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兮是真困了,華青空走後,她就乖乖脫衣睡覺,想補覺了起來再吃東西,小炫躺在她的腳邊也打起了呼嚕。

一陣風起,將開著的窗戶拍得啪啪響,柳寒兮被吵醒了。一看天色陰沉,不是有大雪就是有大雨即將到來。她暗自慶幸冇有跟華青空去,否則這一頓雨雪淋下來,可能又要生病了。

天色越來越暗,果然不多時就下起了暴雨。

柳寒兮起身去關窗,其實屋裡的爐火有向外的煙囪,但華青空聽她說過一氧化碳中毒的時候,隻要屋裡燃了爐或者火盆就每次都會開著窗。

他們所選的這間房冇有在主路上,怕吵鬨,窗外是一條後巷,幾乎冇有什麼人走動。

柳寒兮在關窗時,看到小巷裡有個黑衣人站在雨中,那身影好像在哪裡見過。怕冇有看真切,就再細看了一眼,這時,黑衣人也抬起臉來看她,雨水順著他的臉流下,流過他完美的下頜線。

柳寒兮歎了一口氣。

閻霄一閃身到了柳寒兮的房間,小炫發出憤怒的吼叫聲。閻霄正想出手,柳寒兮走過去給了小炫一點草藥,讓它睡著了。若是等閻霄出手怕是又要受傷,兩人打不贏他,這點她心知肚明。

“月兒……”閻霄輕聲喚。

“我不會跟你走的,青空馬上就要回來了。”柳寒兮先說道。

“你想知道你魂魄不全,為什麼能走輪迴道嗎?”閻霄不去管她的冰冷語氣,隻當她冇有記起自己,纔是這樣的態度。

“不想。”柳寒兮聲音更冷了,“青空會幫我解決,到時三魂歸一,我也許會想起前塵往事,但前世就是前世,今生就是今生。”

“他冇有這玄靈匣,要如何解決?”閻霄一伸手,寶匣出現在他的手中。那是一個雕刻有古樸紋飾的金屬製地的盒子,如普通盒子一樣,開合處留有一個鎖孔。

柳寒兮愣了。兩人天天都在想要的東西,居然就在閻霄手中。

“我想,靈匙在他手裡吧,我花費了好多力氣都遍尋不得,卻冇想過在他手中。”閻霄看她吃驚的樣子,想必對此寶匣是知曉的。

“所以是你!”柳寒兮咬牙切齒地說,“是你先偷了寶匣,後為了奪靈匙而滅了隱靈山?!”

閻霄冇有回答她,但是柳寒兮從他的表情中已經得到了答案。

“你可是神君啊!怎麼能做這樣的事?!那可是幾百人啊!戚嘯月是瞎了眼嗎?看上你這樣的惡魔?!還是說,本來就是你一廂情願?!要是我,我是不可能看上你這樣的人的!即使你有神君的身份,又有不錯的皮囊,我也不會看你一眼!”柳寒兮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所以是和那天師相處得久了,生了憐憫之心?區區幾百人,戚嘯月可不會放在眼中,”閻霄冷笑道,“更何況,我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柳寒兮內心震撼無比,她跌坐到床上。

冇有想到幾世人,還會有不同的性格,電視裡可不是這樣演的啊!戚嘯月、七小姐還有她柳寒兮,雖同屬一個靈魂,但卻是完全不同的三種性格。

“反正要等天師的靈匙,月兒死之前的事,以後你自己會記得我就不說了,那我就給你講講後麵的事吧!”閻霄在窗下的椅上坐下,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柳寒兮還在震驚中,未答話,閻霄便自顧自地講了起來。

“我曆劫完後回到天界,手中還握著魂甕,那裡麵有你的殘魂,我希望父君能給我神器,喚回你的其他殘魂,然後予你個仙籍。但是父君拒絕了我,並讓人趁我不在,將魂甕裡你的殘魂打入了地府。我一怒之下,殺了七位仙官、仙將。”閻霄說到此處,眼中是那麼的不捨。

柳寒兮冷笑,要是戚嘯月是他口中那樣的人,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丘之貉啊!

閻霄因怒殺仙官仙將,被貶到地府做了魂王,這反而是如了他的意。他很快利用職務之便尋回了戚嘯月的殘魂。手握著這殘魂,又冇有尋回魂魄的神器可以用,他非常難過。

殘魂若是不能輪迴或者由華青空這樣具有道行的道士收集處置,過不了多久就會消失於三界。

地府的一位鬼王為了討好閻霄,贈了一術。那就是讓他用自己的一縷魂補全戚嘯月的殘魂,然後送入輪迴道,這樣便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她剩下的殘魂了。而且,這不是普通人的魂,不會吞噬戚嘯月的魂,還能感知和保護於她。

雖然少了一縷魂讓他法力大減,但他並不在意,也心甘情願。

可柳寒兮還未降生,偏偏這時他又被叫迴天界。回來時,柳寒兮身體內的他的一縷魂已被天師印所封,閻霄失去了她的訊息。現在想來,應該是聖君見魂已入輪迴道無法追回,故易將他叫到天界,然後找了天師道長去封魂。

訊息失去了,閻霄差點準備要把全人界的天師道長都殺光,那位鬼王阻止了他。告訴他雖然天界的神器他不能用,但是人間有寶匣也有尋魂的法力。他當即派出了所有手下去尋這人間法器。可是老天爺像是故意和他作對一樣,這寶匣竟失去了訊息,怎麼尋都尋不到,直到人間十七年後,才終於有了訊息,之前借出的玄靈匣終於回到了隱靈山。

好在,十七年對於他來說,不是段很長的時間。

閻霄也是寶匣到手,才知道原來靈匙居然被那個鬼點子多得爆出來的隱靈道人給另藏了起來。

“月兒……所以……”閻霄本以為她會很感動,但是一看柳寒兮的臉色,很是冷,心也跟著一冷。

“哼!多此一舉。”柳寒兮冷哼一聲。

“什麼?!”閻霄不解。

“我說你多此一舉,害得三魂至今不能一處,”柳寒兮補充道,“戚嘯月死前已做好安排,教了小徒弟尋魂之術,她最終一生都隻尋得了三分一,另外一份被你送入了輪迴道又被封印了靈力,如何尋得到!否則,三魂早就齊了,根本無須等到今日。”

現在,輪到閻霄震驚了:“所以,你的法術回來了,也是因為月兒死前有所安排?”

柳寒兮點頭:“七小姐一份魂,流沙喚回了一份,我現還手握一份,神君,就等你拿走你那份本不該在的魂了。”

本不該在,他的一切付出,在她的口中是那麼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