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青空法師怔了怔,他的劍隨著他撤回的手而回到了他的身側。

超渡咒,也不是不會,是真用得少。他的眼中,這些個東西,若不傷人命,還可超渡教化,一旦傷人命,便再冇有超渡的必要。然鬼上身,妖得道必傷人命,所以他大多時候都直接斬殺了。

據他所知,這女子已間接害死了兩人、傷了一人,倒也不是自己動的手,所以此時,他覺得她說得有些道理。

這女子確有些不同。

華青空一步步走近柳寒兮,開始細細打量,想看看這陰氣到底有何玄機。她身上這股陰氣與旁的鬼所帶陰氣截然不同。如若是鬼上身,剛纔捆仙索一束,那鬼必現身。但她身上皮肉已經損了,鬼還未從她身體裡出來,就如他所感覺的一樣,這陰氣本就是屬於她的,所以他才如此篤定她定是妖孽,要斬殺之!

柳寒兮看帥法師收了劍,知道自己剛纔的話起了作用。

“人鬼都分不清,是你本事不夠!回山上去修練吧!”柳寒兮身上痛得要死,長到這麼大還冇有受過什麼傷,這才知道受傷好疼啊!所以非常生氣,打不過嘴上也是不能饒他。

她的祖輩中有人也修道人士,所以從小也聽說過不少道教鬼神之事,她敬畏但不害怕。

“生辰八字?”華青空一張竣臉冇有一絲表情,冷冷道。

“啊?”柳寒兮一時算不出自己的生辰八字,柳七小姐的就更不知道了。

“乙酉……”冉星途倒是準備答,華青空不知何時也散了冉星途身上的印,他此時走到兩人身邊。柳寒兮發現,兩人身高相差無幾,冉星途略高一些。

“不要告訴他!那麼有本事,讓他算去!”柳寒兮阻止道。

“乙酉年……”華青空心裡一凜,道,“戊寅月,丁卯日,子時。”

柳寒兮望向冉星途,想從他嘴裡得到答案,但是看他的表情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原來是你。”華青空道。

他的思緒飄回到十七年前這一天。

他與師父經過齊陽山,看到一片黑氣由山下大宅蔓延到了山間。

“何物降生,可受百鬼拜?”華塵老道臉色凝重,望著山下的大宅輕歎道。

“師父,定是什麼妖鬼晦物,待我去收了它!”老道身邊是臉冷冷的青空,不過三、四歲的模樣,卻持著桃木劍,一臉正氣。

“待你再大些,本事再長些,方能去。”老道疼惜道。

說罷,老道右手捏了個指訣,以指為筆在身前比劃,指到之處便有金光顯現,隻幾筆便成一符,他口中默唸:“赫赫陽陽,日出東方,斬邪滅精,掃儘不祥,吾敕此令,破!”隨著他“破”字音落,那道符由眼前直飛出去,飄到空中變得越來越大,接著如同一張金網般落到了山穀中。

黑霧散去,一切恢複如常。

“青空,這山可記得了?”老道問小傢夥。

“嗯,記得了,師父。”小傢夥重重地點頭,他將桃木劍插回身後,可他身後並冇有劍袋,劍是真真切切地隱進了他小小的身體中。

那時的華青空不過三、四歲,已能禦劍於無形。他的師父修道百年尚隻能禦九劍而已。這世間、道門,也隻有區區三人能禦九劍。

十多年後,青空仍記得這個事情,也來過天都郊外的齊陽山好幾次,卻都冇有尋到這個受百鬼朝拜的孩子,當這次再來,聽到有人因柳七小姐柳寒兮無緣無故而死已是有些懷疑了,原來真是她!今天總算是見到了。

“咱們三個好好聊聊,能不能不猜迷語,我失憶了,什麼也不記得。”柳寒兮聽得不明不白,心裡也不清不楚,十分不舒服。

“看來,法師知道小姐。她出生第二日,有位大士經過我家彆苑,看到小姐後說是有孽緣,她會慢慢被這陰氣所噬。他贈了道符讓小姐貼身收好,可保她十八年平安。可十八年還未到,前些日子小姐被人推落荷池,這符突然消失了。人睡了三日,今日才醒。”冉星途看這位法師是知情人,便一五一十告之了實情。為了更好的保護她,菁娘跟他說起過全部事情,包括百鬼朝拜之事。

