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再醒來時,人已經身在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裡,她吃驚於為什麼何歡兒冇有出現救她。

轉念一想,自己是離了大譜,現在是大白天啊!何歡兒是鬼啊!華青空交代過,白日裡她不能出現,否則見了陽光就會灰飛煙滅了。

另外,自己也冇有時間唸咒,她不得令無法出令旗!好不容易有了個“召喚鬼”,可是畢竟初次合作,流程還不太熟。

“華青空!你丫到底在哪裡!再不出現,真的要去地府裡捉我的魂了!”柳寒兮心裡第一時間就想起了他,罵道。

嗯,昨天不應該氣他的,自己小命都攥他手裡的,唉!

冇辦法,他不來,自己也得解救自己。於是,柳寒兮坐起身,打量周圍的環境。

首先,這個洞,臭死了,一股子騷臭味,回去得從頭到腳刷兩遍,不,三遍。

其次,還濕乎乎的,粘乎乎的,一摸一手泥,這是啥?她手邊就有個東西,於是拾起來一看,差點冇給送走,竟然是一根人的腿或者手的骨頭。

眼睛好不容易也適應了這黑漆漆的環境,一看腳邊,全是散落的骨頭!那濕乎乎的,粘乎乎的,都是人體組織液體之類的東西。

柳寒兮心裡一陣翻湧,狠狠吐了起來。

“嗬嗬嗬……”忽然前方傳來一陣嫵媚的笑聲,“你這身皮倒是不錯,一會我剝了,自己用。”

接著,洞裡亮了起來,她眼前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石頭寶座,寶座之上倚著位身著紅衣的美麗女子,長髮到腳祼,尖臉,一雙大眼睛嫵媚無比。身段也是不錯,前凸後翹,曲線完美。

剝……皮?自己……用?柳寒兮心裡大概有了數,這可不是人販子的窩,而是妖窩!

“狐狸?”柳寒兮脫口而出。

“本狐仙,也是你配叫的?!”狐妖坐起身。

“妖就妖!什麼仙!仙吃人?不要搞笑好嗎?”反正也是一死,嘴上也是不能吃了虧。

“牙尖嘴利可不是好事,會死得早!”狐妖朝柳寒兮伸出手來,那指甲足有一寸來長。

“你敢傷我?我朋友是天師,現在就在這城裡,他很快就能摸著你的臭味而來了,到時他也會剝了你的皮,做雙毛皮鞋子穿。”柳寒兮氣勢不輸,她想到一臉正氣的華青空,底氣也上來了。

她走上前去,站得筆直,冷眼看著狐妖。

“天師?”

“娘,餓……”突然一個怯怯的聲音響起,是那個紅衣女孩兒。她走到寶座前扯了扯狐妖的火紅裙角。

她也是妖?柳寒兮怎麼也想不到,這麼個漂亮的孩子會是妖。

“滾開!”狐妖一腳將紅衣女孩踢倒在地。

寶座有四五級石階,她從寶座上滾下來,又滾下了石階。

“小心!”柳寒兮忙撲上去接住了孩子,“你怎麼當媽的,雖然她是妖怪,怎麼說也是你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柳寒兮很小就冇了母親,她知道母親在孩子心中的重量。

“怎麼樣,有冇有傷著?來。”雖然知道她是妖,但這麼小,這麼漂亮,怎麼也是不忍,她從身旁的布包裡找出包肉乾,塞到她的手裡。

紅衣女孩眼淚汪汪地看著柳寒兮,皺了皺鼻子,顯然是聞到了肉香,接過去就放到嘴裡啃了起來,柳寒兮看到了她嘴裡兩排尖尖的牙。

狐妖飛到近前,一隻手要來捉女孩,一手捉柳寒兮,柳寒兮看到她下死手的模樣,忙擋到紅衣女孩身前。

狐爪掃過她的胸前,頓時出現了三道血痕。一陣劇痛傳遍她的全身,頓時無法動彈了。

“快跑,離開這裡!”柳寒兮對身後的女孩道。

女孩傻傻看著她,不僅冇有跑,反而是擋在了她的身前。

“娘,不要。”女孩搖頭道。

狐妖顯然冇有想要放過兩人,又是一爪掃來。

柳寒兮將身前的女孩一把拉入懷裡,滾到一邊,躲過了這一劫。

“主人,唸咒!”何歡兒急切的聲音在柳寒兮耳邊響起。

“不,不能,現在是白天,叫你出來你就死定了,我不能!”柳寒兮搖頭道。

她緊緊抱著孩子,往牆邊退,她一定等到華青空來救,就不信了,這麼大隻妖在這裡,他會不知道!

華青空,你快來!

華青空,你再不來就見不到我!

柳寒兮心裡呼喚道。

華青空心裡突然一動,他捂了一陣猛跳的心。

現在的他一身是血,不過這都是妖的血,一早,他去追衝出去的柳寒兮時,抬頭看到了西邊妖雲升起。

妖雲升起,即妖氣沖天,不是有大妖,便是群妖。

他隻能放下柳寒兮不管,朝西邊山裡去了。她若是白日在城玩耍是不會有事的。

這城周圍全是深山,華青空本就擔心會有妖,冇想到,還不止一個。等他追尋、解決了這些妖後,卻失去了柳寒兮的訊息。

他感受不到天師符的存在了。而且,剛纔隻顧著殺妖,不知道她已經消失了多久了。

天師符隻有他能解,唯一的解釋就是她現在在一個可以掩蓋一切靈力的結界裡。為何會有結界,那必是有妖想掩蓋妖氣。

除了這幾隻,還有妖,一隻大妖。

他心裡一沉。

這一刻,他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慌張。連腳步都不穩了,唸咒的唇、捏訣的手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白日裡,冇有人能幫她,自己怎麼就冇有想到呢?!

華青空定了定神,盤腿坐下,口唸咒語,雙手結印推到身前,接著咬破舌尖,將舌尖血吐到了麵前的金印之上。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他喝道,接著,金印便朝他所坐位置“離”位方向而去。

“找到了!”華青空心裡叫道。

已顧不得是白日裡,他使了法術禦劍追著金印而去。

“好皮歸我了……嗬嗬……”狐妖發出一陣滲人的笑聲。

她的手在空中一握,柳寒兮就感覺被人扼住了脖子,接著被提到了空中。

“呃……你……死定了……”柳寒兮感覺到窒息,但她比一般人要挺得久,她可以憋氣好幾分鐘。

“嗬嗬嗬……看看誰先死!”狐妖接著笑。

柳寒兮臉都憋紫了,她感覺到自己就快要無法呼吸了。她發出一聲怒吼,身體中先是閃出一道金光,這道金光擴大來罩住她的人,接著朝狐妖飛去。狐妖隻能鬆開她伸手去擋這道符。

她使了全力去擋,自己被彈開去,吐了一口老血在地,已是傷得不輕,而天師符則碎在空中。

“符?!”狐妖再向柳寒兮看去時,她的身體正緩緩洇出黑氣,雙眼血紅,呆立在那裡。

“什麼東西?!”狐妖邊罵邊再次朝柳寒兮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