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去再說。”

慕景睿牽著上官婉凝的手走進了大廳,上官婉凝發現在這樣寒冷的天氣裡,慕景睿的掌心依舊還是暖的。

“城外的情況怎麼樣?”

上官婉凝拿出手帕為慕景睿掃去了肩膀上的積雪,轉身從桌子上端了一碗熱湯。

“現在糧食短缺,咱們也冇有什麼特殊待遇,這湯冇什麼鮮味兒,你將就著喝吧。”

“城外的情況穩定,而且我今天接到太子殿下的訊息,他馬上就要到了。所以,你不用擔心。”

“真的?”上官婉凝露出了舒心的笑,“這就好。”

“你出來很久了,你爹孃應該很擔心你的近況。我已經從我手下當中挑選了幾個精明能乾,武藝高強的人,明天護送你回京。”

“為什麼?”上官婉凝被慕景睿突如其來的決定弄得有些發懵。

“不為什麼。”慕景睿麵無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你一個大家閨秀,長期留下這裡容易遭人話柄。”

慕景睿說完,轉身就要走出去,身後卻傳來了上官婉凝質疑的聲音。

“太子殿下根本就冇有訊息傳來,城外的情況也不像你說的很穩定。事實上,恰恰相反,對不對?”

慕景睿停下了腳步,不由得眉頭緊鎖。

有時候,上官婉凝就是太聰明瞭,讓人不知道該喜還是憂。

“不管對不對,都與你無關。照我說的做。”慕景睿的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上官婉凝並不想在這些事情上跟慕景睿有任何爭吵。她略微平複心情,走到了他的麵前。

“那……至少你也該告訴我,你打算怎麼辦?”

“我會有辦法的。總之……我會儘我所能,不讓那麼一大批的災民活活餓死。”

慕景睿的語氣放緩,他看著上官婉凝,眼神之中有些不捨。“聽話,回房休息,明天一早就啟程回京。”

慕景睿不敢再繼續跟上官婉凝交談,他怕自己又會增添更多的情意,更加捨不得放她走。

“你是不是打算打開官府糧倉?”

上官婉凝的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心也隨之猛烈跳動了起來。

因為以眼下的局麵,除了官府糧倉之外,再也不可能在段時間之內調動那麼大一批糧食用來賑災。

她問完以後,慕景睿一言不發,算是默認了。

“你是不是瘋了?”上官婉凝隱忍著低吼道,“你是將門之後,你比誰都清楚,私自開倉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上官婉凝聽了秦太醫的那一番解釋以後,懂得其中的利害關係。

她情急之下拉住了慕景睿的手,輕聲說道:“景睿,我們再想想彆的辦法。也許……真的冇有到這種程度,我們……嗯……”

慕景睿冇有讓上官婉凝把話說完,便點住了她的穴道,一把將她抱起來走向房間。

上官婉凝靠在慕景睿的懷裡,又急又氣,偏偏這個時候連話都說不出來。

她隻能憤憤的瞪著慕景睿表示自己的不滿。

慕景睿輕輕的將上官婉凝放在床上,低頭溫柔的看著她。

“凝兒,我是為了你好。你乖乖睡一覺,明天醒來就回家去。”說完,便在上官婉凝的眉心點了一下。

上官婉凝徹底失去了知覺。

第二天一大早,慕景睿送走了上官婉凝,便帶著幾個心腹手下來到了糧倉門口。

看守糧倉的官兵立刻就迎上來行禮。

“把糧倉打開。”

看守的官兵抬頭看著慕景睿比冰雪還冷的眼眸,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卻還是鼓起勇氣問道:“慕將軍可有知縣大人或者上級的公文?”

“冇有。”

“那……”官兵很為難,但是堅定的拒絕了慕景睿的要求。“慕將軍,您彆難為我們了。冇有知縣大人或是上級批文,糧倉的門不能打開,否則……我們很難交代。”

“你們放心,我會讓你們有所交代的。”

話音剛落,慕景睿縱身從馬背上跳起,趁著看守的官兵還冇有做出反應,便將兩人踹翻在地。

這個變故來得猝不及防,其他看守官兵見狀,也紛紛拔出鋼刀迎了上來。

這時,慕景睿反而站著不動了。

跟隨他而來的幾個手下衝上去迎戰。

慕景睿坦然的走向了糧倉,用內力震斷了鎖鏈,手掌重重一推,糧倉的門應聲而開。

他走進去檢視了一下,糧倉內糧食儲備充足,如果真的打氣仗來,足夠支撐邊境三個月有餘了。

慕景睿轉身走了出去,他的手下已經把看守糧倉的官兵全部打倒。

“現在,你們應該能夠跟知縣大人交代了。”慕景睿淡淡的說道,“回去告訴他,糧倉內的糧食我搬走了,我會分發給城外以及附近各處的災民,留下半個月的儲備,以備戰事不時之需。”

被打倒在地鼻青臉腫的官兵勉強爬起來,為首的官兵提醒道:“慕將軍,您這麼做……朝廷要是追究起來可是死罪啊。”

“我知道,是生是死,我一力承擔。”

慕景睿說完,便是示意手下的人進入糧倉開始搬運糧食。

倒地的官兵都站起來,想要衝過去阻攔,被為首的人攔住了。

他們逐漸會意,都默默的站在一邊看著,誰也冇有說話,隻有淩冽的寒風呼嘯而過。

知縣得知慕景睿帶著手下搶了糧倉的糧食,嚇得臉色慘白,立刻就召集了所有的衙役,氣勢洶洶的趕去找慕景睿理論。

“知縣大人是要找我嗎?”

知縣看到慕景睿迎麵而來,氣得渾身顫抖。但是從慕景睿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氣勢,又讓他不敢抬放肆,隻能強壓著火氣,聲音顫抖的問道:“下官聽說,慕將軍把糧倉裡的糧食搬走了,可有此事?”

“有,我現在就是來通知知縣大人一聲。今天下午我會在城外派糧賑災。”

“不行!”知縣大人臉色鐵青,斷然拒絕。“慕將軍,你不要命是你的事,你可萬千彆托著下官下水啊。糧倉的糧食要是少了一升一鬥,朝廷追究起來,那是要掉腦袋的呀。”

知縣看著慕景睿無動於衷的樣子,強忍著憤怒跪了下來。“請慕將軍三思,將糧倉內的糧食歸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