原是被高人施符壓住了陰氣,難怪自已找尋多次都冇有找到。這人能動用天師符,怕也是天師級彆以上的道人了。

柳寒兮在一旁目瞪口呆。

這!這何止是受儘欺辱的卑微小姐!這還出身自帶鬼氣!大概隻能活到十八!她氣不打一處來,還不如在現代對付渣男痛快呢!

這兩人在一旁聊得還挺開心,感情不是你隻能活幾個月?!子醜寅卯她搬搬手指頭還是算得清的!

“求法師放過我家小姐,她真的是無辜的!我已尋那位大士三年了,若尋得再求一符,可再保她十八年便好。我家小姐良善,絕不會害人的。”冉星途突然說得動情起來,聲音也哽嚥了。

柳寒兮有些感動,他一定是把小姐當成親妹妹來嗬護著吧。

“這天師符,我也有。”青空淡淡說道。

柳寒兮看到他居然嘴角翹了翹。他居然笑?!還笑得出?!死變態!她恨不得上去給他一腳。

冉星途重重地跪到青空麵前,頭也磕到地上,求道:“請您賜一道,無論什麼要求,您儘管提!”

“冉星途,你給我起來!”柳寒兮去拉他,忿忿道,“他說你就信?!我還不要呢!像個男人點,跪什麼?!”

聽到她這樣說,冉星途不由抬起了頭,果然還是需要,而且得快!這小姐無論是神態還是說話的語氣已然與之前有霄壤之彆,這不是鬼氣所侵又是為何?但他也不敢說,又未聽到法師應他,隻得再次磕下頭去。

他想,今天就算是磕死在這裡也要求到。

青空往後退了幾步,離兩人遠些。

接著,左手在身後捏訣,口中唸咒,右手劍指為筆在空中龍飛鳳舞地畫起了符,他們的眼前很快就出現一道閃著金光的符。青空右手輕推,這天師符越縮越小直朝柳寒兮飛去,接著就溶進了她的身體,消失不見了。

“我的更好些,若要除,非我不可!”青空的冷臉掩不住得意之色。

“謝天師!”冉星途喜極而泣,再次拜倒。

看他那得意樣兒,柳寒兮也冷笑:“還更好些?要臉不要?我這陰氣人家不能除,你不是也不能除,得意什麼?”

這招激將法,專用於直男,還是天師級彆的這種。

果然,柳寒兮就見他收起了笑意。

“三日後我來找你。”青空思索了一會兒道,“不要想著逃,你身上有我的符,就算是逃到陰曹地府我都能抓你出來!”

柳寒兮正想還口,就見他人已消失。

她的手中多了個瓷瓶子,而華青空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這是傷藥,今日得罪了!”

就在三人離開後不久,一隻青鳥飛進梨樹林,他在林中盤旋了一陣,忽然變成了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這縷青煙飄進了冥界的驍鷙殿。

殿內的寶座上坐著一位身著墨色長袍,頭戴紫晶冠,長得俊朗無比的男子。

青煙在男子麵前幻化成人形,原是他的侍從破雲。

“啟稟魂王,屬下未……尋到。”破雲低聲道,不敢抬頭看,他雙手奉上魂王的魂戒。

魂王閻霄將左手攤開,破雲手中的魂戒飛回到他的手心,他將這戒戴回左手食指上,不覺已眼角含眼,滿臉悲色。

十七年了,他的月兒,現在不知是什麼模樣了,是不是前世初見時的模樣。他記得,兩人初見她也正是十七。

破雲見座前閻霄臉色陰沉,不由跪倒:“還請魂王,責罰……”

“不怪你,時日太短了,至少需要七日。”閻霄歎氣道,“等找到玄靈匣也就能找到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