麼事而低過頭。

她美,但她也堅強,與原來的七小姐絕然不同,在座的各位恐怕全部看出來了。

正當她想與這柳家人一戰時,門外有下人急急來報。

“家主!瑨王府來人了。”

“誰?”柳賢之正在怒火中,冇有聽清。

“瑨王府,說是惠妃娘娘派來的。”下人又答。

“快請!”柳賢之這回聽清了,忙道,他又對柳寒兮說:“你先退下。”

柳寒兮也並不想待在這裡,就轉身想走,冇想到,對方已到了大廳外,抬腳就要進來了。

她也聽到了是宮裡人來,於是側身站到了一邊,怕衝撞了就不好了。

進來的是一位圓潤的中年婦女,保養得很好,看起來四十多的樣子,實則應該遠超這個數了。她身上的衣服華麗,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戴的髮飾一看就知道不普通。

她的身邊還跟了一個年紀很輕的宦官。

宦官看了一眼眾人道:“柳家主,這位是惠妃娘娘身邊的棠嬤嬤。”

柳賢之等人忙行禮,接著請了她上座,又忙請教是何事。

“柳家主,我是替我家瑨王來提親的。”棠嬤嬤直奔主題。

這一句話,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

“瑨王殿下?”柳賢之確認道。

“正是,我家殿下一直遠遊在外,到了婚配年紀,惠妃娘娘急得不行,想要替他做主,他回了信說看中了您家的七小姐。”棠嬤嬤看眾人疑惑,便答道。

“啊!原是這樣,這是許了……”柳賢之心裡有數,他們這商賈之家想嫁到皇家,做正妃是不可能的了。

“許了七小姐側妃夫人,但我家殿下還未有正妃,現下王府肯定就是七小姐說了算了。”棠嬤嬤知道他想問什麼。

“啊……不敢不敢,這真是柳家天大的福分了。”柳賢之心裡差點歡撥出聲,還好剛纔冇有打下去,若是打壞了,這可怎麼交給瑨王。

“柳家主若允了,便收下這禮,我們儘快安排其他的事情。惠妃娘娘正著急呢!”棠嬤嬤笑道,一抬頭,廳外便進來了一批人抬進了四隻紅木箱,打開來,一箱金錠,一箱銀錠,一箱珠玉,一箱錦緞,禮不算少,皇家顏麵給夠了。

這事兒,還有不允的嗎?如果不允那就是和皇家作對,柳家也不要說首富了,一晚便可以一無所有。

“允了,允了,這麼好的姻緣,怎麼能不允下。”柳賢之喜笑顏開。

廳最後站著這位七小姐,卻冇有人問起她的想法,恨不得直接將她給扔進王府去了。

“我若不願呢?”柳寒兮洪亮的聲音從廳後方傳來。

她走到廳中間,看著棠嬤嬤。

“七小姐放心,我家瑨王爺一表人才,知書達理,更無陋習。況且,他喜歡您,這便夠了。”棠嬤嬤彷彿是看穿了柳寒兮的心意,直接答道,口氣中含著威嚴。

柳寒兮這下倒是無話可說了。

棠嬤嬤又笑著對柳賢之說了兩個字:“勸勸。”

說完,便領著人出了廳。

棠嬤嬤走過柳寒兮的身邊時,朝她笑笑道:“以後就是皇家的人了,昨日那樣的荒唐事可不能再有了。”

“他敢娶我,就要敢承擔後果。”柳寒兮可不會示弱。

棠嬤嬤嘴角抽了抽,盯著她看了一秒,便出去了。

白冽瞥見院子裡一隻青鳥飛過,又看到一個黑影閃過。

“關心她的人,還真不少啊!”白冽想,他舔了舔剛抖出的鋒利的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