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霄一揮袖打暈了柳寒兮,將她帶到了城外的飛仙嶺下。他知道,華青空能找得到。

果然不多久,就見到漆黑的天空中出現了一道淡藍的身影。華青空回到客棧冇有看到柳寒兮,就尋著自己的天師符找到了兩人。

“閻霄!”華青空爆喝一聲,“放開兮兒!”

華青空看到柳寒兮身歪在一棵樹下,冇有反應。

“天師不要急,是否找了很久這寶匣?”閻霄冷靜地把玄靈匣拿了出來,“我們目的一樣,今日就不要鬥了。”

“在你手裡?!”華青空也很吃驚。

“而且,她體內的陰氣靈力是我的一縷魂,需得是我才行。”閻霄挑挑眉笑道。

“你!”華青空怒不可遏。他幾步跨到柳寒兮身邊,將她抱在懷中,輕輕搖著。

柳寒兮睜開眼看到是華青空才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要怎麼說,隻能幽幽喊了聲:“青空……”

“我在。”

“我不要用那寶盒,不要想起前世的事。”柳寒兮摟緊他的脖子,將自己藏到他的懷裡,說道。

“好,我帶你走。”華青空應著,攔腰將她從地上抱起。

“今日,不補齊這魂,誰都走不了!”閻霄見兩人如此親密,咬牙道。

邊說,右手中已持了寶劍,閻霄又手持劍將劍插入地下,土地裂開,裂開之處都閃著藍光直朝兩人而去。

華青空抱著柳寒兮躍起,落到更遠處,將柳寒兮入下,擋在身後,接著也拔出了劍。

“今日,死期到了,我不會給你輪迴的機會。”閻霄冷笑,華青空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他輕揮手,地上的劍飛起又朝華青空而去,華青空三十六劍出,一齊對抗閻霄的劍。

“窮奇!”華青空身後的柳寒兮朝空中大喊一聲。

窮奇出現在雲中,快速奔跑過來相護,它的口中吐出火焰,想要逼退閻霄。

“窮奇,帶你主人走!”華青空叫道。

可是,窮奇根本不會聽他的,隻會聽柳寒兮的話。

“窮奇!吃了他!”柳寒兮命令道。

閻霄顯然吃了一驚,他聽著如此熟悉的話語,一向是戚嘯月對敵人所說的,冇想到,現在竟然是對自己說。他心中一痛,雙眼冒火。

他的右手正控製著劍,於是,他用左手持了鞭,狠狠朝正向他而來的窮奇抽去!窮奇並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他壓製了的真身。但這一鞭帶著神之力,它狠狠中了一鞭。

接著,它便看到了閻霄身後的銀龍,再也不敢上前。

“這窮奇是你最愛的一隻獸,你若讓它再上前,它吃不了我,我卻可以吃了它!千年出一隻,你想想吧!”閻霄冷冷道。

柳寒兮見了他的真身,知道他所說不虛,她也心疼窮奇,隻得喚了回來。

華青空全力抵抗,力有不逮,不管怎麼說,他是神,而華青空是人。但他不願放棄,畫出天師血符,結出一個巨大的印,加持自己的三十六劍。

閻霄見華青空如此搏命還是有些吃驚,被逼退幾步,接著他也手中加了力道,以劍引來天雷,華青空的印被天雷擊碎,他也一口血吐了出來。

“青空!”柳寒兮叫道。

“兮兒,快走,不要管我!我攔住他!”華青空推開她,重重地說道。

說話間,閻霄已持劍到近前,柳寒兮毫不猶豫地擋在了華青空身前,閻霄冇有收住勢,隻見柳寒兮手中的戒閃出一個護印,但是這護印對於閻霄帶有神力的劍來說微不足道,劍刺破印,直插入柳寒兮的身體。

“兮兒!”

“月兒!”

好在是冇有再深入,閻霄收回了劍。

華青空也收了力來回抱倒在她懷裡的柳寒兮,閻霄卻趁機一掌將他打飛,自己接下了柳寒兮。

華青空冇有防備,被傷得不輕。

閻霄將柳寒兮放在地上,走向華青空,一手扼住他的脖子將他舉到空中,一手朝他的身體中掏去,華青空無力阻擋,一把長長的鑰匙就落到了閻霄的手中。

閻霄冇有猶豫,把華青空扔到一邊,接著就將靈匙插入到玄靈匣中,口中開始念起咒。

地下的柳寒兮猛地睜開眼,人也被靈力浮到空中,她的身上開始有些星星點點橙色光,和打開的玄靈匣發出的光芒一樣。

華青空本來掙紮著站起來,又無力地跌落在地,已是無法阻止了。

柳寒兮的眼中神采慢慢淡去。

接著,魂起。

她的身體中飄出三縷魂,一縷藍色,一縷紫色,一縷墨色。那縷墨色的直接飛進了閻霄的身體。而藍色與紫色的都飄進了玄靈匣中。

緊接著,她懷中的魂甕也飛了出來,魂甕中一縷赤色的魂,也飄進了玄靈匣中。

閻霄口中咒未停,三縷在匣中交織纏綿,時而糾纏在一起,時而又分開,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變成了一縷橙色的魂。

閻霄眼中儘是驚喜,然後,這縷橙色的魂又飛回到了柳寒兮的身體裡。

柳寒兮的眼猛地一睜,眼中也開始有了光彩,待橙色光芒退去,她如一片花瓣飄落到地上。

“兮兒!”華青空再一次喚道,人也朝她而來。

柳寒兮未醒來,就像睡著了一樣,卻是做著噩夢的模樣。

“為何不醒!”華青空恨恨地問蹲在柳寒兮另一側的閻霄。

“你以為是普通法術?!若是普通法術,我還用等十七年,我還用等這個匣子?”閻霄冷笑。

華青空冇了言語,隻輕聲喚著,閻霄倒是不攔,隻是冷笑。

等到她醒來,便是原來的戚嘯月了,又怎會記得這個小小的天師,怎會記得與華青空在一起的這幾月!她隻會記得起與他的點點滴滴,與他在一起度過的漫漫十年。

“還要做什麼……才能醒來……才能知道她好不好……”華青空看著柳寒兮緊蹙的眉頭,心疼不已,帶著哭腔問。他就想施法術讓她的噩夢散去,但是他知道不能,因為這噩夢是她前世的記憶,正一點點重回她的腦中,如果打斷,隻怕是會有不妥。

“靠她自己,她是那樣堅定勇敢的女子,你不會不知道吧!”閻霄臉上多了些暖色,“她不會再記得你了,你就此死心吧!”

“記得如何,不記得又如何?若是真忘記了,我會再遇她一次,再愛她一次,她也一定會和初遇我一樣,愛上我。”華青空想起與她的初見,與她在一起的旅途,就笑了。

“癡心妄想。”

“那就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