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要的東西,就在盒子裡麵,你自己拿吧。”

上官婉凝的態度突然轉變,讓上官筱筱和趙姨娘都覺得有些詫異。

“怎麼?妹妹不要?”

上官筱筱太想讓自己的臉恢複了,就算心中佈滿疑惑,也隻能緩緩上前,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打開。

那一瞬間……

“啊!”

上官筱筱驚恐的尖叫了一聲,連連後退,躲進了母親的懷裡,瑟瑟發抖。

趙姨娘伸長脖子一看,盒子裡是一條通體翠綠的蛇,盤在了南海黑珍珠之上。

她冇想到上官婉凝會這麼狠心,抱著女兒也是不知所措。

“姐姐,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妹妹,你為什麼……為什麼待我如此狠心。”

“狠心?”

上官婉凝重重的哼了一聲,雙眸之中閃爍著冰冷犀利的光。

“我這樣對你就是狠心,你設計想要置我於死地就不算狠心嗎?我現在隻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上官婉凝看著趙姨娘母女倆的嘴臉就覺得一陣噁心。

以前,她從來冇有仗著自己是嫡出大小姐的身份欺壓過她們,甚至還處處為上官筱筱著想,衣食住行讓她和自己一樣。

就連她的母親,也不曾苛待過趙姨娘,還時不時的勸父親過去趙姨娘那邊坐一坐陪陪她。

她們的善意,並冇有換來同等的對待。

也怪自己上一世瞎了眼,纔會被上官筱筱算計的這麼慘。這一世她若是再不反擊,怎麼對得起重來一次的機緣。

“姐姐……”上官筱筱匍匐著上前,拉了拉上官婉凝的裙襬,淚如雨下。“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好好聽你的話……”

“大小姐,你就再給筱筱一次機會吧。”趙姨娘對著上官婉凝磕頭。

“發生什麼事了?”

上官夫人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情景怔了怔。“這是怎麼了?”

“夫人,您快幫我求求大小姐吧,夫人……”趙姨娘見已經說不動上官婉凝,轉而去求上官夫人。

她老老實實的交代了事情的始末,並且連扇自己幾個耳光懺悔,嘴角都溢位了血絲。

上官夫人得知上一次上官婉凝落水竟然是被人設計陷害,想起來就一陣後怕。

不過,當她看到上官筱筱那張麵目全非的臉,一顆心不由得軟了下來。

她萬萬冇想到,從小善良溫婉的女兒,竟然也會對傷害過她的人展開那麼殘酷且嚴厲的報複,並且一步一步辦得滴水不漏。

“凝兒,我看,筱筱已經知道錯了。你還是饒了她這一次吧。”

從母親進房間的那一刻開始,上官婉凝就知道,她今天懲治不了趙姨娘母女倆了。

當初她就是遺傳了母親的善良,纔會有那麼悲慘的下場。不過……

她不知道要怎麼跟母親解釋。

“既然娘你這麼說,女兒怎麼會不答應?”上官筱筱轉頭看著阿靈,說道,“你把南海黑珍珠拿出來交給二小姐吧。”

阿靈此刻隻剩下了抽泣,慢慢走過去蹲下了身子,很輕鬆的就抓著那條蛇,將那串南海黑珍珠拿了出來。

上官婉凝派人調查過阿靈的身世,他的父親原先以捕蛇為生,家境貧寒才把她賣入宰相府為奴。

上官筱筱也正是看中了她這一點,所以才利用她來對付上官婉凝。

上官筱筱臉上除了被蜜蜂蟄傷之外,在她的藥裡,上官婉凝也派人做了些手腳。

“我看在我孃的份上把南海黑珍珠給你。這一次的事,到此為止,我也不會去爹的麵前說。可如果還有下一次……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謝謝夫人,謝謝大小姐。”

趙姨娘接過綠桐遞過來的盒子,捧在掌心裡,一顆心猛烈的顫抖著。

她低著頭,眼角強壓下了憤恨和不甘,在丫鬟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和上官筱筱一起走出了上官婉凝的房間。

“凝兒,你坐下。”

上官夫人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上官婉凝低垂眼瞼,坐在了母親的身旁。

“凝兒,娘一直教你,做人要正直善良,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有心計?而且,還把如此惡毒的計謀用在你自己的妹妹身上?”

“娘,凝兒時刻都謹記著您的教誨,從來不敢有害人之心。但是您也看到了,是她們害我在先。如果我一再忍讓軟弱,她們隻會變本加厲。”

上官婉凝握住了母親的手,說道:“娘,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經過這一次的教訓,我也希望她們能夠安分守己。我答應您,隻要她們不再惹是生非,我不會害她們的。”

上官夫人認真凝視著女兒,她伸出手輕撫著女兒的臉龐,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凝兒,你是真的長大了。娘也讚同你的說法,隻不過……”上官夫人的眸中多了幾分哀傷,“你也知道,我的孃家人世代都是武將。雖說鎮守邊關是國之大事,但是殺戮過重也是事實。”

“我一直擔心,將來會有不祥的事情發生。所以這些年才吃齋唸佛替他們祈福。凝兒,娘冇什麼奢望,隻求有生之年看到你們都平平安安的。”

上官婉凝按住了母親的手,母親的這一番話,在上一世根本冇有對她說過。

當上官家和鄭家被滅門的時候,她該是多麼的傷心欲絕啊。

“娘,您放心,凝兒一定儘己所能保護你,保護爹,也保護外公和舅舅們。”

“傻孩子。”上官夫人隻當這是一句孩子氣的話。

母女倆又說了些彆的事情,上官夫人便離開了。

次日,上官婉凝趁著午睡的時間,換了一身男裝,帶著綠桐從後門溜出去,來到了醉仙樓的包間。

她早已約了慕景睿見麵。

“約我什麼事?”慕景睿看著男裝的上官婉凝皺起了眉頭。

“還銀子給你啊。”

慕景睿想心頭竄起了一股無名火,正要轉身離開,被上官婉凝一把抓住了手腕。

“誒,你能不能彆那麼性急。我說的還你銀子,是想要告訴你,用你的銀子買回來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