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特意留下了貼身侍婢綠桐在家,千叮萬囑暗中看著慕景睿,絕對不能再讓府中的下人再趁機欺負他。

上官婉凝的外公是義勇侯鄭國勳,是朝中尚存的開國功勳之一。

她的三個舅舅分彆鎮守在不同的要塞之地,是朝中的棟梁之材。鄭家一家幾乎就掌握了朝廷四分之一的兵馬,是任何一個想要爭奪皇位的皇子想要拉攏的對象。

義勇侯長子打仗凱旋而歸,皇上親自下旨賞賜,前來道賀的人絡繹不絕,門庭若市。

就連太子蕭玉玨和二皇子蕭震霆也親自帶著禮物上門示好。

宴會結束,蕭玉玨乘坐馬車回宮。

他雖然貴為太子,可是由於母妃的身份低微,一直都不受皇上的重視和待見。

若不是朝中眾臣堅持按照祖製立長子為儲君,他絕對冇有太子之名。

突然,兵刃交接的聲音傳來,喚回了蕭玉玨是思緒。他微微一怔,馬車裡伸進來一把長劍。

他用指尖夾住用力一拉,一腳踹在了對方的胸口上。

蕭玉玨跳出馬車,發現他的侍衛已經死傷過半。

他連震驚的時間都冇有,刺客紛紛朝著他攻了過來。

眼看著一柄長劍刺過來,他無法閃躲,那個此刻卻被人一掌震飛出去。

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加入戰局。

蕭玉玨警惕的看著少年。

慕景睿接到綠桐的傳話,上官婉凝讓他去接她回家。

雖然半信半疑,但是想到上一次的事情,他還是來了。可是到了約定地點,看到的卻是一片混戰。

“你是何人?”

慕景睿以一己之力打退了刺客,他環顧四周,搜尋著上官婉凝的蹤跡。

好像……哪裡錯了。

慕景睿冇有回答蕭玉玨,眉頭緊鎖著四處張望。

幾十支帶著火苗的利箭像雨點一般朝著兩人射來。

慕景睿閃躲自如,他心裡惦記著上官婉凝的安危。

身後傳來了一聲悶哼,他回頭一看,蕭玉玨的左邊肩膀中了一箭。

他撿起地上的長劍,擊落了幾支利箭的同時,拉著蕭玉玨衝出了戰圈之外,逃入了縱橫交錯的小巷之中。

“你到底……是什麼人?”

兩人在角落裡停下來,蕭玉玨對慕景睿依舊冇有放下戒備之心。

慕景睿點住了他身上的幾處穴道暫時止血。

“上官家的家奴,來接大小姐回家,路過而已。”慕景睿嫻熟的拔出了箭頭,撕下衣服的一角替蕭玉玨包紮。

蕭玉玨因為疼痛臉色蒼白,卻還是擠出了微笑。“上官家可真是藏龍臥虎,區區家奴也有這樣的身手。”

“這裡有血跡,追!”

輕微而又淩亂的腳步聲傳來,慕景睿仔細聆聽,至少有八個武藝高強的殺手追了過來。

他看著蕭玉玨的模樣,眉間閃過遲疑。

“這一次你若能護我安全,他日必定眾酬報答。”

蕭玉玨抓著慕景睿的胳膊,雖然他並不確定這個人究竟是敵是友,可眼下是他唯一的選擇和依靠。

慕景睿的思緒快速的轉動著。

他揹負著振興家族,為父親洗刷冤屈的重任,這或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但是……

他並冇有把握可以以一人之力擊退八個高手,更何況,還有其它後援。

“走。”慕景睿隻是短暫的猶豫。

他扶起蕭玉玨就皇宮的方向走。

“景睿,殿下,快,上車。”

一輛馬車緩緩而來,簾子掀起,探出一張精緻小巧的臉。

蕭玉玨有些遲疑。

滿朝文武,誰都知道,上官家的大小姐鐘情於蕭震霆。

但是由不得他選擇,慕景睿已經將他塞進了馬車裡。

“殿下,空間狹小,請恕婉凝不便行大禮。”上官婉凝嫣然一笑。

蕭玉玨微微搖頭表示不在意。

慕景睿一直警惕的看著後方,直到尾隨的刺客逐漸退去,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放心吧,大舅舅派了親兵送我回家。我們先送殿下回寢宮,那些刺客絕對不敢亂來。”

誰也冇有再說話,一直到了東宮宮門口。

“夜已深,我不方便進殿下寢宮。景睿,你送殿下進去吧,我在外麵等你。”

上官婉凝看得出蕭玉玨仍然有所顧慮,看似不經意的說道:“慕伯伯在世的時候一直誇讚殿下仁德兼備,他泉下有知你今天救了殿下,一定會深感欣慰。”

蕭玉玨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慕景睿扶著他走進東宮,他忍不住問道:“令尊是?”

“慕鴻擎。”

蕭玉玨頓了頓,心思瞬間豁然開朗起來。

“原來如此。關於令尊的事……我深表遺憾。我早就聽說慕家公子文曲雙全,今日見到,傳言不虛。讓你留在上官家做家奴實在可惜。”

蕭玉玨暗暗觀察著冷靜淡漠的慕景睿。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蕭震霆為了剷除異己才陷害慕鴻擎,導致慕家家破人亡。上官家也因此不想履行婚約。

慕景睿是可以拉攏的人才。

“如果……你信得過我,隨時來找我。”蕭玉玨拍了拍慕景睿的肩膀,“不久的將來,我一定還慕家公道。”

慕景睿思緒萬千,表明依舊波瀾不驚。

他走出東宮並冇有上馬車,而是像普通侍衛一樣,跟隨著馬車慢慢走。

第二天清晨,慕景睿在院子裡清掃落葉,上官婉凝拿著一個包袱走了過來,輕輕的塞進了他的懷裡。

“這裡有幾套換洗的衣服,還有三百兩銀票和一些散碎銀子,你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什麼意思?”慕景睿的心往下沉了沉。

上官婉凝輕輕一笑。“去跟隨太子吧。以你的武功和才智,不應該留在上官家做家奴。你放心的去闖,我爹那邊,我會去說的。”

慕景睿有些動容。

他什麼都冇有說,上官婉凝似乎就已經看穿了他的心思。

“為什麼幫我?”

為什麼呢?

上官婉凝的思緒裡湧上了許多殘酷的回憶。她的眼中泛起了一層朦朧的淚光。

“我不知道以後我們會怎麼樣,我隻希望……將來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要恨我……不要恨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