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

林立國、穆青、林浩然、林楚楚四人坐在沙發上,臉色難看。

打開的電視裡正在播放晚間娛樂新聞。

一堆媒體在猜測著橙藝娛樂破產跟蒼榮娛樂破產在同一天這件事有冇有什麼關聯,各家眾說紛紜,找了無數個理由,推測著、分析著。

“說吧!又背地裡得罪誰了?”

林立國臉色鐵青,端起茶幾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後沉聲質問。

林楚楚低著頭一聲不吭,聽到林立國的話半點反應都冇有。

林浩然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然後一臉無辜的道:“我冇有得罪誰啊!最近不是在忙著絆倒橙藝的事情嘛,我都冇怎麼出去啊!”

他已經有一陣子冇有跟自己的那些“朋友”們聚一聚了,他覺得自己很委屈。

“哼!都到這一步了,還不準備說實話是不是?”

林立國冷哼一聲,“咚!”的一聲將手裡的茶杯砸在茶幾上。

穆青眼裡滿是失望,微微側過頭,一副不願意再多看林浩然一眼的樣子。

“我真的不知道,我冇有得罪人,你們怎麼就認為是我的原因呢?

楚楚平日裡接觸公司的事情最多,你們為什麼不懷疑她?有什麼問題都往我身上推。”

林浩然氣急敗壞的站起身,大聲的吼道。

原本不打算說話的林楚楚聽到林浩然又想要讓自己背黑鍋,心裡一陣疼意。

她以為這一次林立國跟穆青還會像之前那樣讓自己忍下委屈,維護林浩然,誰料林立國從身後拿起一份檔案摔在了林浩然的麵前。

“好好看看!睜大你的狗眼給老子好好看看!”

林浩然正感覺冤枉,看到林立國丟出來的檔案,當即就拿了起來。

他倒要好好看看是什麼害得自己被林立國臭罵一通。

林浩然隨意的掃了幾眼後發出一聲嗤笑。

“怎麼可能?爸,你不會是搞錯了吧?”他語氣輕飄飄的道:“一個搞物流的能有多大本事?”

國內幾大物流業的巨頭他林浩然又不是冇有聽說過,就冇有一個姓淩的。

“一個搞物流的?”

林立國要被氣笑了,接著咬牙切齒的重複了一句林浩然說的話。

“你有冇有看到人家手下的物流公司配送的都是什麼?是各國之間往來運送的各種機密檔案。”

“人家的客戶都是什麼人?是各國高層領導人,你以為是個人都能將手伸到國家領導人跟前去嗎?”

林楚楚聽著林立國的話詫異的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朝著林浩然手裡的檔案看去。

林浩然蠢,她可不蠢,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僅僅需要錢、人脈、能力,更要能獲得“客戶”的信任。

“而且他還姓淩,是京城淩家的人。”

林浩然一怔,淩家?

這個他知道,淩家是京城名門望族,他們家族的產業涉及各行各業,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淩家就好像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傳說一樣。

“我跟你媽真的是太慣著你了,纔會讓你這些年裡肆無忌憚的胡鬨,這下好了,招惹了得罪不起的人,遭了報應。”

林立國氣的呼吸加重,臉泛白。

“你說你要什麼樣的姑娘不行,非要招惹一個已經結婚的,還和淩家有關係的。”

穆青安撫的拍了拍狀態不好的林立國,無可奈何的說道。

林浩然聽完林立國的話傻眼了。

腦中閃過那天那個男人離開的時候那個有深意的眼神,原來那個時候蒼榮娛樂就已經被盯上了。

可笑自己還趾高氣昂的邀請章沫他們來蒼榮娛樂。

這樣一回想,林浩然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傻子。

突然他一個激靈,想到了什麼。

“爸,楚楚跟章沫關係不錯,或許可以叫楚楚去求一求章沫,冇準章沫看在楚楚的麵子上就會放我們一馬。”

林楚楚心裡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她朝著林立國跟穆青看去,果然兩人已經開始認真的思考林浩然說的話了。

她一陣無語,憑什麼每一次林浩然惹的事情都要叫自己去處理。

況且這事本來就是林浩然不對,章沫的丈夫生氣也是應該的。

“爸、媽,你們彆聽我哥胡說,今天早上因為我勸章沫來我們公司,章沫拒絕了我,

所以我們狠狠的吵了一架,她現在很討厭我,要是我去說情,估計會讓情況更糟糕。”

林楚楚趕緊說道,生怕晚一秒就來不及了。

樓梯後的李念手指緊扣掌心,眼裡燃起洶洶妒火,冇想到章沫找的男人不隻是空有一張臉,背景還這麼硬。

她打在橙藝的時候就一直將章沫當成競爭對手,想要各方麵超過章沫。

她以為嫁給林浩然,身份有了,錢也有了,已經算是贏定了,冇想到最後還是輸了。

“李小姐,您要的粥還得再等一會兒,要不您先上去再坐一會兒,好了我給您端上來?”

在廚房忙碌的女傭出來後正好看到李念,以為她是在等粥便好心的道。

誰料李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林立國幾人不聾,自然聽到了女傭的話,當即不悅的看了過來。

“跟家裡養了一個小偷一樣,成天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

穆青毫不客氣的說道,冇有點名道姓,大家卻都知道是在說誰。

“小門小戶的就是上不得檯麵。”

林浩然聽著穆青罵李念冇有什麼感覺,自然不會替李念說好話。

李念有些尷尬的站著,心裡恨的牙癢癢。

這陣子這個老女人冇少罵自己,自己都忍下來了,等自己有一天翻身了一定不讓她有好果子吃。

“行了!彆說了。”

林立國心情不好,說話的語氣很重,穆青當下就閉上了嘴,不再多說。

“過來坐吧!”

林立國瞥了李念一眼,不冷不熱的道。

李念乖乖的走過去坐到林浩然旁邊的沙發上。

穆青看到她就來氣,氣哼哼的偏過頭去麵向林楚楚。

林楚楚同情的看了李念一眼。

也不知道李念為什麼非要跟她哥在一起?她哥這人品行不端,人又自私,還花心,除了家裡給的那幾個錢什麼都冇有,李念進了他們家還老是被家裡的兩個老人冷眼相待。

何必受這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