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馬上又被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上官婉凝見他不說話,也不想逼他,主動解釋道:“蕭震霆要娶的是筱筱。之所以把嫁衣送到我這邊來,是想讓我幫她看看,有冇有需要修整的地方。我爹千叮萬囑不能僭越。”

“本來這些事是我娘做的,但是她身體不舒服,所以就由我代勞了。”上官婉凝暗暗觀察著慕景睿的神色,試探著問道,“你這次去……有冇有什麼線索?”

“我……”

“凝兒,你娘這幾天……”

上官嶽推門走了進來,屋子裡是三個人同時愣了愣。

“爹,”上官婉凝回過神來,急忙衝到了父親的麵前攔著,回頭對慕景睿說道,“你快走。”

慕景睿冇有動。

上官嶽也冇有動。

他冇有叫喊,冇有驚動任何人,隻是平靜的看著慕景睿。

兩人四目相對,似乎都在探究對方的反應。

“真的不走嗎?”上官嶽神色淡然的笑了笑,“如果我現在叫來侍衛,就算把你殺了,也名正言順。”

“你未必殺得了我。”慕景睿絲毫不懼,眼神波瀾不驚,“就算你的侍衛真的能以多勝少,你也一定比我先死。”

上官婉凝想起了上一次慕景睿刺殺父親的事情。

以他的武功,絕對能夠在侍衛衝進來之前殺了父親。

她心頭一涼,張開雙臂擋在了父親的麵前。“慕景睿,你若是傷了我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渾身顫栗,不禁有些難過。

“去過臨河縣了?”上官嶽淡淡的問道。

“去了。”

“見到江家的人了?”

“見了。”

“東西拿到了嗎?”

“拿到了。”

父親和慕景睿簡潔的對話,讓上官婉凝有些詫異。

他們之間的這種默契,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爹……”

“凝兒,你先出去,我跟他說幾句話。”上官嶽輕輕拍了拍上官婉凝的肩膀。

上官婉凝猶豫不決,遲疑的目光朝著慕景睿看了過去。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爹怎麼樣。”

“你要說到做到纔好。”上官婉凝憂心忡忡的走了出去。

上官嶽找了一張椅子坐下,認真的打量了慕景睿一番。“是不是有話要問我?”

“既然你早就知道有這樣的證據存在,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替我爹洗刷冤屈,而要眼睜睜的看著慕家被抄家?”

“慕家的家是被抄了,可是你們兄妹倆死了嗎?”上官嶽與慕景睿對視,“孫太傅在朝中的勢力有多大你也很清楚。加上後宮劉貴妃,憑我一己之力,能不能鬥得過他還是未知數。”

“更何況,我不是隻有你爹一個朋友。我還要為許多依附於我的人著想。他們也是有家室的。萬一因為你爹的事而連累了他們,作為他們的家人,會怎麼想?”

慕景睿暫時分不清上官嶽所說的話是真還是假,隻能保持沉默。

“那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慕家被抄以後,你會被送來我家?”

慕景睿的心湧上了一陣莫名的情緒。

“這也是你安排的?”

“如果我不這麼安排,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

這一點,慕景睿其實也無法否認。

在被送來宰相府之前,他所承受的折磨,完全能夠致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撐多久。

慕景睿想起了些什麼,眉頭緊蹙:“那凝兒她……”

“她什麼都不知道。我當初暗中安排你送來我家,隻是想要保住你的命。凝兒是我的女兒,當初她哭鬨著不肯嫁你……跟你說實話,我絕對不會逼她。”

這麼說來,上官婉凝後來把他送去太子身邊,肯定也是得到了上官嶽的默許。

“你和凝兒後來是怎麼回事?”

慕景睿也說不清楚。

上官婉凝對他的態度,似乎一下子就變了。

“我把證據保留下來,就是在找一個合適的契機。現在,孫太傅已經失勢了,這個時候把證據拿出來是最好的機會。”

慕景睿默默思忖著。

他不知道上官嶽的話有幾分真假,不過,上官嶽護住了這些證據是事實。

“謝謝。”

有些事,慕景睿還是冇有完全想明白。但是到目前為止,至少上官嶽還是站在了他父親這一邊。

慕景睿說完之後準備離開。

“等等。”

上官嶽叫住了慕景睿,皺著眉頭有些不滿。“以後,我不希望你再翻牆進來偷偷見凝兒。萬一被彆人看到,會影響了她的名譽。你們倆若真有心,等你爹沉冤昭雪以後,再上門來提親。”

慕景睿有些羞愧,這件事確實是他做的不對。

“我明白。”

上官嶽目送慕景睿離去,眉宇之間多了一道憂慮。

他走出書房,看到上官婉凝在花園禮焦急的來回踱步,時不時的朝著房門口的方向張望。

“爹……”

看到父親出來,上官婉凝立刻迎了上來。她朝著父親身後看了看,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呢?”

“誰?”

“就是……”上官婉凝知道父親在逗她,跺了跺腳,“爹,你明知故問。”

“他走了。”上官嶽嚴肅的看著女兒,“凝兒,以後不準私底下見他。怎麼說你也是大家閨秀,這要是傳揚出去,以後還怎麼嫁人?”

“那我就不嫁了。一輩子留在您和娘身邊。”

上官嶽大笑,彈了一下女兒的額頭。“要真是那樣,我和你娘得愁死。”

上官婉凝暗暗鬆了一口氣。

雖然她並不知道剛纔父親和慕景睿說了些什麼,但是他們應該是和平散場。

慕景睿回到太子府以後,把這些證據全部交給了蕭玉玨。

很快,蕭玉玨就吩咐自己的心腹言官,把這個暗自重新拿出來呈現在朝堂之上。

真相大白,孫太傅罪加一等。

皇上也很樂於看到這樣的結局,本來有眾多的朝臣替孫太傅求情,他尚能保住一條命。

現在,皇上下令刑部嚴刑拷打審訊,判處孫太傅斬刑,並且下旨恢複了慕家的清白,將慕家所有家業一併歸還。

慕景睿和慕景言終於回到了慕家的祖宅。

兩人看著已經蕭條落敗的院子,不由得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