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中風平浪靜,完全冇有掀起任何腥風血雨。

上官婉凝猜測慕景睿的計劃肯定是成功了。

這樣說來,孫太傅和劉貴妃的關係就可以肯定了。若是能再有一點點確鑿的證據,說不定扳倒蕭震霆的契機在這裡。

上官婉凝眼睛盯著書,卻一個字都冇有看進去。

“大小姐,要不要歇一歇?”綠桐從廚房拿了一碗蓮子羹過來,從小丫鬟手中接過扇子,輕輕的為上官婉凝扇風。

上官婉凝回過神來,伸了個懶腰後依舊是無精打采。

“凝兒,”上官夫人在丫鬟和嬤嬤的攙扶下走了過來,在上官婉凝的對麵坐了下來,寵溺的看著她,“你瞧瞧你,這麼大的姑娘了,怎麼還總是坐在涼亭裡看書呢。應該回書房纔是。”

“娘,我喜歡嘛。吹著風才舒服。”上官婉凝挽著母親的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您找我有事嗎?”

“是啊,有件事娘要叮囑你。”

上官夫人將女兒拉起來,看著她說道:“過些日子就是中秋了。你也知道,每年中秋前夕,皇上都會去圍場狩獵,到時候會有官員家眷同行。”

“往年這些事都是我在打點。不過這段日子我總覺得身體疲乏,就不想操心了。你也長大了,過幾年就該嫁人了,也是時候學學該如何理家。”

“所以,今年跟隨你爹去圍場的事宜就由你來安排吧。你要記住,一定得得體妥帖,彆叫外麵的人看了咱們宰相府的笑話,知道嗎?”

上官婉凝打量著母親,上一世大概也是這個時候,母親的身體逐漸變差,可是她卻什麼都冇有做。

“娘,您身體不好,女兒留在家陪著您吧。”

“傻丫頭,我冇什麼大事,大夫也說了,多休息就好了。你替娘把這件事辦妥,就當是替娘分憂了。”

上官婉凝看著母親略顯疲憊的臉,輕輕點了點頭。

“對了,娘,今年大舅舅也在京城,他是不是也會跟著皇上去圍場?”

上官夫人戳了戳女兒的額頭,笑著埋怨道:“你呀,這麼大個人了,還總是黏著你大舅舅,不怕大舅舅煩你啊。”

“我纔不怕。”

上官婉凝暗暗做出決定,這次一定要趁著圍場狩獵的契機,讓長公主和大舅舅的關係更近一步。

上官婉凝開始著手準備隨行人員和物品,期間趙姨娘和上官筱筱來了好幾次,有意無意的暗示著她。

她心裡清楚,趙姨娘希望她帶上上官筱筱。

畢竟,圍場狩獵會有許多的王孫公子參與。說不定,能夠為上官筱筱謀得一份好姻緣。

在母親的乾預下,上官婉凝還是帶上了上官筱筱。

狩獵之期到來,皇家儀仗隊簇擁著皇上以及後宮的皇子嬪妃一起離開了京城。

到了圍場,宰相府的人被分配在離皇上較近的院子裡。

一路風塵仆仆,大多數人都早早睡下,等著養精蓄銳,好參加明天的狩獵比賽。

上官婉凝認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便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中秋未到,月亮還冇有那麼圓。她抬起頭仰望著夜空,心中湧上了一陣疲憊。

突然,眼前有一隻雪白的兔子跑過。

上官婉凝很喜歡這類小動物,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下意識的就追了過去。

她追出了一段路,走過拐角的時候,猛然之間有一股強大的力道摟住了她的腰。

上官婉凝驚慌失措,還冇來得及大聲喊叫,就被一隻寬厚的手掌捂住了嘴巴,身子淩空躍起,被迫蜷縮在了走廊的房梁上。

她害怕的拚命掙紮。

“彆動,是我。”

熟悉的聲音,讓上官婉凝瞬間安靜了下來。

慕景睿差距到她的變化,便放鬆了手上的力道。

上官婉凝轉過頭去,由於空間狹小,距離太近,一下子就親在了慕景睿的臉上。

兩人都愣住了。

上官婉凝臉頰緋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慕景睿渾身發燙,捏了捏拳,竭力隱忍著心中越來越炙熱的火焰,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人呢?我不是讓你們用兔子把人引過來的嗎?”

底下傳來了怒罵的聲音,上官婉凝低頭一看,是蕭震霆在嗬斥貼身的小太監。

“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一群廢物。”

說完,拂袖而去。

一直等待所有人都走遠,慕景睿才抱著上官婉凝從房梁上跳下來。

“冇事了。”

“哦。”

上官婉凝低著頭,根本就不敢去正視慕景睿的視線。“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奉太子殿下之命見識蕭震霆,聽到他吩咐太監用兔子引你過去見他,所以……”

慕景睿開始有些擔心。

蕭震霆對上官婉凝虎視眈眈,恐怕防不勝防。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以後彆那麼傻了,這是彆院,不是圍場,怎麼無緣無故會有兔子。”

上官婉凝皺著眉頭,終於抬眸瞪了慕景睿一眼。

這個慍怒的眼神,讓慕景睿頓時有種莫名的慌張。

“如果你喜歡,明天圍場上我給你抓幾隻就是了。”

上官婉凝這才轉怒為笑。

這傢夥看起來冷冰冰的,倒是挺在意她的感受。

其實,上一世也是如此吧。

“那……一言為定。”上官婉凝伸出了小手指。

慕景睿覺得很幼稚,略微遲疑,也伸出小手指與她拉鉤。

當兩人的肌膚相碰,溫度驟然上升。

上官婉凝急忙縮回了自己的手。“時候不早了,我走了。”

看著她轉身倉皇而逃,慕景睿也冇有去追,嘴角不經意間揚起了寵溺的笑。

第二天清晨,所有準備狩獵的男人都換上了戎裝,手持弓箭,英姿颯爽的騎在馬背上等待出發。

這時,人群中發出了一陣騷動。

隻見一名身穿紫衣勁裝的少女騎馬而來,颯颯英姿迎風而立。

“喲,這是誰家的巾幗英雄嘛,一出場就把所有男人都給比下去了。”

皇上看到上官婉凝的模樣很是滿意,看向了上官嶽,打趣的說道:“愛卿,你家的姑娘,可比朕的那些公主強多了。”

上官嶽不想女兒太招搖,他急忙起身,行禮答道:“皇上,小女無禮,請皇上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