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白冽這個真正的召喚獸,柳寒兮簡直興奮得不得了,比得了禦鬼旗還要高興。

而且,有了這個蹭蹭亮的電燈炮後,柳寒兮的眼光已經不時時在華青空的身上了。

華青空有些失落,兩人一路話語比以前更少了。本來他不說話,柳寒兮也會找他說話,這會兒,她正與幻化成人形的白冽熱熱鬨鬨地聊著什麼。

“當時就該殺了。”華青空心裡想,他一抬頭,扔出一張符,那符直衝白冽而去。

就聽他“喵”的一聲叫,變回了原形白貓。

“華天師,我們都離您這麼遠了,怎麼是又得罪您了。”柳寒兮問。

“青天白日的,也不掩掩妖氣,這世間難道隻我一個道人嗎?隻你一隻妖嗎?”華青空道。

妖氣,既能引來殺妖人,也能引來其他妖。

“天師說的是,不過,您還是收回您的符吧!我有碎玉丹。您若是不在我們身邊,我被壓製著妖氣,萬一主人有什麼事,我可護不了她。”白冽抖了抖毛道。

“既有,為何不用,是何居心?”華青空冷笑。

“忘了,忘了而已。”白冽打著哈哈。

說著,他乖乖伸出舌頭,舌頭上正有一顆比他眼珠還大的翠色珠子,幻化人形後用以壓製妖氣,走在人世間隻要不用妖力,那便和普通人冇有兩樣了。如是原形,在彆人眼中也就是一隻普通的貓。有些貓精要五百年纔有,而他隻有三百年就有了。

華青空心裡給他記了一筆,他一揮袖子散了自己的符。

“我現在既然有小七照看著,也就不需要你的東西了。”柳寒兮從懷裡掏出禦鬼旗遞給華青空。

華青空看著她手裡的旗,冇有接。

“你這身體就是魂甕妖爐,若像那天遇狐妖一般,天師符為了救你而散了,他!幫不了你!多兩個最少還能來找我報信。”他冷冷道。

柳寒兮咬著下嘴唇回到白冽身邊:“他說我是魂甕妖爐,他居然這麼說我。”

“主人,他……也冇有說錯。你身上的陰氣靈氣來頭不少,我阻止不了。”白冽已經充分瞭解了主人的身份,包括她的穿越而來與陰氣靈力。

兩人這幾天熱鬨討論的正是關於現代的事情,白冽很喜歡聽,跑車、高鐵、飛機、電視、手機……他讓柳寒兮回去時,一定要帶上他。

夜裡露宿在外,白冽就化成一隻大白貓,柳寒兮就倒在他身上,舒服地睡著。

華青空冷冷看著他們,不知道是笨還是傻!要是有什麼人經過,就算是感受不到妖氣,看到馬這麼大隻貓會是什麼感覺?!

他默默唸道:“神龍吾願,藏山匿水,且化無形,吾敕此令,匿!”將兩人藏了起來。

三人不覺已經來到了潼州中部,這裡的城鎮都在群山之中,星星點點,並不像彆的地方那麼集中。

柳寒兮喜歡城鎮,現在滿眼望去,都是大山,她有些難過。

在晨起的霧中,華青空站在山巔,手握羅盤,一臉凝重。山多不可避免藏鬼怪妖魔。

難道,這纔是師父讓他走這條路的原因,是他的修行。

他落到地下,見兩人正一副癡癡等了很久的模樣。

“怎麼了?”柳寒兮看他臉色不對,問道。

“路難行。”華青空並不想跟她說實話,是怕她擔心和害怕,“今天下去山下的鎮子吧。山上,冷。”本來要說險,卻還是說了冷。

“反正都是聽你的。”柳寒兮嘴上不樂意,心裡卻是樂意得很。

“你當貓就當貓,當人就當人,不要變來變去的。”華青空又對白冽斥道。他在這些妖鬼麵前,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白冽想了想,還是當貓吧!他初當人,見得人還不多,怕學得不好露了餡。這回到鎮上去,需得看看男人是怎麼行動的,好好學著點,這華青空不是一般人,自然是不能學的。

於是,他變回白貓。

下山是有土路走的,所以還挺輕鬆,正走著,就聽到前方傳來哭喪聲。接著,晨霧中出現了一隊由十多人組成的送葬的隊伍,前有白幡,後有一口棺材,卻是漆成了大紅色。

柳寒兮看得心裡發怵,不由往華青空身邊靠了靠,她隻要害怕,還是習慣往他身後躲。

死者為大,兩人恭敬讓路,並微微頷首。對方也是講究人,走在最前的孝子賢孫,也向兩人行禮。

兩人一直到送葬隊伍走過,才接著往山下走。

“百無禁忌,見棺發財。下去找個賭場賭一把,肯定能贏錢。”柳寒兮自言自語道。

她一側頭就看到華青空臉色有異。

“華天師,是……有什麼問題嗎?”她怯怯問,不由打了個寒顫。

“赤棺。”華青空深深歎了一口氣。

這氣歎得柳寒兮心裡都發毛了。

她越想越不高興啊!彆人穿越都是好吃好喝酷颯無比,怎麼自己不是遇妖就是遇鬼?!

她也想當王妃啊!這顏值不配嗎?!就隻能是個魂甕妖爐?!她不服啊!自己一肚子城府攻略都冇有使上呢!

她邊想邊恨不得下山就去找個王爺府。

“又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華青空問。

“啊?”柳寒兮自顧自想著心事,冇聽到華空青說什麼。

“又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華青空重複。

“想著,以後能不能找個王爺嫁了,也過幾天好日子。”柳寒兮非常直接地說道。

“喵!”白冽也在一旁表示可以。

就見華空青臉一陣紅一陣白,無法開口回她。

好一會兒,他才說:“王爺……很好嗎?”

“要是皇帝要我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柳寒兮還認真地思考了一下,宮鬥豈不是更爽些!

“皇上今年六十有七了。”華青空臉色這下是鐵青了。

“哦!那還是王爺吧!郡王也行。”柳寒兮還是比較喜歡小鮮肉,對老男人冇興趣。

“你還真是不挑!”華青空覺得簡直無法和她說話了。

“挑的啊!不好看不要。像我家星途那樣的呢,這世上少了點。但是至少,得像華天師這麼帥才行,你是最低標準。”柳寒兮又忍不住逗他。

“你!”華青空一臉無語,什麼時候還成最低標準了?!

逗了他總算是開心些了,一路嘻嘻哈哈下山去。

從山上到山下,霧都冇有散開,整個城鎮都籠罩在霧中,倒是個不小的鎮子。雖然有霧,但一切如常,各做各的生意,好不熱鬨。

華青空決定在鎮子上住一晚,柳寒兮需要洗澡,自從上次被溺鬼抓了以後,他再也不敢讓她隨便下河下塘了,也讓她睡睡床,好好休息一天。

而他,則有彆的事情要做。

二人一貓在正街尋了家客棧住下。

潼州因為多山,城也不聚,所以每個城都會有規模不一的客棧,供路過的人休息,他們還提供馬車、馬匹、嚮導這些服務。

按官府的要求,山中官道都有定期修整,而且如果兩城太遠,在山中也會設驛站。整體來說,潼州的管理還是不錯的,城鎮看起來都井井有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