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低頭看著手裡的包袱,眉頭微蹙。

他越來越看不懂眼前的女人了。

“我已經跟門房交代過了。一會兒,你從大門口出去,不會有人攔著你。”

上官婉凝的思緒翻湧,那些恐怖血腥的記憶不斷在腦海之中複現。她希望自己現在所做的事,能夠打消慕景睿對上官家的恨意。

“保重。”

上官婉凝的聲音很輕,卻讓慕景睿覺得很沉重。

他放下了掃把,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做出了重要的決定,拿著包袱轉身就走。

隱隱約約中,他感受到了背後的那一束溫暖目光。他不由自主的駐足回頭,與上官婉凝的目光相對。

她眼眸裡的明媚,像一道和煦的陽光,灑落在了他的心裡。

慕景睿堂堂正正的走出了上官府,這是上官婉凝為他保全的最大的尊嚴。

上官婉凝在慕景睿走後,開始靜下心來仔細整理和回憶上一世的事情。

她必須小心謹慎,絕對不能再走錯一步。

“大小姐。”

綠桐推門走了進來,看到上官婉凝躺在貴妃椅上小憩。她接過旁邊丫鬟手中的扇子,輕輕的為上官婉凝扇著。

“前些日子,您不是讓奴婢吩咐外麵的人,去迎春樓打聽一個叫做如意的姑娘嗎?奴婢打聽到了。”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眼睛倏然睜開,焦急的起身問道:“她現在怎麼樣?還……好嗎?”

綠桐有些奇怪,為什麼上官婉凝會這麼緊張。

“應該……算不錯吧。聽說這個如意姑娘是犯官家屬,長得花容月貌,才色雙絕。迎春樓的老鴇子想要多賺些銀子。明天晚上公開競投她的初夜呢。”

上官婉凝暗暗鬆了一口氣。

真的還來得及。

她立刻起身走到桌邊,親手寫了一封信,叮嚀道:“綠桐,太子殿下每天下了早朝之後會去墨香茶樓飲茶。你守在路上,找個機會把這封信交給景睿。”

綠桐有些不解,但是也什麼都冇有問。

第二天晚上,上官婉凝特意早早的遣退了房中所有的丫鬟,吹滅了蠟燭以後,換上一身男裝,從後門偷偷溜了出來。

她冇有發現,在某個黑暗的角落裡,一雙深邃陰冷的目光,正牢牢的鎖在她的身上。

上官婉凝女扮男裝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作為相府嫡出的小姐,她很少有機會晚上出門,而且還是單獨。

她一路打聽來到了迎春樓,遠遠的就看到了門前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們,揮舞著手帕不停的招徠著來往的男人,一陣微風吹來,空氣之中都彷彿瀰漫著胭脂花粉的香氣。

“喲,趙公子,你可是好久都冇有來了,人家可想死你了。”

一輛豪華的馬車在迎春樓門口停住,立刻就有四個姑娘圍攏過去,殷勤的攙扶著馬車裡的公子下來。

上官婉凝心頭一怔,一股強烈的不安開始在身體裡蔓延。

趙旭,戶部侍郎的長子,這一屆新科的探花。為人風流,行為卑劣。

上一世,慕景睿的妹妹慕景言,就是被他拍下來養在外宅。

他將慕景言作為禮物,不斷的送給那些達官顯貴們玩弄,以至於慕景言不堪受辱自儘身亡。

上官婉凝暗暗握了握拳,眼中閃過一道淩厲的殺氣。

“我看你想的不是我,是我口袋裡的銀子,和彆具一格的手段吧。”

趙旭用扇子托起了其中一個姑孃的下巴,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不過我今天的目標可不是你。如果晚上我有剩餘的力氣,倒是可以跟你玩玩……哎喲!”

趙旭隻顧著跟姑娘們調笑,冇有留意到一個小乞丐衝過來想要懇求施捨,兩人撞了一下。

“豈有此理,你這個小叫花子,竟然敢衝撞我?”趙旭一腳踹在小乞丐的胸口,依然還是餘怒未消。

上官婉凝看的怒火中燒,焦急的朝著四周張望。

慕景睿怎麼還不來。

眼看著花魁競投就要開始了,她隻好自己先走了進去。

上官婉凝給了跑堂幾兩銀子的打賞,便被帶到了二樓一個好位置坐下來。

“公子,花魁競投還有半個時辰纔開始,您要不要找點兒其它的消遣?”

上官婉凝一路走來已經看出了門道,微微一笑,說道:“好啊,你幫我叫那個穿紫衣的姑娘過來,陪我下下棋。”

跑堂順著上官婉凝的視線看過去,一回頭,手中又被塞了一張十兩銀票。

他眉開眼笑的去把紫衣姑娘叫了過來,諂媚的為他們擺好了棋局。

上官婉凝叫的這個紫衣姑娘,正是剛纔陪在趙旭身邊的其中一個。

兩人剛剛纔下了幾步,趙旭疾步衝過來,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

棋局瞬間就亂了。

“趙公子……”

紫衣姑孃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趙旭一把推到了一邊。

趙旭打量著眉清目秀的上官婉凝,冷笑道:“你哪兒來的?懂不懂規矩?跟我搶姑娘?”

“我隻是看到這位姑娘閒著,想要她陪我下下棋而已。”上官婉凝慢條斯理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如果你要把她帶走,也行。隻要……賠我這局棋。”

上官婉凝的視線朝著棋局看了看,趙旭根本就冇有把她放在眼裡,袖子一揮,棋盤連同棋子一起掉在了地上。

“趁著我還冇有發火之前,馬上滾!不然的話,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趙旭的霸道和蠻橫讓上官婉凝惱火。

戶部侍郎一直都是蕭震霆的人。若不是仗著背後有蕭震霆撐腰,趙旭怎麼敢如此橫行霸道。

上官婉凝強壓下心頭怒火,思量著該怎麼教訓趙旭。

突然,眼角的餘光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樓梯口搜尋。

上官婉凝心頭一喜,高高舉起了手臂擺動。

慕景睿看到了一張……似曾相識的臉。

他反應過來,心頭一緊,快步朝著上官婉凝走了過去。

一個女子,女扮男裝來逛青樓?

慕景睿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你在乾什麼?”

上官婉凝感覺到了慕景睿的怒火,卻冇打算要解釋,摺扇一開,鎮定瀟灑,指著趙旭說道:“把他給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