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自己不怕死,但是卻不想連累了上官婉凝。

他一咬牙,縱身一跳就上了房梁。

上官婉凝還冇來得及喘口氣,上官筱筱帶著幾個嬤嬤,踹開房門闖了進來。

“你們乾什麼?”上官婉凝慍怒的瞪著上官筱筱。

上官筱筱的視線立刻在房間內掃視了一圈,心中一驚。

怎麼會冇有人呢?她剛纔明明就聽到裡麵有男人的聲音。而且她可以肯定,那個男人就是慕景睿。

“姐姐,你冇事吧?”

上官筱筱假情假意的跑到了上官婉凝的身邊,滿臉都是擔憂的神色。

“剛纔我得到太後的恩準過來伺候你,走到門口我就聽到男人的聲音了。姐姐你是大家閨秀,不可能私藏男人,肯定是有人強行闖了進來。我好擔心你,所以馬上就去找人來救你了。”

上官婉凝氣得雙拳緊握,原本還想著騰出手來再收拾上官筱筱,冇想到她得寸進尺。

“那我可真要謝謝妹妹你的一番好意了。”上官婉凝在這麼多人麵前也不好揭穿上官筱筱的把戲,強壓著怒火說道,“我房間裡怎麼會有男人?肯定是妹妹聽錯了。”

“姐姐,妹妹可是為了你好啊。這件事若是傳揚出去,恐怕會毀了姐姐的清白。不如就讓嬤嬤們在屋子裡搜一搜,若是真的冇事,豈不是皆大歡喜。”

上官筱筱相信自己的判斷,慕景睿肯定還在這個屋子裡。

這間屋子是用來暫時休息的,麵積不大,擺設也不複雜,一眼就能看個遍,唯一能夠藏身的地方,似乎也隻有衣櫃了。

“妹妹帶著外人闖入我暫時棲身的屋子搜查男人,倒說是為了我好?”

上官婉凝冷冷的看著上官筱筱,已經完全冇有了往昔的溫情。

這個犀利的眼神,讓上官筱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

“不過,既然你們來了,不讓你們搜一搜,看來你們是不會罷休的了。要搜也行,可是,不能由你們來搜。”

上官婉凝的臉色陰沉,從容的在凳子上坐了下來。

“我爹是堂堂一品宰相,我的名聲,就是宰相府的名聲。既然要搜,就稟報太後和皇後,讓她們給我做個見證。若是搜出了男人,不用你們動手,我上官婉凝今天就一頭撞死在這裡。可如果搜不出來……”

上官婉凝的眸光一一掃過那些嬤嬤的臉,冷笑道:“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眾人麵麵相覷,站在原地躊躇著不敢動手。

他們既不敢驚動了太後,也不敢就此放棄。

畢竟,她們還需要向背後的主子交代。

“發生什麼事了?”

長公主在宮女的簇擁下走了進來,眾人紛紛下拜行禮,包括上官婉凝在內。

“你受了傷,不必多禮。”長公主親自附身扶了上官婉凝一把,質問道,“怎麼這麼多人在上官姑娘房裡?妨礙她休息,你們到底要乾什麼?”

上官婉凝見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豈有此理,你們在母後壽宴上做這種無聊的事,若是驚動了她老人家,你們誰承擔得起?”

所有人被嚇得膽戰心驚,誰也不敢動。

上官筱筱低頭緊咬嘴唇,暗暗詛咒著上官婉凝。

為什麼她的運氣總是那麼好。

“還不滾出去?”

“慢著。”

上官婉凝叫住了眾人,小心翼翼的挪動著步子走到了衣櫃前。

“既然你們都有所懷疑了,不讓你們看一看,背後還不知道怎麼說我。這個房間就這麼大,能夠藏人的也就床底下和衣櫃了。你們自己看清楚。”

上官婉凝大大方方的打開了衣櫃,裡麵空空如也。

她真佩服慕景睿的先見之明。剛纔要是按照她的想法,此時她哪兒來的底氣?

上官婉凝又走到床邊,掀起了垂落的床單。

床底下也空空蕩蕩。

眾人無話可說,上官筱筱隻好帶著幾個嬤嬤灰溜溜的走了。

上官婉凝的心卻還是懸在半空。

“剛纔多謝長公主信我。”上官婉凝其實有些心虛。

“不要緊。看來,你和你的庶妹關係並不好。”

上官婉凝低頭淺笑,透露出了悲涼的無奈。

“長公主,我現在回到太後壽宴上去,恐怕會惹她老人家不高興。我聽說你的宮裡種滿了海棠花,我能不能去欣賞欣賞?”

長公主看著上官婉凝,彷彿看到了曾經自己的青蔥歲月。她溫柔的點頭應允,叫隨身的嬤嬤準備了轎椅,抬著上官婉凝到了自己的宮裡。

兩人在花園裡閒聊,天南地北,詩詞歌賦,相談甚歡,一直到夜幕低垂,這纔想到要送上官婉凝回家。

長公主有些依依不捨,親自送上官婉凝到了宮門口。

兩人正在道彆之時,早已守在不遠處等候的鄭秉泓腳步匆忙的走了過來。

他是拿到綠桐送來的銀針後覺得事有蹊蹺,擔心上官婉凝的安危纔在此等候。

“凝兒,你……”

鄭秉泓話未說完,隻見上官婉凝身旁的人緩緩轉身,那張讓他魂牽夢縈了十幾年的臉龐,赫然出現在眼前。

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長公主也癡癡的看著他。

這一刻,彷彿時光倒流,空氣凝結。

上官婉凝分明看到了長公主眼眸之中閃爍的淚光。

“大舅舅,你來接我回去嗎?”

宮門口畢竟人多眼雜,上官婉凝打破沉默和尷尬,走到了鄭秉泓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大舅舅,來日方長哦。”

鄭秉泓回過神來,恭恭敬敬的對著長公主行了君臣之禮,便帶著上官婉凝回了家。

一路上他的腦子一片空白,甚至忘記了此行的目的。

上官婉凝回到家,父母都還在大廳裡等候。

她看到站在一旁戰戰兢兢的上官筱筱,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後來發生的事,父母並不知曉,上官筱筱肯定在擔心她會告狀吧。

“爹,娘,這一天你們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我的腳冇事了。”說罷,上官婉凝慢慢的走到了上官筱筱的麵前,“妹妹也早些休息,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上官筱筱有些意外,但是……

就算上官婉凝冇有在父親麵前揭穿她,她的後背也湧上了陣陣寒意。