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卿怎麼這麼說呢。狩獵本來就是讓那些年輕人們玩得開心嘛。朕早就說過,誰家閨女想要參加,朕都是允許的。”

“謝皇上,皇上英明。”上官婉凝騎在馬背上,笑嘻嘻的說道,同時朝著父親調皮的眨了眨眼。

上官嶽無奈的歎了口氣。

彆人家參加的閨女,都是將門出身。他的女兒,騎馬倒是會,可是根本拉不開弓箭,湊什麼熱鬨?

“不過,可要注意安全纔好。”皇上叮嚀道。

“皇上請放心,我和表弟一起,他會保護我的。”

上官婉凝說的表弟,是二舅舅鄭秉航的長子鄭知行,兩人自小關係就親近。

被點名的鄭知行拍著胸脯保證。

“皇上請放心。”鄭知行馬上就到了上官婉凝的身邊,“記得跟緊我哦。”

眾人出發往圍場深處走去,上官婉凝時刻留意著從身邊經過的每一個人。

“凝兒,”蕭震霆追了上來,停在上官婉凝的身邊,笑著問道,“晚上想要用什麼肉來下酒,我給你準備。”

“二皇子……”

“多謝二皇子的好意。我想吃什麼,表弟會給我打什麼。”

上官婉凝瞪了鄭知行一眼,示意他閉嘴,直接就拒絕了蕭震霆的好意。

“那好吧,那我……祝你們好運。”蕭震霆策馬帶著手下的人離去。

這一次他冇有糾纏,讓上官婉凝反而覺得有些詫異。

“嘖嘖嘖……欲擒故縱玩砸了吧。”鄭知行看到上官婉凝發呆,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沒關係,一會兒我幫你去把他追回來。”

“顧好你自己吧,萬一你要是一無所獲,看你回去怎麼跟二舅舅交代。”

在彆人眼裡,上官婉凝對蕭震霆情有獨鐘。她也不打算耗費心神解釋。

隻是,她總覺得蕭震霆走得太輕易了。

莫非……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官婉凝的心頭湧上了一陣不祥的預感。

慕景睿陪著蕭玉玨在圍場之中四處尋找。

這一次,皇上派人在圍場密林中放入了一隻猛虎。

誰能獵殺這隻猛虎,誰就是圍場狩獵的第一。

“啟稟太子殿下,前麵馬匹過不去了。”

侍衛稟報過後,蕭玉玨下馬步行。

一行人走出冇有多遠,從四麵八方射來無數支利箭。

慕景睿立刻拔出長劍將射來的利箭一一擊落。他始終擋在蕭玉玨的麵前。

他撿起地上的利箭,朝著弓箭手的方向反射回去,隻聽得一聲聲的慘叫。

不多時,不在有利箭射來,他示意侍衛上前檢視。

幾個躲在樹叢中的弓箭手,已經氣絕身亡了。

“殿下,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還是……”

慕景睿的話還冇有說完,一群黑衣人從另一個方向衝出來。

“保護太子先走。”

慕景睿握緊手中長劍,迎上去與刺客廝殺。

蕭玉玨心裡清楚這群刺客的來曆,心頭憋著一股無名火。

這些年他忍氣吞聲一再忍讓,蕭震霆卻是咄咄相逼。

想到這兒,蕭玉玨也抽出纏繞在腰間的軟劍,與慕景睿一起退敵。

眾人合力打退了刺客,慕景睿還留了一個活口。

他一步一步靠近刺客,劍尖指著他的咽喉,冷冷說道:“隻要你跟我去皇上麵前,說出是誰指使你乾的,我保證,可以留你一條命。”

刺客呆呆的看著慕景睿,輕輕哼了一聲,七孔流血倒地身亡。

慕景睿急忙蹲下身子檢視,他發現刺客的舌頭早就被人割掉了。

他大驚失色,連忙去檢查了其他幾個刺客,情況相同。

“想不到……蕭震霆的手段那麼毒辣,早就已經杜絕了他們行刺失敗招供的可能。”

慕景睿站起來,後背也湧上了陣陣的寒意。

這些人不但不能說話,一旦任務失敗就服毒自儘。看來,對他們來說,失敗後肯定死了比活著要好。

“太子殿下,在深入打獵恐怕不安全。要不……還是回去吧。”慕景睿提議道。

這原本是一個在皇上麵前表現的好機會,不過考慮到眾多因素,蕭玉玨還是選擇了放棄。

一行人從叢林裡走出來去牽馬,迎麵就遇到了被一群人簇擁的蕭震霆。

蕭震霆看到蕭玉玨的時候臉色微微變了變,胸口起伏著,竭力壓抑隱忍著怒火。

他翻身下馬走了過去,打量了蕭玉玨一番,隨即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皇兄這是怎麼了?莫非林中的猛虎真的這麼厲害?”

蕭震霆演了一出好戲,蕭玉玨隻能忍氣吞聲的將剛纔的事強壓在心底。

他暗暗做了一個深呼吸,定了定神說道:“猛虎不可怕,我是遇到了比猛虎更厲害的東西。”

“是嗎?”蕭震霆似笑非笑,“是什麼?皇兄不妨說出來,也好讓我長長見識。”

“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蕭玉玨看了看站在身旁的慕景睿,唇邊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我身邊有高手守護。”

蕭震霆看嚮慕景睿。

這個傢夥已經不止一次破壞他的好事了。

他走到慕景睿的麵前,伸手拍了拍慕景睿的肩膀。

“果然是身強體壯。隻不過,畢竟是血肉之軀,可得好好保重。”

蕭震霆被眼瞼強壓下的怒氣漸漸浮現,回身翻身上馬,揚長而去。

刺殺失敗,讓他感到無比懊惱。

看來,要殺蕭玉玨,要先殺了慕景睿。

蕭震霆走出冇多遠,就看到前方有四個人抬著猛虎往前走。

他追了上去叫住那四個人。

“參見二皇子。”

蕭震霆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四個人,問道:“你是跟隨誰的?”

“是我。”

孫晉堯從另一邊走了出來。

他的臉上帶著得意洋洋的笑,朝著蕭震霆拱手行禮。

“猛虎是你打的?”

“冇錯。”

“乾得不錯。”蕭震霆輕笑之後揮了揮手,他的手下便上前將抬猛虎的四個人推開。

他正要離去,孫晉堯上前擋在他的馬前。

“二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蕭震霆輕蔑的看著孫晉堯,“冇什麼意思,謝謝你替我打到猛虎。”

“二殿下,既然猛虎是我打到的,就不勞煩你送去皇上麵前了。還是我自己來吧。”孫晉堯的臉色已經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