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大雪,今晨卻放了晴,彷彿老天爺都知道今天是公主的大婚之日。

街上的雪昨夜就被掃到街道兩邊,今晨太陽出來一曬,街麵上乾乾淨淨了。

迎親的隊伍隻有宮門前等著,等兩位新人在宮裡行完禮,再迎回駙馬府去。各官、王爺都需進宮參禮,待新人入了駙馬府,再到府裡去喝喜酒。

菁娘已不用再插手做任何事,她安安定定地坐在廊下,看著進進出出忙碌的人。

昨天水流沙來送禮,將一塊熠熠生輝的錦緞送給了兩人做賀禮,也講來這錦的織法與意義,菁娘感動得都哭了,她將這塊錦放在新房裡兩人的枕上。

“她會來,你們也許看不到她,但她在。”臨走,水流沙對菁娘與冉星途說。

到了迎親的時辰,菁孃親自將一身喜服的冉星途送出門。冉星途騎著駿馬走在大街上,公子本就玉顏,今又逢喜,著實讓人看著羨慕。

柳寒兮靜靜地站在街邊一處房屋的屋頂,看著迎親隊伍經過她的腳下,熱淚盈眶。

菁娘、星途安好,後世無憂,她也就冇有牽掛了。

左側腳邊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是一片瓦被踩碎了。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華青空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接著,他散了匿身咒,人影就出現在柳寒兮身邊。

柳寒兮努力睜大眼睛,咬緊牙,袖中手也握成了拳。

華青空也不再說話,靜靜站在她的身邊。

風起。

他穿著兩人第一次相見時的道袍,他拿寬大的袖子從她身後繞過,替她擋了風。

直到長長的迎親隊伍走出他們的視線。

柳寒兮輕撥出一口氣,剛想轉身離開,就見華青空右手攬住了她,將她帶到空中。

這熟悉的懷抱,這熟悉的味道,這熟悉的呼吸頻率,她無比依戀。

柳寒兮不說話,此刻她開不了口,怕一開口就是呐喊,喊著他的名字。

華青空也不說話,此刻他也開不了口,怕一開口她就會從他懷裡消失不見。

柳寒兮看到兩人去的方向是皇宮,就大概猜到了華青空要帶她去哪裡。

“好吧!既然來了就去吧,參加完大禮再走,星途和司瀾一定也會高興吧。”柳寒兮想著,便也冇有拒絕。

他們用的飛,自然比慢慢走的冉星途要快。但宮門邊已經熙熙攘攘,都是來參加大禮的官員及皇族。他們會在先到各自的指定位置等冉星途到來。

華青空左手捏了訣,口中輕輕唸咒,聽到這咒聲,柳寒兮紅了眼。

一陣七彩光起,將兩人圍在光中,等他們就在人群中飛過落到地上時,眾人看到的已是一對璧人。

華青空身著緋色官服、柳寒兮也穿了同色的宮裙。

華青空用法術替她梳了最喜歡飛天髻,平時喜歡又覺得麻煩,也冇有梳過幾次,頭麵與步搖都用了她愛的款式。

眾人他們從天而降,都驚呼,但是,這樣的事發生在這兩位身上,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華青空在左,柳寒兮在右,他輕輕牽起了她的手,帶著她走進人群。他感覺到了她指上的冰涼,但是,此刻卻覺得心被注入了暖流,不由緊握。

柳寒兮這時才終於側臉看了他,無論何時,你隻要側顏,便能看到他的深情的目光。

他極少笑,總是板著臉,但他不知道,隻要望向柳寒兮時,嘴角總是不自覺微翹。

“我的臉上,可有妝?”柳寒兮問。

華青空搖頭。

“還好。”柳寒兮笑道。

“你不需要妝,已是這世間最好的顏。”華青空答道。

兩人手拖著手走到宮道,上一次穿得如此正式還是在自己的婚禮之上,也是這樣在宮道上走著,隻是那天,兩人都很緊張,根本不敢開口說話。

今日,兩人也不再說話,但緊握的手也不曾鬆開。

一路都有人朝他們行禮,兩人十分默契地回禮或點頭應。直走到屬於自己位置上。

他排行十七,在天都的十位王爺中,除了兩位生病的不能前來,他也排第六,所以並不在靠前的位置,但是宦官卻將兩人直往前引,竟到了禦座右側,華青空看到左側是彥王與王妃。

“王爺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嗎?”柳寒兮輕聲問。

兩人站到了這裡反而是清靜了,周圍冇有旁人,隻有彥王與王妃在右側不遠處,也應該聽不到兩人說話。

“什麼?”華青空聽到她說話的語氣,微微一笑。

“靶心。”柳寒兮嗬嗬一笑。

華青空看著她的笑顏,一陣心動。

“若能換得你在我身邊多待一刻,當個被箭射穿的靶心,也值得。”華青空答道。

兩人相望而笑,正看著兩人的白語櫻對楚穆南道:“瑨王妃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子,我若是男子,也定是會愛上她。”

楚穆南也隨她的目光看向兩人,心中卻是想的彆的事:“父王這麼安排,是想讓底下的文武百官看看,本王與十七弟到底誰更好。”他邊說,邊站得更直,也擺出更為莊重的臉色,凝視著文武百官。

白語櫻也是小國公主,自然是見過王庭之爭的,所以才知道剛纔豔慕並不妥,所以紅了臉,不再出聲。

這時,皇帝與皇後也來到禦座前。

楚天渝左右看了看,十一和十七各自領著王妃站在兩側,十分滿意,又多看了柳寒兮一眼,這才坐定。

眾人終於等來了公主與駙馬。

兩人為顯孝道,是沿長階走到皇帝與皇後身前的,走得近些,冉星途纔看到皇帝身邊的華青空與柳寒兮。

看到兩人好好地站在那裡,又都笑盈盈看著自己,一直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走得更近了,能有眼神的交流,柳寒兮朝他略點了點頭。

冉星途這才收回眼神,專注於自己的禮節。

柳寒兮與華青空就一直這麼站著,握著對方的手,直到大禮完成,眾人散去。

“你們兩人,真的是要急死我!我差點就派我的近衛去尋你們了!這麼大的事,你們要是敢不回來,我非得揍你們了!”楚天渝特地將兩人留下,訓斥道。

兩人都乖乖地聽著,華青空平平淡淡地解釋了一下,這事兒也就算過去了。

“喜宴上替我多喝兩杯!去!”楚天渝這才放兩人走。

“喜宴我就不去了。”柳寒兮說。

“好。至少,坐了車出宮去。”華青空建議道。

柳寒兮想了想,就還是上了替他們準備好送他們去喜宴的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